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紅塵 心在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時光飛逝,在大法中跟著師父走了二十一年,如今已是四十五歲的中年人,每天依然是離不開法。

還別說,信師信法三件事做好了,常人的生意也好,房子有幾套,車子、車庫都有,兒子上了好的大學,一家人和和美美。因為有「真、善、忍」法理的指導,師尊的護佑,我才有這美好的人生和未來。為甚麼這樣說呢?

遇車禍 師尊保平安

那是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回山裏老家看望父母。當時我兒子一歲多,就順便把他放車上帶回家讓父母看看孫子。

到了父母家以後,我又要和司機一起到大姐家拉點東西。原想兒子一定會要跟著我的,因為與爺爺奶奶不熟悉,可這時他不肯跟我去了。我想可能因為一路坐車過來,路上顛簸使他很不舒服吧。於是我就跟他說好,「跟著爺爺奶奶不許哭鬧,爸爸很快就回來。」

到了姐姐家,我們裝好了東西,準備返回住地。打開車門時我感覺有點暈暈的,就想:坐前排還是坐後排呢?坐後排吧。就換到後排坐下。

車開出大約五里路時,突然垂直掉進了十米深的山溝裏,我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呢,車就「噹」的一聲落地了,司機趕緊問我:沒事吧?我說沒事。我不但沒事,還覺得很興奮,感覺自己還輕飄飄的。可能是電影裏類似的鏡頭看多了的緣故,我馬上反應說:「快出去,車子可能會著火爆炸!」我一下就出去了,接著就往遠處跑,回頭一看,司機還沒出來。我趕緊往回跑,此時就有過路的人下來幫忙了,大家一起幫著把司機從車裏弄了出來。

一查,司機小腿受了擠壓,有輕微皮肉傷。再看看我自己,鼻子上被後窗碎玻璃劃破了皮,由於沒有繫安全帶,身上也有些地方擦破了皮。

看看車,車頭整個報廢了,副駕駛座位完全變形,靠背和座位扭在一起!

同事和我的家人都趕到現場,大家都慶幸小孩子不在車上,而我也只是輕傷。我心裏清楚,兒子突然不舒服,我也沒有坐前排,都是師尊法身的巧妙安排。化解了一場家庭和人生的大悲劇。書上說:「遇到也好,不遇到也好,保證你不會出現任何危險,這一點我可以保證的了。」[1]我深信不疑。

工作如意巧安排

二零零四年,單位不景氣,要減員。我想另一同事是女的,還有一個孩子,總不能讓她走吧,就主動辭職了。畢業後工作十年的單位就這樣離開了。迅速通知妻子,她也很支持。

辭職一週後,我到廣東去找同學,另謀職業。很快被一個外資公司錄用。公司是封閉式管理,對我做三件事有障礙,就想換工作。兩月後一同修說他們那裏要人,是個新建工廠,行業也不錯,離這不遠,讓我去看看。見到同修,沒有見到老闆(他忙去了)。我急著想出來,很想來這單位,所以對工作條件要求不高。工廠老闆約我週六上午九點來我這裏見面。

週六,是北方的小陽春時節,這裏是南方,所以與春天無別,風和日麗,鳥語花香。八點我就來到必經之路上等他們。剛到就接到電話說,堵車了,可能晚一小時到。

時間還早,就到路邊一小公園等吧。公園不大,很快我就轉了一圏。遇到很多老年人,想講真相,可他們完全聽不懂普通話,就來到一個石凳上坐下。石凳上放著兩張報紙。還真是,平時業餘時間都用來做三件事了,很多消息只是聽說個大概,也無意去深究。於是就拿起報紙看。一看,講的都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人和事,全國上下在關心這個。我就認真的看了幾版,也算是弄清了這事的前因後果了。剛看完電話來了,老闆他們馬上就到。我放下報紙去迎接新的希望。

