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找到它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一、在魔難中證實大法

二零一三年七月我也開了一朵小花,因為我是自己修,所以我就自己做資料自己發。為了節約時間,一般在做真相資料時,都是邊做邊聽歷年的明慧法會徵稿(明慧廣播),同修的修煉事蹟令我非常的敬佩。相比之下覺的自己做的太平淡了,不知來年法會寫甚麼(其實這一念就已經很危險了)?後來我就加大數量,儘量多去高檔小區發,並把每一個單元都發遍,由於出發點有問題,所以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在小區發資料時,被小區的保安發現,結果綁架到了派出所,後來送到了看守所。因為他們在我家搜到了三十份半成品的真相資料和幾十份真相標貼,再加上我帶的五十多份資料,最重要還搜到了我發過小區的記錄(共有四十多個小區,因為怕發重)。後來國保大隊的人說,先拘留一個月,像你這樣的要判三~七年。當時我心裏就想: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

我知道一定是自己出了問題,只有按照法去做,才能渡過這次魔難。我就每天背一遍我能背的所有法,不斷的向內找、發正念。執著心找了一大堆,但總覺的沒有找到問題的根源。心想既然來了我就不能錯過每一個講真相的機會,而且這也正是對邪惡零距離發正念的好機會。所以一有機會就發正念、講真相(無論是派出所的警察還是看守所的管教,以及我接觸到的每一個犯人)。並且時時擺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如:發正念時絕不摻進為了私己去發;時刻要求自己甚麼也不想、不求,一切都交給師父。

1、理智、智慧的講真相

有一次管教找我談話,說:她通過了解,監室裏的人都說你人挺好的,我就藉此把大法的美好講給了她,還告訴她很多的真相。她就問我怎麼樣算實修?我就給她舉例回答了這一問題。臨走時她問我,你講給我的這些會對監室裏的人說嗎?我說:我都對你說了,還能不對他們說嗎?她只是淡淡的一笑。她出於對真善忍的認同,所以每一次監室裏發生矛盾,她都會通過我來了解事情的原由。幾個月後,我在地鐵裏遇到了她,又進一步給她講了真相,她都聽得很認真,並且頻頻點頭認可。

期間我按大法的要求做,處處做一個好人,善待每一個犯人,只要有能力幫助她們,我都會主動的去做。如:有一天來了一個犯人,沒有帶換洗的棉毛衫和棉毛褲,我就把我多的一套送給了她,她非常感動的說,別人就是再多也不一定會給她,還要認我做乾媽。

利用各種機會針對每個人的不同情況把真相講給她們。無論是新進來的還是轉走的,我都儘量叫她們明白真相(其實都是師父安排的)。有個犯人說,我一直誤認為天安門自焚事件是你們幹的(其實是中共栽贓陷害);有的犯人還表示出獄後要在她們地區找到煉法輪功的人,教她煉法輪功。由於天冷,所以很多人都凍感冒了,再加上得各種病的,每天都有多半的人在吃藥,本室裏我的年齡最大,可身體最好,我說你們都感冒了也傳染不到我。

使她們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善良、平和、真誠和神奇。大家明白真相後,出於對大法的認可,認為我是最乾淨、可信的人。因此她們都非常的尊敬我(其實是尊敬大法)。對我都很好,雖然我賬上沒有錢(所以就不能買主食以外吃的及日用品),可我從不缺吃的、用的,有的甚至還給我買被子,一般我都婉言謝絕,實在推不掉的我就用另外一種方式補償,如:幫她們洗衣服;或用別人送給我的東西轉送等。

2、去執著、證實法

開始幾天,每天後半夜醒來想到家人時,心痛的無以言表,我知道這是親情在作怪,我就針對其發正念,沒幾天師父就幫我把這種物質消下去了(在我所在的層次)。結果有一天晚上夢見我坐電梯,有人告訴我要向上坐七層(當時電梯上升的速度非常快),坐完電梯後還要坐飛機。我悟到是師父在鼓勵我,利用這個機會幫我提高。

兩個星期後,國保大隊的人告訴我,滿一個月你就可以出去了,當時我的心掠過了一絲歡喜,這時我立刻警覺到,這是對我的考驗,所以我就時時注意它,只要一露頭我就發正念清除。

拘留所裏的伙食經常不符合我的胃口,如我從不吃洋蔥,可是每星期都有一次完全是洋蔥的菜;每頓乾飯不像乾飯稀飯不像稀飯,實在嚥不下去。結果不到兩星期,有人就說我瘦了。這時我想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應該保持最佳狀態,常人都越吃越胖、越吃越多,難道我還不如一個常人嗎?我必須藉此清除好吃、怕苦的執著,後來每次吃飯嚥不下去的時候,我就清除嚥不下去的假我。結果沒有多長時間我就恢復正常了。

期間我還經常冒出:他們搜到了那麼多的資料,肯定要對我判刑,而且還是第二次拘留。這時立刻否定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偉大的事,應該做的越多越光榮;大法弟子不應該待在這裏,太浪費時間了。但是也不能有求早日出去的心。這時我把心一橫:何去何從師父說了算。我每天做好我該做的事就好。

一個月後在師父慈悲的看護下,我又回到了救度眾生的洪流中。慈悲的師父利用這次魔難,幫我去掉了很多的執著心。我也親身證實了大法的殊勝和神奇!通過這次魔難我也看到了自己很多的執著,雖然我沒有給大法抹黑,但也造成了不小的損失。

二、我終於找到它了

去年下半年我隨我女兒轉到了另一個城市,在離開原來的城市前,我怕女婿因為工作不順,到時好有一個退路,我就建議我和女兒先不去,等女婿工作穩定了再去。可是女婿說不會的,即使再不好我都會幹下去的。

結果沒幹幾天女婿就抱怨這不好、那不行,我說這下沒有退路了,當時如果聽我的就好了(語氣中帶有埋怨心)。以後只要他一抱怨我就這麼說,在一個月中就說了好幾次。最後一次我女兒(同修)就說我,媽媽你不能這麼說,你為甚麼老是這麼說?是甚麼心在作怪?當時我無語應答(因為我不願叫別人說的心很強),過後心想:是啊,我為甚麼老是這麼說呢?我得好好的找一找,這一找我終於找到它了,就是傲慢!

自從發正念清除它以後,整個人一下子輕鬆了很多。現在再遇到類似的事,就不會像過去那樣憤憤不平了,而表現出來的是平和、寬容、善良的心。

回想在十七年的修煉中,我就像剛學走路的孩子,每一步都是在師父慈悲的保護下走過來的。每當我摔倒時,是師父鼓勵我爬起來,師父比我自己還心疼我自己!師父對我的佛恩真是無以言表,唯有精進、實修、做好師父要求的,以此來報答師父的苦度之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