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實修 抓時機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一、向內找,實修昇華

我和丈夫結婚後兩年半,丈夫就得了精神病,從此我每天以淚洗面,挨打受罵是家常飯,真是度日如年。九八年,經朋友介紹,我走進大法中修煉,修煉後身心健康,婆婆看到我的變化,也走進大法中修煉。

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我進京證實法,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一年從馬三家教養院回來不久,丈夫就把我趕出家門,我帶著上中學的孩子在大姑姐家的小門房居住。

十六年後,也就是今年三月下旬,丈夫精神病復發,把婆婆的肋骨打折了,大姑姐把婆婆接去了,我聽說這件事後,找幾個同修到大姑姐家幫婆婆發正念,並切磋法理,婆婆一天比一天好起來。至於丈夫,我和婆婆商量後,在今年清明節把丈夫送進精神病醫院醫治,我就來到婆家,和婆婆一同居住。

婆婆今年八十三歲,我倆每天早晨一起煉功、發正念。我婆家院子很大,大約有一畝地,活很多,草長的也多,我還要上班,所以有的時候,院子裏的活就幹不完,這時婆婆在家裏就要去幹點兒,她幹累了,就心裏生氣怨我,嘴裏還不說,生悶氣。我和她說話,她也不愛吱聲。這時,我不斷向內找,婆婆是我的一面鏡子,我也有怨恨心、爭鬥心,我更要善待婆婆。

我婆婆家周圍有兩個同修,先後遭遇病業魔難,我參與幫助發正念半個多月,我一邊上班,一邊幹院子裏的活,這時婆婆就不高興了,嘴裏叨咕:「啥也不幹,總出去!」我聽後心想,院子裏的活我都幹完了,我還要給婆婆做飯,這我都樂呵呵的沒怨言,幫同修發正念,這是咱的責任,我也沒甚麼錯啊。

我也沒找到錯在哪裏,一連幾天,婆婆都生氣,有一天晚上九點多鐘,我和婆婆都睡覺了。朦朧之中,我一翻身,看見婆婆坐起來了,臉扣在雙腿上,我一下坐起來,忙問:「媽,你怎麼啦?」我一問,婆婆雙手拍掌,連喊帶唱,我知道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在鑽空子迫害。我說:「媽咱倆發正念。」婆婆說:「我不發,就不發正念。」我馬上立掌發正念,可是不管用,這突如其來的事讓我心慌了,隨後馬上又鎮靜下來:我是大法弟子,任何干擾都不好使!我馬上把師父像拿來,說:「媽,你看這是誰?快求師父救你。」婆婆一看師父像,馬上明白了,喊:「師父救我!」於是我倆一起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解體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和迫害。二十多分鐘後,婆婆恢復正常,邪惡解體滅盡,我倆睡覺了。

不管我是出去講真相救人也好,或者是同修找我出去有事,只要我一回來,婆婆就不高興。不管我在生活上怎麼照顧她,給她買好吃的,不讓她幹活,那也不行,她就是不高興,無緣無故的生氣。這時,我想起師父的一段講法:

「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鼓掌)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笑)(眾笑,鼓掌)咱們今天就說到這兒。東西我可以給你們統統都拿下去,但是養成的習慣你們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鼓掌)」[1]

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2]

自己心裏明白了,修煉就是吃苦,就得還業債。同時不能忘了向內找,婆婆也是修煉人,我倆應該形成整體,在生活上我能像對待自己母親一樣,好吃的給她,不讓她幹活;那麼在修煉上,我卻沒能在法上幫她,既然我倆能在一起生活,那我就應該無條件的幫助她在法上認識法。

由於我們是婆媳關係,所以以前有的話我不直接說,有時說了,婆婆就不高興,因此,慢慢的就生出了怕婆婆不高興的心,由於自己沒悟到,所以被邪惡鑽了空子,導致婆婆生氣,認識到這些後,我就給婆婆念明慧網發表的文章,然後真誠和婆婆交流。

我說:「媽,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緣份多大呀,下世前咱們都跟師父簽約,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你都聽到了網上同修的切磋文章,都在談怎樣救度眾生,所以我才天天出去講真相、勸三退,咱得聽師父話呀!救度眾生有多種形式,比如說你去發真相資料,而有的同修製作真相資料,而有的同修就直接面對面講真相,所以,媽,今後我出去講真相,你幫我發正念,咱倆形成一個整體,多好啊!你不要惦記我,要學會修自己,去掉對我的情。」

婆婆聽後很認同,也很受感動,從此以後,我出去講真相,她說:「你走吧,我刷碗。」當然我不會讓她幹活,但是我知道只要我真正修自己,轉變觀念,為別人著想的時候,一切都會改變,並且變的越來越好,婆婆也開始樂呵呵的修自己了。