老闆是五十多歲的人,很健談,另一個是同修,還有一個老司機。我將他們帶到一家飯店坐下,因為邊吃邊談話比較輕鬆。我知道這位老闆用人很認真,以前的人都不理想。頭一次先見面相當於是一種面試,就少了人事部門那個過程。

談話很自然,老闆聊的就是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事,我現炒現賣,說的比他還清晰,給人感覺我對此問題很熟悉。所以談的很好,又聽我介紹了我以前的工作經驗,他當時就決定讓我去。談到待遇時,我說了我目前這個工作的待遇,他覺得有點高了,說回去後再想想,留下電話號碼,聽他的通知。

一個月後,我就順利來到新單位。我在這裏也工作了十年之久。

來到新單位,老同修說,我和老闆談了那麼多,那麼好,問我怎麼知道那麼多?我笑著說:你要悟呀!師尊的安排那樣巧妙又符合常人狀態,不悟怎麼懂呀!?

以後的十年中,這個單位成了當地主要行業第一,並走上國際市場。更好的是,許多人在和我交往中明白了大法真相。有位貴州的員工,辭職幾年後來信息說,這麼多年沒有遇上比你好的上司。

師尊幫我解困、解難

有一年元旦期間,廣東這邊也已入冬,一旦有風就有點涼了。沒想到公司出了大事:工地上發生工傷事故造成一人死亡,簽了處理協議。我受老闆委託帶了幾個人和一些慰問品去探望死者的家屬,並安慰家人。這家人的弟兄還處在激憤情緒中,說:撫恤金太少了,老闆還不親自出面見家屬……,抱怨個沒完,我可以理解。可他們把我當作老闆圍著罵,罵了近一小時。其間我出來接了一次電話,當時真想乘機離開算了,這家人罵的那些話都沒法聽,手都指到我的額頭上了。可這亡者才三十多歲,上有老下有小,家裏還在貧困線上呢!於是我又回到屋裏繼續聽罵……

被罵了這麼久,同事都說不該跟我來,有的還向我翻白眼!這處境真難呀!可師尊教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得忍。過一會兒,我想這也不是辦法呀?他們也不是講理,而是謾罵啊。想起師尊說「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3]我就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尊幫助我們!」

三遍沒念完,罵我們的那個人的妻子就從廚房走出來說:「不要再罵了,他們來家是客人,都是打工的都不容易,算了吧!這事明天去找他老闆解決。」真是一物降一物,她這一說,她的丈夫就不罵了。這還等甚麼,我就給死亡者的家人鞠了個躬離開了。

三字聖言解我困境,真是靈驗!

惰性來時師提醒

二零零八年,在外打工快四年了。我在單位用的名字及簽字時都是用筆名(即戶口本上的「曾用名」),那時在廠裏基本也不用身份證,所以沒有人知道我的真名叫甚麼。由於自身的惰性和各種環境因素的影響,我煉功不能堅持,常常間斷,有時間就補,沒時間就過去了。

那年四月份的一天夜裏,有人正喊著我的大名叫我,我一下就驚醒了,爬起來向窗外一看,天沒亮啊,誰喊我呢?一看時間三點四十七分。我明白了:是師尊喊我起來參加晨煉!自那以後我就在這個時候起床煉功了。除了出差或有特殊事外也很少間斷了。「我為世人愁 人不為己憂」[4]。師尊對弟子和世人的愛護真的是超過我們自己。我們在迷中不知危險,還悠哉悠哉,浪費著師尊為我們延長來的時間!於是我也開始背法了,一直堅持到現在。

我這小小一生命,世間一塵埃,師尊都如此的關照和愛護著,感謝師尊的洪大慈悲!

