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向外看 到學會向內找、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我把在修煉中怎樣從向外看、向外求,到學會向內看、向內找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不會向內找,習慣向外看,向外求

修煉中把做三件事當作任務完成,學法浮在表面。讀法、抄法、背法,《轉法輪》背了兩遍,《洪吟》、《洪吟二》、《洪吟三》都能熟背,《洪吟四》能背下來一部份,還能背很多師父的短經文。同修都說我挺精進的,自己也覺的是在精進狀態中。

漸漸的我的顯示心、歡喜心也起來了。和同修在一起的時候就背幾段,有的同修背的不熟,自己背得熟就產生了自己比別人強的心。漸漸的就開始居高臨下指導別人修煉。同修有甚麼關難了,就背師父的某一段法給同修,每次同修都很感激,慢慢的有些同修對我產生了羨慕的心、崇拜的心,而同修的這些心是因為我的顯示表現自我而造成的。這是極危險的,而我卻不自知,還樂在其中。

在學法小組裏,有同修說:今天和兒媳婦因為甚麼事生氣了,或者有的同修和丈夫吵起來了。於是我學法時就拿法和同修講的問題對照。學完法就迫不及待的和同修交流,還覺的自己悟性好對同修負責,對整體負責。其實聽同修談這些事應該查找自己,看看自己如果遇到同修所遇到的問題、矛盾自己能不能過得去,能不能守住心性,不修自己。

二、不修自己 矛盾不斷 干擾不斷

由於不能真正向內找和同修之間的矛盾不斷,我曾有兩次在學法組把同修說哭了。當時毫無自責之心,還說同修感情脆弱,修煉人應該是金剛不動,用法修別人,掩蓋自己的黨文化思維──鬥爭哲學。有同修給我指出來,你有爭鬥心、顯示心、說話不祥和,說話語氣又狠又重。我辯解說,也許與個人經歷與處境有關係。其實是不會修,如果能向內找,去掉黨文化因素,正是提高的好機會,可是這些本應該提高的機會都讓我錯過了。留下了無數的遺憾。

由於不向內找執著心不去,舊勢力對我的修煉進行了全面干擾破壞,在我和同修之間製造間隔。

我和A同修搭伴對講電話,她發現我個人修煉心性問題,就幫我認識。我不願聽不好聽的話,舊勢力就打來一念:她干擾講真相救眾生。我立刻接受承認了,因此她再說的話就根本不聽了。這是邪惡發現了你的執著,掩蓋著不讓你去執著心,可是我不能識破舊勢力的險惡用心,認為自己的想法對。那天打電話一個也沒勸退,自己氣的滿滿的,怨同修干擾救眾生。

現在回想起同修說的太對了。你不修好自己能救了眾生嗎?那也只能是人做人事。沒幾天就和同修分手了,沒有按照師父講的同修之間要配合好,寫到這突然認識了「配合」的深層內涵。謝謝師父讓我明白了法理!

今年春天,我和倆個同修合租一個樓。心想這回可好了,做三件事可方便了,三個人一起煉功,一起學法,一起配合講真相。可是沒幾天,就矛盾重重,甚麼事都擰勁。D同修表現出修煉狀態是煉靜功打瞌睡,發正念倒掌,學法丟字落字,越給她糾正越發懵,簡直念不成句。我這邊越心急她越讀不好。於是就指責她,埋怨她。D同修想在生活上幫我,我也不順氣,還產生反感。心想一個修煉人那麼注重生活幹啥,注重修煉多好!其實是注重修煉表面形式,不注重修心性。同修之間的表現是照自己的一面鏡子。可我當時就是陷在具體事中去,沒有注重修自己。舊勢力加強擴大我所有人心、執著。對D同修做甚麼事都看不上,甚至D同修每說一句話我都能挑出她的毛病。這個不符合法了,那個太常人了。看不上別人的心,認為比別人強,想改變別人的心,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各種人心越來越強,我完全被舊勢力操控了,有時已經魔性大發了。

有一次,D同修和別的同修商量要去打語音電話講真相,也不和我商量。臨走時問我去不去,我就氣不打一處來,沒好氣的說:你明知道我已經沒有卡了,還問我去不去,沒話找話。我妒嫉她有卡給別的同修用,不給我用。完全不像修煉人,全是惡念。這次D同修沒吱聲。那次以後我也發現了自己的執著心和魔性的表現,簡直就是常人中的潑婦。一個在大法中修了近二十年,怎麼會到這種地步呢?當我冷靜下來時,我吃了一驚嚇得出了一身冷汗。

當我向內找時,發現D同修是一個真正高境界的修煉人。我的執著心的暴露,魔性大發正好烘托了D同修的大善大忍的胸懷。在矛盾中D同修得到飛速提高。一個多月後,D同修從女兒家回來,煉功打坐紋絲不動,發正念也不倒掌,讀法語調清晰流利,不再丟字落字。而我卻出現了打瞌睡,發正念倒掌,讀法時頭腦也不像以前那麼清醒,真是天大的諷刺。

寫到此我想告誡和我有相似經歷的同修,警醒自己,千萬不要重蹈我的覆轍,一不小心就會滑的很遠,甚至是很危險了。謝謝師父再一次把我從危險的邊緣拽回來。

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說:師父啊,弟子知錯了,再也不敢狂妄自大,再也不敢向外看向外求了,從現在開始把目光收回來修自己。在這裏我要向所有被我傷害的同修說一聲「對不起」,誠心謝謝同修的包容與諒解。

現在我遇到甚麼事都看住自己的思想。前幾天和D同修約定到一個超市門前相會去講真相。到了約定的時間,D同修沒來。我的第一念是看住自己的心不許著急、不許怨。我想同修一定有甚麼應急事沒能來,即使沒甚麼事,我也不埋怨,那是對我的考驗,是我精進的機會,我就守住心性,踏踏實實的修自己。心穩住了,一小時後我平靜的乘公交車回到家。晚上見到D同修,她說了沒去的理由,其實也不是甚麼理由,可我一點也不動心。我知道又是舊勢力給打的念,可是今非昔比,你舊勢力的陰謀詭計早被我看穿,我在法上心不動,誰也破壞不了大法弟子同心。「大法弟子是整體 助師正法阻邪風」[1]。同修D說:對不起。我十分平靜,之前我就諒解了同修。舊勢力想製造矛盾和間隔沒得逞,修自己真美妙,謝謝師父讓我學會了向內找修自己。

前幾天在一個過病業關的同修家學法,我和同修交流,受到同修的讚揚,說和我在一起能學很多東西,我立刻警醒,告誡自己不能起顯示心、歡喜心,先滅你這些敗物。我說:我說的都是明慧交流文章中談的,我們都一樣,都在大法中修,誰修的怎樣不能看表面,不是有了關難就不行了。就是修的不好,正確對待是精進的機會。回家後,我發正念向內找,徹底清除自己空間場,同修能說出表揚我的話,還是我空間場不純淨。

感謝師父不丟棄我這個悟性差、不真修實修的不爭氣弟子。如果不是師父慈悲保護,我根本走不到今天,是師父一次次在險境中將弟子救起。一步一步的扶我走在修煉的路上,走在神的路上,用盡人類的語言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