放下人心 歸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回顧自己從一九九七年至今的修煉歷程,有喜、有悲、有苦、有樂,總之我覺的放不下的人心才是我修煉路上的最大障礙。我願以此文警示自己走正走好最後的修煉路;同時希望能對同修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共同精進。

一、怨恨心害人害己

我公婆現在將近八十,我們夫妻修煉的初期,婆婆一家人還不反對我們,後來中共不讓學了,婆婆一家人就開始反對,尤其我公爹是多少年的老黨員,黨文化的思想在他根深蒂固。我們在修煉中對他們的善他也對大法心存感激,但是一喝了酒就對大法對師父表現出極大的不敬,對我們夫妻二人更是橫挑鼻子豎挑眼。有一次他又對師父指名道姓,我的怨恨心馬上起來了,氣得渾身亂顫,我翻了臉對他說:「我師父救了我的命,您也看到了,一個人應該有感恩的心。您這樣對我師父不尊敬,您就是對我們不滿意,我們如果有不對的地方,您可打可罵,那是我們的錯,跟我師父無關。如果我們沒有不對的地方,就不允許您這樣對待我們的師父,那樣對您不好。」

後來又一次發生這樣的事。結果,幾天後我公爹就得了急性前列腺炎,尿不出尿來。我也找到了怨恨心,感到很內疚,趕緊回家叫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用化名退黨後身體才慢慢好轉。

二、隱蔽的妒嫉心也能使我們整體產生間隔

我們這個鄉鎮雖然挺大,但能真正走出來做大法事的同修也就十幾個人,我這個得法較早的就順理成章的成了我們這的所謂協調人,做資料、發資料等等。學法有時跟不上,有一段時間筋疲力盡,家裏家外的事一件接一件,就跟與我長期在一起走過來的老同修發牢騷,說這個同修搞傳銷不在法上,那個同修有同性戀不敢重用。還有同修不配合整體,更有同修不聽勸阻,帶著演講亂法者到處跑。老同修說你背一下師父的《境界》:「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1]背著背著,我才意識到,這不是妒嫉心嗎?

我自認為我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人,我沒有妒嫉心,當我設身處地的為走入傳銷的同修著想時,這個同修也在師父的點悟與同修的幫助下放棄了傳銷,現在也在實修中。當我真正對有同性戀同修不抱有任何成見時,他也能把對我的怨恨一股腦說出來,讓我發現自己的這顆為私的妒嫉心。當我能站在同修的狀態中體諒他們時,他們也能盡力配合整體,但我覺的我們這個整體現在分歧還是不小,拉開的距離也大,隔閡也不少,我現在就本著一條,就是順應師父的有序安排,放下自我,從我做起,做好自己該做的。不要以協調人自居,對人家指手畫腳了。

寫到這我感到很內疚,感到對不起師父,因為我沒有修好,影響了同修形成整體,這損失我覺的很難挽回。我今後一定要在修好自己的前提下,用善心去圓容整體。因為我們每個大法弟子能跟師父走到現在真是不容易,千萬要珍惜這份緣,我們沒有精力這樣內耗下去了。

三、依賴心、怕心是我修煉不能走出人心的最大障礙

我這個人從小懦弱,依賴心、安逸心特別重,而且膽小如鼠,老覺的自己能力太差。修煉後有所改變,但一段時間又會冒出來,在多少年的資料點生涯中長期依賴技術及市裏的協調同修,我們這個鄉鎮同修有甚麼問題也依賴市裏的協調同修,結果造成我們這個鄉鎮同修與市裏協調同修產生很大的間隔,現在處於對立狀態,而我也被排斥,這都是我的依賴心造成的。

回想起來,市裏協調同修確實有不對之處,比如有同修帶著演講亂法者到處跑,協調同修說這樣就不行了,而沒有明確說出他個人悟到大法是嚴肅的,這樣的狀態就不行了。我知道協調同修基點是叫同修能識別,會判斷,而同修就說市裏協調同修是在給師父的法下定義,給明慧寫信,給同修發微信到處徵集意見。明慧同修回覆沒發現師父有這方面講法時,同修更是情緒激昂,最後發展到市裏一個講真相比較多也知道向內找,最近在明慧網還發表了幾篇文章的同修到我們這個鄉鎮,此人對市裏這個協調同修相當有成見,其中說的最多的是各個鄉鎮及市裏百分之八十的同修認可她、不認可市裏協調同修,並且說這個市裏協調同修不見她。她到我們這個鄉鎮組織了八個同修交流,結果是一呼百應。異口同聲說市裏協調同修是演講亂法,要排斥出去。對我就是你只要認可市裏這個協調同修,就一視同仁。

出現這樣的事,我感到很痛心,市裏協調同修是好同修,如果我不依賴市裏協調同修,如果我沒有怕這怕那的心,那麼我們這同修是否也是一團和氣,形成整體無間隔?我現在處在自責與痛悔之中說服誰也困難。我只有在法中找答案,我唯有在法中歸正自己,盡力去實現師父講的「修內而安外」[2]。

四、情難放,心難斷

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之初,我母親為了阻止我到北京上訪,打電話說因為我上訪,把她嚇得不行了,飯也不能吃了。我告訴她,您不要這樣了,因為我上訪是我的權利,錯在政府,我也不會改變的。結果第二天我回家看她,她一個七十多歲的人在給我弟弟搬家整理房子,並說你不是說俺死了你也那樣麼,俺不管了。

我的孩子是九二年出生的,從小學到高中還聽話能修煉,到大學後,我越怕孩子離開法,孩子由學的少到不學,現在雖然能知道做一個好人,但也與其他年輕人一樣,心也用在談戀愛掙錢買房上。我覺的這是我對孩子的情放不下造成的,我感到沒給師尊帶好小同修,而對不起師尊,我也對不起孩子抱著極大的希望托生到我這來,而我又沒能達到言傳身教,讓孩子修下去而懊惱。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孩子。

父母情、夫妻情,同修情等等,都讓我明白了師父講的「情是越掙越緊的網」[3]那樣,我就不多述了。現在我要盡力的用善心與慈悲代替自己對父母兄弟的情,對孩子的情,對丈夫及所有人的情,理性的修正自己的不足,儘量修正自己彌補過錯。

想寫的東西太多,但苦於表達不出來,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就是:感謝師父讓我這個滿身毛病的人發現了這麼多的錯誤與不足,感謝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對我的無私幫助。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甚麼是你的想往〉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