紅塵不染雙受益

在單位得到董事長的信任,我管理著工廠供應、銷售兩大部門,是常人說的「肥缺」。很多單位的採購者都是收回扣的,所以供應這樣的事都是老闆來做或老闆的家人做。我做到了不吃回扣。開始老闆讓我做採購這事,其他股東不同意,還生是生非說甚麼甚麼的,暗地對我進行調查。他們特別去了當地一個供應商那裏了解情況。這人是某大股東的老客戶。一查發現我正是在這裏採購。可對方對他們說:「你們從哪裏請到了這麼好的人!?」這是總經理兼執行董事在現場調查後給我來電話說的。

他們可能擔心我知道被調查心裏不高興,所以就提前告訴了我這個事。我在這裏做了十年的採購工作。老闆說:「有信仰的人就是不一樣!」

管銷售也是常說的「河邊了」。開始幾年,我都不邀請任何客戶進行所謂的商業娛樂。在沒法推托而到了那樣的場所時,我就獨坐或想辦法出來。我成了這種場所的異類。有些從業人來到身邊,我都讓她們去換了衣服(她們有他們的工作服)再來,我乘機趕快離場。

後來生意大了,到處飛呀飛的,有些外商與一些一線城市的客戶來了,他們提出要娛樂休閒活動,我也只做到洗腳為止。自以為守的還行。

二零一五年看到師尊在《論語》中說:「人類的探索是為了技術競爭,藉口是改變生存條件,多數是以排神、放縱人類道德自我約束為基礎的,因此過去人類出現的文明才多次被毀掉。」我一下子悟到,我儘管沒做大壞事,可這也是放縱了自我道德約束啊,怕客戶跑了,去迎合客人,也是受紅塵污染啊!行為真正在法上,是你的生意跑得了嗎?我錯了!找各種藉口放縱自己,都是自毀!

我堅持師尊對修煉人的要求做人做事。單位生意連翻四年,我的收入自然也高了,當了副總經理。單位給我買房,我的家人也很高興。

放下人心多助人

修煉的人為善,我也不例外,看到有困難的人不會視而不見。過程中我幫過很多人,有同修,有常人,不求回報。當然更多的是勸人修大法。有幾個人在我的幫助下變富了或走出經濟困境。

說一個例外的事。本地有個中年同修,我出來打工之前常和他一起做證實法的事,所以很熟。我離開後,他被邪惡非法判刑多年。從監獄出來,家庭生活很困難。由於平時他不怎麼注意修口和實修,所以當地同修都不怎麼與他聯繫,與他往來的常人也很少。

我放假回來去看他,了解到他學法不夠,情緒低落,很苦悶。我擔心他可能承受不了現狀,就說:你去做點甚麼事吧,我幫你!這只是我倆的私事,不要對外人說了。去辦個手續,錢(不是小數)我幫你。

事後我聽到很多有關他的負面消息,甚至是很負面的。那時我已回外地上班,心裏真的難過:錢回不來就算了,我承受得了;幫人不是錯,可如果幫的人去做壞事就有過了,更不符合我的初衷!我的心像有個大鐵砣壓著,學法煉功都不能入心。

晚上我就跟師尊說:「師尊請幫我拿掉它,這些不好的心我不要。錢還不了算了,他自己再做甚麼我不管了!」

當天夜裏做了個夢:很大一個法輪,發著強光,照的我都沒法看清楚,感覺很舒服。早上醒來發現自己出了一身大汗,通體清爽,像變了個人似的,再也不為那事煩惱了。這錢到現在也沒有還清,但我一點不放在心上。當然也學會堅守大法原則來助人,不能玷污了大法弟子的聖潔。師尊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1]

結語

當我的生意做的不錯,人們說我「發」了的時候,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早上打坐時,心靈深處有個聲音問:「你為甚麼還在大法中受這約束?」

我在心裏回答:我是選擇了善良才走進大法並留在大法中的。師尊無比慈悲、偉大,不跟師尊走哪有二選呀!跟著任何惡的、自私的走,只是放縱道德,自毀生命!由於舊勢力的參與以及自己對大法的不同層次理解和業債,我必須「恒心舉足萬斤腿」[5],但我方向沒變,我會勇往直前,向著師尊教導的「真、善、忍」那美好、殊勝的目標精進!

看到同修們的體會如此精彩,我非常感動!

謝謝師尊!合十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對聯〉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危〉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登泰山〉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