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情和利執著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一) 誤入傳銷,招來魔難;歸正自己,魔難消

今年一月的一天,一位很好的朋友來找我,叫我做一個互聯網平台的推廣工作。聽她的介紹,我感覺像是傳銷,但不確定,最後在友情和利益心的驅使下,交了幾千塊錢,買了東西入會了。接下來,我也沒有在意這件事情,因為我根本也沒有打算做。入會的時候,是朋友幫忙註冊的,用戶名和密碼,她都知道,我也默認了,允許她來操作。

二月份,身體出現了不正常狀態。例假不正常了,開始,不到二十天就來例假了;第二次,不到十五天又來例假了。由此,我想到了引我入會的朋友講的她例假不正常的事,又想到她來的當天晚上住在我家,我整個晚上都感覺很冷,直到四、五點鐘才睡著。我出現的身體不正常狀態肯定與這件事情有關,但還是沒有引起我足夠的重視,只是想一想又滑過去了。

直到後來有一天在夢中,一個清晰的聲音告訴我:絕對不能發展下線。醒來覺的很奇怪,我沒有想發展下線啊?我想我的賬號不能再讓別人操作了,就修改了密碼。

過了兩天,朋友打電話問我是不是修改了密碼。我說是。她叫我把新密碼告訴她,她要給我放幾個人到我的名下,這時我頭腦清晰,不會再被利益之心帶動了,斷然拒絕了她,我說我不做了。再後來,無論她怎麼說,怎麼解釋,我都不動心了。

後來有一天,我想我應該把那幾千塊錢買的東西扔掉,其實那東西對我來說也沒有甚麼用。可是真要扔的時候,還是有些不捨,畢竟是幾千塊錢買的,可以當禮物送人。轉念又一想,如果是假的,送人不是害人嗎?最後還是把它扔垃圾桶裏了。

接下來,我想我應該對家裏存放的東西徹底的清理一下了。在清理存放書籍和筆記本的抽屜時,發現了一些丈夫的邪黨書籍和物品,當時很震驚,因為二零零五年的時候,就清理過了,我覺的我家沒有邪黨的書籍了,怎麼這裏還有?最後把邪黨的書籍和一些沒用的書籍全部清理出來當廢品賣了。四月份,例假恢復正常了。

通過這件事,向內找,我發現自己還隱藏著對利益的執著,同時對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零花錢管理不嚴,使用很隨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想把我那點錢折騰完。五月份開始,我就對自己的零花錢進行了嚴格的管控,該存的就存起來,也不再毫無節制的買東西浪費錢了,那可是大法資源啊!終於把壞事變成了好事。

(二) 在剜心透骨中修去夫妻情

去年的一天,丈夫的好友S突然離世,後事都未來得及交代,手機設置了密碼的,家屬連手機都無法打開,只有把電話卡取出來,上到其它手機上,才找到了他親朋好友的電話,並通知了親朋好友。

幫著S的家屬料理完S的後事之後的一天,大家都還處在悲痛之中,丈夫卻突然對我說:「銀行卡的密碼是多少?哪一天你白了(白了就是洗白了,也就是死了的意思),錢都取不出來。」由於來得太突然,我也是半開玩笑的說:「你白完了,我也不會白的。真有那麼一天,你可以去重置密碼。」

丈夫的話也許是很平常的一句話,可是由於自己對夫妻情的執著,以至於後來想起這句話的時候,越想越傷心:「幾十年的夫妻,人都死了,不是為死者傷心,而首先想到的是他的錢,太沒良心了,太沒意思了!」

過了一段時間,意識到自己是個修煉人,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也許是師父在借他的嘴點化我甚麼。再回過去細細體味丈夫的話,突然悟到「白了」二字的另一層含義:乾淨。洗白了就是洗乾淨的意思。大法弟子的修煉就是要在大法中不斷的清洗自己,直到洗乾淨,才能圓滿回家。人世間的名、利、情不修去,又怎麼白的了呢?悟到此,自己突然間釋然了,真的應該感謝丈夫的傷害才對!後來我把銀行卡密碼告訴了他。

今年我過生日的時候,頭一天我告訴丈夫我明天過生日,沒見他有甚麼反應。第二天中午我弄了他喜歡吃的菜,沒想到剛吃飯的時候,他卻說他聯繫了S的妻子,哪天有空的時候大家一起吃飯聚一聚。我當時心中有點不高興,我今天過生日,你想到的不是我,而是你離世的朋友。但馬上意識到不對,這不是妒嫉心嗎?我怎麼能跟一個離世的人爭風吃醋呢?誰叫我與S是同一天生呢?我過生日的時候,他肯定會想起S的。於是不好的情緒瞬間消失了。

