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角牛」的巨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母親是一九九六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後在她身上發生的天翻地覆的巨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偉大。

母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文化程度不高。因為我姥爺成份高,所以母親從小就是村裏青少年欺凌的對像。面對種種不公的對待,母親從小就養成了倔犟、對抗的性格,吵不過人家,就武力解決 ──打架。因此村裏人給母親起了個外號──「立角牛」。

母親身體不好,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不長時間一身病全無,更重要的是,隨著對師父法理的理解與親身實踐,她一改以往強悍的性格,不再與人爭強,相反事事嚴格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做一個真正修煉的好人。

父母的關係好了

父親在外面是個出了名的「老好人」,人人都說他好,在家裏卻是另外一回事了。從年輕時就跟母親幹仗。母親哪能受得了,自然就有了逆反心理,怨恨父親,並深深的埋在了心裏。

修煉大法後,在與父親的關係上,母親就得一關一關的過,修了很多年。例如,有個鄰居比較厲害,堵了我家的出水口,母親找鄰居問問情況,鄰居說是我父親讓幹的。父親惹不起鄰居,當母親問起此事時,父親竟當著鄰居的面,用手指著母親的臉辱罵,母親還是忍了。因為母親知道,自己要真修就得聽師父的話,含著眼淚還在忍。她最愛唱的歌就是「師尊的手」。

還有一次更離譜。母親與父親一起去貼「法輪大法好」真相條幅,母親一句話惹惱了父親,午夜十二點多了,他把母親丟下自己跑回了家。母親自己從離家十多里外的山村一路念著「法輪大法好」摸黑走回家。母親心裏很難過,就告訴了妹妹,妹妹狠說了父親一頓。父親才有所悔悟。他倆的這種關係,可能有歷史上的因緣,所以儘管父親也是個修煉人,對別人都好,可就是要一次次跟母親過不去,是給母親提高心性來的吧;肯定也有邪惡搗亂的原因:製造修煉人之間的間隔和矛盾,不讓他們修成。母親知道自己就是要聽師父的話,修煉抓得很緊,看書、學法是她最喜歡做的事情,由於心中裝著大法,再苦的關都能過的去。

有一件事情更是考驗人心。父母親被迫害的流離失所,當地惡人執行江澤民流氓集團的「經濟上截斷」的迫害政策:停發了父親的退休金。為維持生活父親給人看門,並經常撿些破爛賣錢補貼家用,因此形成了執著,當破除了邪惡的經濟迫害,要回了退休金,根本不需再撿破爛了,父親依然放不下撿破爛的習慣。一天,他倆與其他同修一起去講真相回來,路過一個存放破爛的地方,父親就要去,母親不讓他去,父親沒守住心性,竟然給了母親一拳。同修都震驚了!母親一聲沒吭,靜靜的自己回家了。回到家,她無條件向內找自己,一如既往的善待父親。

以德報怨對兒媳

我弟弟從小被父母、姐姐們嬌慣。他不愛說話,但在家庭的影響下也走進大法修煉。修煉後也經歷了很多魔難。

在弟妹生下孩子後,弟弟被邪惡勞教迫害。弟妹就把所有怨氣都撒在了父母親身上,特別對母親的辱罵幾乎成了家常便飯。更讓人難過的是弟妹的父母也住在同一個鎮上,一家合伙去辱罵母親。母親用修煉人的高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

一次竟然當著我姥爺的面惡語中傷母親,屈辱使本來打算在我家住些日子的姥爺一刻都呆不下去了,立即返回自己家中。那真是一段艱難的歲月──不明真相的家人在邪惡瘋狂迫害中也來推波助瀾。但母親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儘管弟妹對母親如此,母親仍一如既往的善待她,有好事總是想著她,把好吃的留給她,把父親補發的退休金幾乎全部給了她,讓她供孩子上學(由於邪惡迫害,弟弟收入一直很低)。母親從大法中修出的先他後我的慈善感動了弟妹,現在,弟妹也認同法輪大法好了。

弟妹有個妹妹整天與其婆婆吵鬧,兩相對比,弟妹由衷的慶幸自己有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好婆婆。

忍辱負重救眾生

作為法輪大法的弟子,知道讓迷中的世人擺脫中共的謊言、明白大法真相得救度,那是大法弟子真正的使命和責任,也是師父所要的。母親心繫眾生,牢記師父的教誨,多年來一直走在救度眾生的第一線。她每天出去講真相,面對不明真相的世人的辱罵,她一笑了之。因為講真相被誣告,母親曾幾度被勞教、拘留、罰款,遭受辱罵、毆打、甚至被迫流離失所,但她堅信師父和大法從沒動搖過,她知道大法弟子必須兌現自己神聖的誓約──救度眾生。

我母親是千千萬萬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中的一員,在不公的對待中、在平凡的點點滴滴生活中,身心發生著顯著的、巨大的改變:境界昇華,道德提升,福益家庭及社會。

感謝師父!感謝法輪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