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今年五月,我經歷了一次去人心的過程。在這一次次剝去人心的過程中,我體會到師父的慈悲保護與苦心安排。針對人心,魔難不再是痛苦,而是自己修煉路上的「珍珠」。

我的丈夫是我上研究生時的同學,結婚已十九年。丈夫長時間在外地工作,我們夫妻兩地分居十三年。在孩子十一年的成長歲月中,父親就是一位節假日才出現的角色,短暫而又匆忙。家裏、家外都是我一個人撐著,既要工作,又要獨自照顧好孩子。最初,他曾許諾三年後會回到本地。我就這樣等了三年,又三年,再三年,十多年過去了,他依舊未歸。

今年五月二日,丈夫向我提出離婚,而且逼的我很緊。我知道這是給我提高的,心裏暗暗的對師父說:我一定要把握好這個機會,去除人心,跟師父回家。由於事情來的很突然,我當時有些懵,內心的難過不斷的翻湧。我問自己:還留戀他嗎?對他的情還沒有完全放下嗎?好像也不是。因為在我們結婚第三年吧,師父就在夢裏點化我,對丈夫情的執著必須放下。後來,丈夫長期在外地工作,我們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疏遠,我對他的情也漸漸的磨掉了。但是,因為我獨自照顧孩子,生活、工作的壓力經常弄的我焦頭爛額,心裏的痛苦和委屈化作對丈夫深深的怨恨。這個怨恨心非常頑固,每當我心裏開始埋怨他,陷入委屈情緒的時候,我就不斷的背法:「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一直背到自己能心平氣和,思想中不再去想這些事情的時候,才停下來。就這樣,我足足花了三年的時間,才真正去掉這個怨恨心。如今,我對丈夫既無愛戀,也無怨恨。

但是心裏還是難過的想哭,到底還有甚麼人心沒有放下呢?我靜靜的再向內找,這個時候我的腦海裏展現出一個畫面:茫茫雪地裏,只有我牽著女兒的小手艱難的往前走,再無他人,無依無靠,淒涼而又無助。我意識到讓我難過的人心原來是孤獨和寂寞。師父講:「人最怕啥?寂寞。寂寞能使人瘋,寂寞能使人忘記過去的一切,寂寞甚至能使人忘記語言,也是最可怕的一種苦。」[2]這種來自人的感受真是可怕,有一種看不到光明的恐慌。而且這個人心,我能感覺到它是實實在在的物質,把我的胃拽的很疼,使勁的往下扯。既然知道是這個人心在作怪,我開始不斷的發正念,清除孤獨寂寞對我的干擾。第二天,我的內心,時而正念十足,時而被孤獨淹沒。兩種感受不斷的交替,漸漸的孤獨寂寞越來越弱。第三天的時候,這個人心就徹底去掉了,胃上的拉扯也消失了,滿滿的都是對大法的堅信,正念十足。內心的輕鬆和快樂,讓我如獲新生一般。

第三天,我同意離婚,並和他商量如何起草離婚協議。我對他說:我這一輩子不求錢,不求名,也不怕辛苦,只希望孩子能健康快樂的成長,這就是我唯一的要求。想到孩子以後面臨父母的離異,我內心又翻出來一股悲傷,眼淚止不住的流。我知道,這是自己對孩子的情沒有放下。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捨不得讓她遭罪。但是師父講過:「人各有命,別看是親人,怎麼可能叫你改變別人的人生呢?」[3]孩子自有孩子以後的人生,我既不能替代,也無法左右。我不斷加強學法。很快,這個人心就去掉了,心裏的傷感不復存在。

