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過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身邊有一些同修處於病業狀態,牽扯了很多同修的精力。下面我舉幾個同修闖關病業關的例子,希望從中能得到啟發。

無怨中大肚子沒了

一女同修A的家族有肝病史,她的親人有得這個病離世的。她也肝腹水,肚子很大,行動不便。在這期間,她的公爹即使在別人家玩麻將,也要到她家上廁所,而且不是去她家廁所,專門到她家乾淨的房間如廁,哪乾淨去哪大小便。實際上,公爹不捏不傻,精神完全正常。

看到這些,她嘴上沒說太難聽的,但在心裏頭大罵公爹禍害人。她哥哥也是學大法的,她就找哥哥述說這個事,她哥說,這不是師父安排的最好的事嗎?大便是啥呀,不是鋪的上天的梯子嗎?你把這關過好,這是師父給你安排的好事。

回家後,她不再有怨言,三、四次公爹弄髒了地之後,她就平靜的收拾乾淨。沒過幾天,她發現她的大肚子沒了,肝腹水好了。從此公爹再也沒有來她家上廁所。

向內找後丟掉了拐杖

有一老年同修B,七十多歲,腿不好使,拄拐杖行走。她跟兒子一起過,住東西屋。她兒子是農民,自家的地租給她女兒種。她女兒種的地打出很多糧食,收成很好。她兒子看到姐姐收成好,就把地要了回來,自己種。沒成想,自己種收成卻不好,沒辦法又把地租給了別人。老年同修對兒子說:兒呀,你想多要租金就和你姐說,租給別人幹啥!你倆是一個媽生的,這樣做不掰生了嗎?兒子一聽就火了,說不用你管。

當晚,兒子和兒媳在家包餃子,每次包餃子都到她住的房間包,她也能幫忙包,但這次兒子兒媳沒有去她屋,也沒用她包。到蒸好了餃子,還不叫她吃。她知道蒸好了,就自己過去吃,可是到了兒子屋,兒子一家三口人沒人給她讓座,她拄著拐杖站在那,心裏這個不好受啊!就流淚了,沒有吃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過了一會,她感到餓了,又來到兒子屋,發現桌子已收拾了,找不到餃子放哪了,她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屋。

就這樣一晚上餓著肚子,躺在炕上翻來翻去的睡不著覺。她向內找自己哪裏做錯了?不應該管常人的事──兒子的地租不租給女兒的事不應該管。那一晚,她完全找自己哪裏做的不是,沒有怨兒子和兒媳不讓她吃餃子。她以前每次睡覺翻身都是用雙手去搬那條「病腿」,才能把身體翻過來。可那天晚上她發覺沒用手搬腿,身體就翻過來了,第二天她不用拄拐杖能自如的下地走路了。

第二天早晨,她兒媳端著熱乎乎煎好的餃子送到她面前,說:媽,昨天我看你流淚了,就沒給你送餃子,怕你吃了鬧毛病,今兒我起個大早煎好餃子,你吃吧。

去掉恨後腿消腫

有一農村女同修D一年種地收成一萬七千元,丈夫把一萬元給了兒子說給孫子上學用,留下七千元自己把著,不給同修一分。同修要買啥得向丈夫伸手要。而地是同修種的,丈夫還有病癱瘓在床。

同修的兄弟姐妹看到同修過的很苦,給了她三、四千元錢,這錢也被她丈夫搶去了。同修對這些事一直耿耿於懷,恨她丈夫。不長時間,同修的腿就腫的不能穿褲子了,走路吃力。

當地同修一個月有一次大組交流。這位同修講了她自己的情況,有同修告訴她,她有恨心才招來了腿腫。她回家後善待她丈夫,沒多長時間腿腫消了。

腿上膿包消失前後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早六七點鐘,我家被警察抄了家,當時我沒在家,頭天晚上十點多有一同修因貼真相不乾膠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我去到派出所給警察講真相躲過一劫。

在這期間我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那段時間我真是「百苦一齊降」[2]:母親因我被警察抄家被嚇的住了兩次醫院,姐姐和弟弟對我冷言冷語。我在外地租房住了八個月,丈夫沒去看過我,我非常恨他,在這期間我做生意不僅沒掙錢還搭上了房租。最痛苦的是我的右小腿上長了一個大包,它外面是硬瘡裏面是膿包,致使走路一瘸一拐。在這種情況下,一同修問我,你原先想參與營救一名在監獄的外地同修的事,當時家屬沒意願就沒做。現在他妻子也有病業了,聽說是拉血你還管不?當時我對同修說:我現在是自身難保,自己的問題還一大堆,哪還管得了別人的事呀!

過後我仔細思量這件事,我之所以沒有被綁架,就像同修說的,符合了新宇宙無私的標準,因為我參與營救的同修多數是我不認識的。在法上想明白後決定無條件參與營救,我就這麼一想,立即行動去找同修聯繫此事。

第二天早上我發現,長了三天、讓我痛苦不堪的大包,不知啥時候,一點痕跡也沒留下,不見了!

通過這樣一些實例,我悟到,病業關並不可怕,關鍵是要聽師父的話,真正在修心上下功夫。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