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證實自我的幹事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師父說:「你做的那個事情如果沒在法上,如果沒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沒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許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為對解體邪惡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所以學法還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學法跟不上,那就甚麼都完了。」「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裏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裏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1]

一直以來,我都覺的自己學法不夠,而自身證實自我的心和顯示心也時不時的往出冒,時間長了就把做事當成了修煉。看似每天都在忙忙碌碌,甚至顧不得收拾房間、做家務,可是卻忽略了最基本的個人修煉。因為學法、修煉跟不上,各種人心也在滋生、膨脹,甚至自己都意識不到,其中表現最突出的就是證實自我的幹事心。

師父要求我們要靜心學法、煉功,可是我卻以手上的事情多為由,常常把煉功時間給擠掉了,煉功長期不能得到保證。從前原本可以雙盤一個小時,結果最近兩年內的時間裏幾乎很少打坐能堅持到一個小時,常常忍痛坐半個小時就堅持不住了。在無意中聽到同修說,早起去公園煉功,或者是每天的煉功都不間斷。我在想,我甚麼時候才能做到呢?就這樣一直把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做事中去,心性並沒有得到真正的提高,反而還助長和放縱著各種執著。直到有一天電腦被偷走了,我才靜下心來審視自己。然而,由於長期學法跟不上,雖然表面的找了一些,但並不知道根本問題到底出在哪裏了。師父說:「可是大家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風風雨雨的一路走過來,有很多人走的是真不好,不斷的犯著各種各樣的錯誤,甚至於習以為常,也不當回事了;魔難來了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了,習慣了,覺的都是小事。修煉哪,甚麼叫無漏啊?沒有小事。」[2]

一、背法

我發現自己長期以來學《轉法輪》都不能入心,因為是中午時段和電話平台同修學法,思想業力干擾的很厲害,常常想的是一會學完法要去做點甚麼吃的。有一天無意中看到一本明慧網關於「學法入心」的交流彙編文章。我看了幾篇,裏面同修分享因為長期學法不入心導致修煉出大漏而被迫害的事情,我很觸動。是啊,我就是這個狀態,怎麼辦呢?苦於不知道怎麼才能突破。一個偶然的機會,實際上是師父的慈悲安排,我晚上六點發完正念開始和同修在平台背《轉法輪》。背法時才體會到師父的法的內涵巨大,平時匆匆讀過去,在背誦時體會到法的奧妙和深層內涵,常常感到師父的法很珍貴,而且怕心、妒嫉心、顯示心和情等都能在法中一點點的消減。在背法中,內心深處懦弱的一面也開始在師父的法理展現下一點點的變的堂堂正正起來。

背法時思想中的干擾也很大。開始時經常想一會背完法要吃點甚麼,慢慢的發現自己對吃沒有那麼執著了。隨著修煉中不斷的過關,思想中開始反映出過關時的一些事情,對同修的妒嫉和情的思想不斷的往出翻,一些骯髒念頭也不斷的打到我的思想中,邪惡妄圖攪得我無法靜心背法。隨著自己在闖關中對執著心的慢慢放下和修去,那些不好的想法過來後,我不再和壞思想辯解,而是否定這個念頭,不順著去想;後來邪惡就開始用睏魔來干擾我背法。有時候背著法,卻無法集中精力,直打哈欠,心裏很著急。對和一起背法的同修有時候語氣也很急躁,然後再和同修道歉,反覆了好幾次。經過和同修的幾次交流,才意識到真的要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再以任性的孩子自居了,要修善,要對自己說出的話和說話態度負責。隨著背法,漸漸的感覺到思想業力在不斷的削減,雖然現在有時候壞思想還在干擾,但是我能分辨它了,中午讀法時思想中的雜念也沒那麼多了。

最近我在平台讀《轉法輪》時,為了儘量讓自己不走神,在別的同修讀時,我自己在底下也一起跟著讀,發現這樣能夠集中一些精力去學法,不太容易隨著思想業力溜號。

二、煉功

從今年八月份到十月份,我仍不能保證每天煉全五套功法。直到開始過心性關,我才認真的思考,一定要對自己的修煉負責。我開始儘量突破打坐時間。之前電話平台本組房間的同修在聽說我煉靜功只能堅持半小時時,都在鼓勵我要儘量延長打坐時間。可是打坐到了半小時,我腿疼了堅持不住就拿下來。九月份本地發生了一些事情,對我觸動很大,結果晚上開始失眠,常常是凌晨四五點才能入睡,有時竟然拖到早上六點發完正念才能睡,結果一上午都在睡覺。我知道這是邪惡在嚴重干擾我,不想讓我上午打電話,因為上午時段的電話撥打非常重要。但苦於不知道怎麼突破。有一天,同修得知我雙盤只能盤半小時後說:「如果你能堅持打坐一小時,也許失眠問題就解決了。」那天我堅持坐了五十六分鐘,就覺的在這過程中自己的腦袋上尤其是腦袋後面一直在動,心想這一定是師父在給我調整。可惜後來又只能打坐半個小時了。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從十幾歲開始的這些年當中自己一直被情操控和左右著,所以說的話、做的事都不夠純淨,沒有達到師父在法中對我的要求,人也不是很清醒,常常陷入人心和觀念中去處理事情,去思考問題,總是向外看,嚴重的影響著修煉。我下決心一定要徹底修去這個情,讓自己真正的清醒起來,像個真正的修煉人那樣,用修煉人應有的純淨心態做事。

