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協調人多年的隔閡化解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因各種原因,我和協調同修產生了隔閡,讓舊勢力鑽了空子,間隔越來越大,每次學完法,心裏就悶的難受,懷著對協調人不滿的怨恨心,回家久久不能平靜,煉功中,發正念,都不能入靜,腦子裏裝的都是她那形像,不是說話帶刺激了,就是不善了……

間隔了七、八年,想去交流,心裏有點打怵,平常對她那不好的印象印在腦子裏,心想這不正的念頭不是我,請師父加持我,她不會那樣的,心裏默念:徹底解體舊勢力給我和同修製造的間隔。後來,我又給自己找了個冠冕堂皇的話題,心想見了她,就說:你看現在周邊和鄰縣,都有「敲門行動」騷擾,我們縣城裏就是咱倆家中有資料點,咱有甚麼人心一筆勾銷吧,別再讓邪惡鑽空子了,無論誰出點小事,對救度眾生不利,不符合法的地方,你儘管提,互相交流一下,從今走正。還以為自己為了整體安全著想,為大法圓容著想,沒想到,這也是一顆隱蔽很深的私心哪!還想,協調人怎樣責備我,我也不急,心不動。

我和協調人的關係,因為事情較雜,這裏暫舉一例:

這麼多年,這位協調人一直排斥我做光盤、台曆等,一直保守,對不對,就呵斥一番,原因是鄰縣一同修在二零一一年大量給我們送資料,因她地區做資料的同修多,我地區同修少,就三、四個同修發真相期刊。後來,有倆同修又趕上兒媳生孩子,一個同修帶孩子,這樣因我事少,他們拿多少,我就很快發完。

那時,明慧網提倡資料點遍地開花,鄰縣這位同修就和她縣的技術同修一說,決定在我家成立資料點,說我家環境安全,不是居民區。

於是,技術同修就來我縣,和我縣的這位協調人商量,協調人有怕心,不讓,可是技術同修為了讓資料點遍地開花,就做主,期間和這位協調人又是拍桌子,又是刺激她,他們之間以前很友好,因這事沒有來往了,看不起協調人,不願給她修理東西等。我好話說了不少,協調人不但不認同,還反認識,所以協調人把氣就撒在我身上,這些年悶的我透不過氣來。

我對與不對,她都找藉口排斥我,所以這些年來,我就憑著師父的講法一步步走過來,但還懷著怨恨心、妒嫉心,伴隨著一顆私心,苦苦修煉著,影響著純淨的救度眾生。近日,我又重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無邊法理又敲醒我沉睡的心,為了眾生得救,為了不辜負師尊對我們的期望,我決心遇事向內找,把人的東西放下,用法來衡量自己,注意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所以就決定和協調人交流去,心裏請求師父幫我!一到她家,出乎我的預料,協調人很親切的讓座、倒水,很客氣。她說,這些年因家務事多,負擔重,我脾氣又不好,給證實大法造成損失。自從看了週刊上的文章,寫道:協調人不是領導,不是老師,不是家長,我很受啟發,以後多修自己吧,矛盾面前,多向內找,多看同修的長處,多找自己的不足、缺點和錯誤,時時處處用大法衡量自己,歸正自己,儘量不給大法造成損失。

接著,我們之間各說自己的不足,一直交流三個多小時。我在心中感謝師父!

頓時,我們的心合在一起了,我被她的善舉打動,真是像同修說的,你只要有那顆精進的心,師父就幫你。我們一邊交流一邊向內找,從心裏責備自己不該像平時那樣,錯誤認識同修,懷著怨恨心、妒嫉心、怕傷害自己的心等等,這些人心攪在一起,搞的我一直很苦惱,遠離了法還不自知。

師父早就告訴我們:「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我卻當耳旁風了,這是沒聽師父的話所造成的,耽誤了這麼長的寶貴時間。

今後在修口方面千萬注意。當同修之間有矛盾時,用法理來啟悟,別捎話、添加點不好的話。這時,我再看師父關於「修口」的法理時,就有了更深的體悟。

師父告訴我們:「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2]我要做個真修者,去掉一切慾望和人心,多救人,兌現史前大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