二、集市救人,三退名單失而復得

二零一七年真相台曆出來以後,我和幾個同修約好去農村集市上發台曆,講真相。這時有個同修主動出車,幫我們拉去八百多本台曆,去了十多個同修。

來到集市上,同修們分別用兜子裝台曆,送給有緣人。我和A同修一起邊走邊發台曆,對面走來兩位大姐,我說:「大姐,每人送你們一本大法真相台曆。」她倆接過台曆,我告訴她們說:「回家看看,這上面有大法真相,要珍惜保存。」我又問:「三退保平安,你們知道嗎?」她倆說:「不知道。」我告訴她上學戴過紅領巾、入過團,把團和隊退了保平安,並問是黨員嗎?都說不是,只入過隊,我幫她倆用化名退了隊,並告訴她們為甚麼要三退:「共產黨貪污腐敗,歷次運動迫害死不少中國人,而且現在還迫害法輪功,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老天要滅它,只有退出黨、團、隊才能保平安,常念 『法輪大法好』,災禍來了命能保。」她倆明白了,高興的拿著台曆走了。

這時旁邊擺攤的大姨說:「給我一本。」我遞給大姨一本。上個集市,我給這位大姨講過真相,並送給她護身符,因我背兩大兜台曆很沉,拿著不方便,我就把一大兜台曆放在這位大姨的攤位旁。大姨說:「放裏邊,車這兒安全,我給你看著。」我和A同修繼續在集市上發台曆。

不一會兒,台曆發沒了,我又到大姨攤位旁,拿走台曆,對面大叔說:「給我一本,還得給我兒子一本。」我幫大叔退了少先隊。

剛一轉身,一位老人推著自行車過來了:「快給我一本,剛才你在東邊給我的台曆讓別人給搶去了,這回我得藏起來,不然的話又給我搶走了。」我一看是在集市東面已做過三退的鄉里退休老幹部,我說:「大叔,別著急,我再給你拿一本。」大叔拿著台曆高興的走了。

我看著明真相的世人,我也很高興,轉了一圈,兜裏的台曆又沒了,我和A同修又到車裏去取台曆,背著台曆從西往東走,邊發台曆邊勸三退、記名字。當我往北一拐,給一人講完真相,發完台曆,準備記名字時,發現手裏的三退名單丟了,剛才從西往東走,還在記名字,怎麼三退名單就沒了呢?

我趕緊把衣兜翻了個遍,也沒有,背的兜子裏也沒有,我低頭往回走,地上也沒有,走了兩個回合,都沒有,我一下子大腦空白,再也沒有心思講真相了,大約有四、五十人的三退名單沒了,還講啥?不行,這不是另外空間邪惡干擾我講真相嗎?我一下驚醒了,我有甚麼執著,邪惡不配干擾,我就信師信法,一切都我師父說了算,「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3]誰也干擾不了。我穩下心來,繼續發台曆、講真相,又勸退了二十多人。

車裏的台曆都發完了,我和同修坐客車回家。路上我向內找,是因為台曆發的多而又順利,生出了歡喜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我發正念解體邪惡干擾,求師父加持弟子,用搬運功把三退名單搬回來。

下車後,回到家,妹妹同修坐同修車先到家,妹妹說:「姐,你到西屋,把兜子給我拿來,你的三退名單找到了,放在兜子裏。」我說:「你咋找到的?」妹妹說:「在收拾同修車的後備箱時找到的。」我高興的含著眼淚接過三退名單說:「真的謝謝師父!今後只有用心做好三件事,才能回報師父。」

三、抓緊時機救人

按習俗,農村在過完臘月二十,就開始趕集準備年貨。打工的、上學的、上班的都陸續回家準備過年,我和幾個同修搭伴開始到農村趕集講真相,我們拿著帶有法輪大法好的福字、真相光盤、車掛、護身符、真相材料等一兜子,打車來到集市。

冬天臘月的早上很冷,集市上早八點半,人沒來幾個,都是擺攤小販,我和同修們邊走邊等待上集的人,九點半左右,趕集的人陸陸續續的來了,我拿出帶有福字的牌送給一位老大哥說:「過年了,送大哥一個『福』。」老大哥接過福牌一看,挺好,趕忙放在兜子裏,我說:「大哥,你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團、隊,我告訴他:「共產黨迫害法輪功,迫害死好多中國人,現在共產黨貪污腐敗,老天要滅它,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風景區有個』藏字石』上寫著『中國共產黨亡』,並把它作為風景區的門票向世人展示,退黨團隊這是天意。」老大哥用化名退了團隊,我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

我又往前走,看到三輪車上坐了五、六個人,我急忙走過去,送給他們護身符、真相材料、真相光盤、還有福牌,給他們講真相,並退了少先隊,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能保平安,然後司機開車走了。就像等我給他們講真相一樣,就像師父講的:「甚麼都鋪墊好了,就差你去做」[4]。

我又走了幾步,看見一個年輕人,大約有三十歲左右的女子,我說:「外女,大姨給你一個護身符,保平安的。」她說:「我不要。」我說:「孩子,你長的既年輕又美麗,人看著還善良,大姨告訴你,共產黨貪污腐敗,迫害好人,老天要滅它,你上網查百度,就能查到『藏字石』石頭上寫著『中國共產黨亡』,你要順天意,退出黨團隊能保平安。」她說:「我就入過隊。」我說:「共產黨是由黨員、團員、隊員組成的,你是它的一份子,只有退出你入過的少先隊,才能保平安。」她聽完真相,同意用化名退出少先隊。

我從臘月二十一到二十八大約退了五百人左右,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的安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