隨後的日子裏,我儘量增加打坐時間,由三十五分鐘到四十一分鐘、四十七分鐘。幾天後,我發現自己可以穩定的堅持住雙盤四十多分鐘了。有一天,我竟然堅持了一個小時。到了最後的十幾分鐘時,我開始鬧心,腿也很疼,不由得想起從前在景點煉功時,當腿疼的坐不住時,不由得心裏默念「堅如磐石,金剛不動」隨後靜下來的事情,我隨即在心裏一遍一遍的念:堅如磐石,金剛不動。神奇出現了,我突然感到頭腦清靜了,一股清涼的力量將我穩定住了,身體不再因疼痛而前後晃,而是能穩穩的坐住了,也不鬧心了,反而心裏很穩很平靜。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在加持弟子,謝謝師父!

十一月份開始,我竟然可以早起了,雖然只是早上六點多,但我還是很激動,每天早起把五套功法煉完,再補發正念,然後上平台和本房間同修一起發正念、打電話。我由上午時段很困的狀態,變的現在不會像從前那樣睏了,覺的頭腦也清醒多了。只是最近早上又開始不能早起,我很著急,但是也儘量早上起來先煉完靜功,然後和同修一起打電話。晚上睡前再補煉動功。和同修交流時,同修說師父每天給我們演化身體,所以每天五套功法儘量煉全很重要。

最近一直在和思想業力對抗,有時候思想業力會順著我的執著在頭腦中反應出不好的念頭,我不清醒時就順著去想,但是意識到了就儘量去排斥,就這樣不斷的反反復復的去否定,儘量讓自己清醒。所以在煉動功時有時會精力不夠集中,但煉靜功時發現自己開始能一點點的靜下來了,腿也沒有之前那麼痛了。我知道,這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看到我有想提高、突破的心,在幫助我。

三、擠時間多學法、穩住心打真相電話

在做事情的過程中,證實自我的心、顯示心、歡喜心、求得認可的心、求名的心和貪天之功的念頭一直往出冒。我完成事情時,常常發現在這過程中沒有把救度眾生的慈悲和正念溶進去,而是覺的自己做的好。這怎麼可以呢?所以幾次向同修曝光這些骯髒的人心。由於學法不夠,人心多,所以發現智慧不夠了。執著於做事的心很強,其實背後是證實自我的人心。也不能安下心來好好的打電話了,把精力都傾向用在做事上。在師父的慈悲加持和安排下,同修也發現了我的狀態,所以減少了我的工作量,建議我多打電話直接救人。是啊,給公檢法司、六一零人員打電話這麼重要,我為甚麼卻沒有重視呢?之前本房間同修也勸我多打電話,可是我當時幹事心很強,還是沒能重視打電話,雖然晚上有固定時間撥打,但是效果並不是太好。而且上午和晚上時段打的電話也很少,這也是我現在要努力突破的,起碼要把當天領的案例打完。現在我在打電話之前儘量會靜下心來學一小會兒法,讓自己靜下來,調整好心態救人。也在盡力多一點時間用在打電話上。

去年六月份,有位去第三國的同修臨行前把手上多出的大法書交給我。其中大部份是沒有改字的。我之前每當失眠時,就起來給大法書改字。可是當過心性關時,才發現自己因為學法不夠,腦子裏都是人的觀念,阻擋著提高,也不知道要怎麼用修煉人的正念去面對。我發現在給大法書改字的時候,喜好心和做事心也表現出來了,看又改了多少頁了,甚麼時候能改完啊。我想,現在時間有限,我還是儘量多看法吧。如果學法跟不上,各方面都出問題,所以我只能先抓緊時間看法。

就這樣,我從師父從二零一六年的新經文開始往前看,發現除了在平台上的學法外,自己擠時間學法,竟然一本本的學了不少,現在學到《法輪大法各地講法十》了。我想自己利用零碎的時間把師父的講法從後到前先系統的看一遍。在靜心學法中發現心態有些變化了。但是還不夠,我還要突破早上六點起來發正念然後煉功。這是我最近要突破的。

有時忙忙碌碌的幹事心讓我忽略了時時向內找和事事修自己,而是只想著趕快把事情完成,做好,或者得到同修的肯定。這背後是證實自我和求得認可的骯髒人心,其實也是黨文化急功近利的表現。在幹事心的驅使下,學法跟不上,所以時常感到很累,身心疲憊,現在才知道是因為沒有真正的修自己,只是單純做事,沒有法的力量,所以也缺少智慧。

今天我把這個幹事心曝光出來,努力在法中歸正自己,在學好法、煉好功的同時,修去證實自我的幹事心。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心得體會,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