後來想明白了,對夫妻情的執著不就是想對方時時把自己記在心上,在對方的心裏佔據一席之地嗎?我們修煉要的是圓滿,回歸天國世界。一個天上,一個地上,我們將來的位置是天國世界王、主的位置,怎麼能去執著地上一個人心中那一席之地呢?只恨自己領悟的太晚,自修煉以來,就一直被夫妻情糾纏不休。

(三) 破除舊勢力對色慾安排的恐懼心

隨著不斷的學法向內找和看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感覺色慾心已經修去很多了,自己也沒有在色慾方面犯過甚麼大錯誤,也一直認為色慾是很骯髒的東西。但看了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的文章《天目所見:茫茫苦海》後,對色慾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其實是對那兩個給蓮花根部哧入「蠱」和「惑」的舊勢力模樣的男女產生了恐懼,不知道他們又要搞甚麼花樣來毀掉大法弟子。

自己在清醒的時候,是絕對不會在色慾方面犯錯的,但在夢中,時不時的就會受到文章中提到的那種類似蟲子(「蠱」和「惑」)對敏感部位的刺激,醒來很沮喪,幾乎對自己要擺脫那種蟲子的騷擾失去了信心,對舊勢力在這方面對大法弟子的安排產生了恐懼。

今年八月的一天早上,無意中抬頭看到窗戶防護欄外樓上用戶的網線有一段變粗了,還有點微微的動,仔細一看,是一條小蛇。我心裏一驚,我家住的是四樓,蛇竟然順著網線爬到四樓,眼看就要爬到五樓上去了。當時我想到師父講的:「生命在法中會自然存亡」[1]的法理,沒想打死它,本來它也在防護欄外一段距離。我只對它發出了一念:去你該去的地方,不要來這裏嚇唬我(因為我從小怕蛇,我認為它是來嚇唬我的),就下樓辦事去了。

回想小時候,我經常看見蛇,嚇得我都不敢到外面去。煮飯要到屋外的水缸裏去舀水,一開門就看見離水缸不遠處一條蛇正在那裏爬。幹農活回家,只要是我一人單獨走,路上就能碰到蛇,與家人同路就不會碰到,有時也想可能是我太霉了吧。為此我也下定決心努力讀書,一定要跳出農村,到城裏去居住,遠離蛇生存的環境。

如今住上了樓房,雖然不是城裏,但四樓也絕不是蛇能輕易上的了的地方。寫到此,我好像明白了,蛇是順著網線爬上來的,蛇對應著色,那些色慾敗物不是通過網絡進入我的空間場的嗎?前幾年在手機網絡上看了一些黃色的東西,當時還以為是在講現代醫學,了解了解也沒甚麼,後來意識到了不應該看,就沒再看了。

前段時間,喜歡上了古裝劇,覺的裏面的內容還比較正,就連續看上了,有時看得頭昏眼花,還不想放下。仔細向內找一找,發現「內容還比較正」只是幌子,實質是喜歡裏面的正面人物之一展昭,喜歡的背後是隱藏著的色慾之心在作怪。試想,如果展昭是一個很醜的演員來扮演,我還會那麼喜歡看這部電視劇嗎?肯定不會。那不是色慾心在起作用嗎?現在我已經卸載了視頻軟件,決定不再看常人的電視劇了,再「正」也不看了,其實裏面都充滿了情、色、欲的敗物。

為甚麼我生命中老是遇到蛇(色),我悟到這也是舊勢力的安排,想用色慾來嚇唬我,從而毀掉我。夢中過不去慾望大關而又找不到問題出在哪裏時,對舊勢力產生了一種恐懼,從而把舊勢力看高了,沒想到用法來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有一天,突然想起師父講的:「因為他本性不改,又化成一條大蛇跟我搗亂。我一看也太不像話了,我就把它抓到手裏,用了非常強大的一種功,叫作化功,把它下半身化掉了,化成水了,它上半身跑回去了。」「因為他老幹壞事,他破壞我傳大法,我就把他徹底銷毀了。」[2]

師父把一切佛法神通都賜予了我們,同時賜予了我們發正念的法寶,我們肯定也有化功,就看我們信不信。當那些骯髒的色慾敗物(「蠱」和「惑」)沒完沒了的來騷擾我們時,我們可以發正念滅掉、解體、化掉它們,自己力量不足還可以請師父加持我們,徹底銷毀清除它們。

深入向內找,自己之所以常常被色慾干擾,是因為還保留著對現代醫學的認同,沒有嚴格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心性沒有提高上來。如果在稍微高一點的層次上看,那些所謂的慾望,都是極其骯髒的。

我現在不再恐懼舊勢力對色慾的險惡安排,因為我有師在,有法在,我堅信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能徹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徹底修去那些隱藏的色慾之心。

個人的一點修煉體悟,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圓 容〉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