又過了幾天,離婚的事情還是在我心頭縈繞不去。腦海裏總是出現與丈夫相關的事情,整的我頭疼。我想如果真的放下了,就應該不受這件事情的干擾啊,怎麼還時不時的想呢,估計還是有人心沒去掉。是甚麼人心呢?我找了很長時間,也沒有眉目。有一天,師父讓我抓住了一個稍縱即逝的念頭,就是「不甘心」。我問自己:為甚麼會不甘心呢?還是心裏不平衡,後面隱藏的就是妒嫉心。妒嫉丈夫在外逍遙自在,而自己恪守婦道、含辛茹苦的撫養孩子多年竟然落得如此結局;妒嫉丈夫外遇的女士不僅學識遠不如我,而且還有一個私生子,丈夫居然能去給別人頂綠帽,而對自己的親生女兒卻不聞不問;妒嫉丈夫與那個女子才開始半年多,竟然迫不及待的捨棄我們近二十年的婚姻。這妒嫉心隱藏的很深,很多人心的根都源自妒嫉心,經常掩蔽在情的背後,所以很難覺察出來。師父讓我抓住了這個念頭,看到了這顆骯髒的人心。找到這顆人心後,我針對妒嫉心發了很長時間的正念,很快它就解體了。離婚這件事情終於不再牽動我的心了。

丈夫後來才告訴我,這些年在外地,他荒唐而又骯髒的生活。這次他想娶的女子,竟然比他小十四歲,是個非常叛逆的人,而且私生活也是很混亂。丈夫擔心我瞧不起他,沒敢和我說實話,欺騙了我這麼多年,他也非常愧疚。聽到這些,我更加感嘆人生苦海無邊,能修大法更是難得的珍貴機緣。而這些不懂天理的常人是最可憐、最可悲的人。

當我把這件事情在學法小組中交流的時候,有的同修為我落淚,為我打抱不平,這些年我自己獨自一人帶孩子的酸甜苦辣,她們都看在眼裏。我說:不要難過,這不是好事嘛,我們不能糾結事情的表面對與錯,執著誰是誰非,這不就是常人嗎?師父講:「把生活中的苦當作對自己的不公,有許多人垮垮往下掉。」[1]我們要把這些不公,當作自己提高的機會。也有的同修問我:你真的一點都不恨你對像(丈夫)嗎?我說:對他,我現在無愛、無怨、無恨,他好像漸漸的離開了我的空間場,「丈夫」這個詞都離我好遠好遠,遠的我都記不起來有這個角色了。還有的同修說:不能離婚,咱們還得救他。是啊,大法弟子來在這世上,不就是為了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嘛。我和丈夫最早在一起的時候,我就給他講過大法真相,他也看過大法書,但是紅塵滾滾,在遠離我的時間中,他被社會的污濁淹沒了本性。這次,我對他說:前世恩怨,我用十多年的等待都盡數還給你了,如今,我只是希望你能找回本性,回歸善良,記住「真善忍好」[4],找個好人家的姑娘,平安一生,喜樂一生。他說:我知道了,我以後遠離那些壞人,少和他們在一起。

我們原本打算五月三十一號去辦理手續,因為弟弟的介入,擱淺了。有的同修說:還是離婚吧,和他斷乾淨。在「離婚」還是「不離婚」的事情上,我開始迷惑了一段時間。後來,在法理上悟到,事情的表面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出發點在不在法上。「離婚」,如果是為了減少麻煩,眼不見、心不煩,那就是人心,就是錯的。「不離婚」,如果是為了擔心別人說閒話、看不起,那也是人心,也是錯的。當我明白了這層法理,就不再迷惑了,至於「離婚」還是「不離婚」就看師父的安排。我能做的,只有不斷的發現人心,去掉人心,至於其它的都不是我能左右的。

有一天,我在學《轉法輪》第六講的時候,師父點化我,丈夫就是我修煉路上的棋子,為去我的人心而設的,棋子用完了就去他該去的地方,我的心一下子就通透了。

這次剝去人心的過程,非常乾脆,沒有像以前那樣拖泥帶水,我時時都能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不斷點悟我,加持我。我也感受到,在修煉的最後時期,每一次矛盾、每一個魔難都是很難得的機會,都是師父花了很多心血為我們提高而促成的機緣。錯過了,就很難再有了。讓我們把握好每一次機會,抓住自己每一個念頭,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圓滿隨師還。

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