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實修 走出不精進的狀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日】我想把自己在修煉過程中走過的彎路,以及從不會修到會修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共勉。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樣繞這麼一個大彎才回到原本應當走的路上。

我與大法有緣

學法讓我懂得了甚麼是「緣」。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就說過:「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1] 而在其他經文中也反覆提到過「緣」,特別是一九九九年前師父就講過:「我今天就單講這個緣。甚麼是緣?過去我也解釋過這個問題。修煉界一再強調這個緣份緣份,這個緣怎麼構成的?其實我告訴大家,我們在修煉界講的緣,那就不能夠在一個短的歷史時期說的清。它要超越人的一生,甚至於幾生,甚至於更長時間。這緣份它是不斷的。」[2]

也就是說,我們在修煉中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簡簡單單的事兒,甚至包括修煉前在常人生活中經歷的許多事情多和今後的修煉有關。那麼,在修煉後遇到各種事情的時候,能否記起自己是修煉人並要求自己站在修煉人的角度做好就極其重要。

我從小就對修煉與神話非常感興趣。記得是在四歲時,一天傍晚吃完晚飯和爺爺一起去遛彎兒,走著走著我突然就問爺爺:「人為甚麼要活著?為甚麼活著?」爺爺愣了半晌,不知如何回答,就說:「你現在還小,等你到我這個年紀就明白了。」哦,要等我變成一個老頭的時候才能明白這些事情。這件事深刻的留在了我的腦子裏。

幼年時每當聽長輩們講述神話故事的時候,我就覺的那些好像都是在久遠年代之前發生過的真人真事;每當在旅遊途中經過廟宇、道觀和教堂的時候,我總想進去看一看,看到金光閃閃的佛像都會默默地流淚;每當聽到故事中對天國世界的描述,我就非常嚮往,在我個人的成長過程中,總會聽到一些有關佛教、道教或是基督教的修煉故事,生活中總有種莫名的虛幻感覺,總覺的這個社會好像不適合我。得法後我才意識到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在奠定我今天能得法,能夠堅定的走在修煉的路上。弟子在這裏叩謝師恩,感謝師尊為引導我得法所做的一切安排。

走出危險 回歸修煉

修煉中在向內找時發現有許多人心很頑固,每當找到了某個執著的根源,修過去舒了一口氣的時候,不久它又出現了,表現似乎和過去一模一樣。在我身上最突出的就是在大陸生活中養成的滿嘴「跑火車」的壞習慣,很多時候不自覺的就撒謊,遇到問題無論自己對錯,首先就是找各種理由、藉口或者乾脆胡編亂造為自己開脫。甚至在修煉中同修指出自己過錯時,也會想方設法鑽漏洞、借師父的話來開脫自己,像是在告訴對方:「我法理比你更明白,你不用多說了」,把同修堵得啞口無言,自己就沾沾自喜,覺的自己修的不錯。實質上已經遠遠脫離大法的標準了。

長期處於這種似是而非的狀態中,帶著各種人心看待各種事兒,逐漸的就變的「把生活中的苦當作對自己的不公」[1],離修煉人的標準越來越遠。再加上被常人社會上流行的外星人用來毀壞人類的東西,如電子遊戲、網絡小說、動漫、電影等等的吸引,自己也隨波逐流,表現越來越常人化,當看到同修的不足時,腦海中浮現出的不是師父對於這個問題的相關講法,而是對這個同修的大量的負面想法。眼睛裏看到的都是同修的不是,還拿別人的缺點和自己比,覺的自己修的挺好。有些時候做的比修煉前的自己還差。

例如,我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沉迷於遊戲、小說、電影和動漫所構築的一個虛幻的世界裏,那個時候的狀態就像是一個吸毒的癮君子,除了必要的吃飯與睡眠外,其它的一切時間、精力都投入到其中,課業及家庭關係搞得很緊張。自己明知道那個狀態非常危險,可就是走不出來。

那時的我喜歡玩戰爭遊戲,那完全是暴戾的魔性下的產物,玩那樣的東西會使人沉浸在破壞與殺戮的快感當中,魔性被不斷的加強與放大。那時還很喜歡看網絡小說,喜歡各種魔幻和玄幻。沉浸在對各種神秘的胡思亂想中。

雖然走到了危險的邊緣,好在一直沒有放棄修煉。不斷學法,師父也在不斷的點悟我,有一天終於悟到:無論小說裏寫的多玄,裏面人物的功能再厲害也比不過大法弟子發正念時的那一立掌;無論另外空間被描述的多精彩,也不如自己在打坐中天目偶然間看到的一點點。這時,突然覺的那些小說其實是多麼的枯燥乏味,那不都是常人亂編的東西嗎,怎能和實際修煉相比。明白了這些後,也就發現了小說中的字裏行間都充滿了邪黨文化和它那套鬥爭哲學。即使講到人性中善的一面,與對生活的美好嚮往,在變異觀念的影響下也面目皆非。

那時我還很愛看動漫,這是從小時候就不斷養成的執著,特別有些漫畫連載的時間非常長,總是看不到結局。每個星期該更新的時候心裏就像揣著個兔子一樣不斷猜測著劇情的發展,又不斷的加劇這種執著。

再說說色慾心。色慾在當今的西方社會簡直墮落到沒法形容的地步了。即使在芬蘭這個人們印象中有高度文明和道德的國家,實際情況也極其糟糕。在學校的生理健康課中我了解到,在芬蘭,三十五歲以下的男性,每七個就有一個曾經被檢測出性病。當我得知這個數據的時候內心似乎就要崩潰了!現在的人簡直沒救了!但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作為真正的大法弟子,自己能做的與眾不同,那真的是了不起!

在修去色慾的過程中,對我幫助最大的是明慧廣播裏的《神傳文化》節目。裏面介紹了古人是如何對待色慾的故事,以及傳統文化的諸多內涵。當清楚的了解了甚麼才是真正神給人規範的行為標準的時候,有了對比自然能夠把握好。

我誠懇的建議所有的小同修、少年同修、青年同修和家長同修都去聽一聽此節目。從正面的角度上去了解中國歷史中的帝王將相、才子佳人,即使不是修煉人,聽了也能夠給孩子們樹立起一個正的榜樣。這對修去當前青少年對各種明星偶像的執著和迷戀也很有好處。

平衡好修煉、學習和家庭之間的關係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還要在日常生活中平衡好修煉、學習和家庭之間的關係。這也是一個不容易的過程。

我是一個修煉人,是學生,我還是家中的大哥,有兩個年幼的弟弟。怎樣給兩個弟弟樹立一個好的榜樣就成了我修煉中要面對的問題。我發現,許多我自己執著的東西在弟弟們身上就幾乎都有表現,他們耍著賴很鬧心的時候,往往是我該向內找的時候。

在看著他們一天天長大的過程中我也體會到了為人父母的不易,看到了在這個過程中一點點產生的那種父母對孩子的親情的執著,要修掉在孩子一點點長大的過程中從情中派生出的各種執著當真不易。父親是同修。以前老是覺的他這不好,那不好,這不精進,那不精進,當真正站在父親的角度上去看待問題時,發現如果沒有很深的學法的基礎,想要修去對親情的執著真的很難。站在父母的角度,當你覺的自己付出了那麼多,可孩子卻這樣對你的時候,那種心情是甚麼樣的?在這種情況下割捨掉那顆執著心真的是很難的。

當體諒到父親的不易,思想中剩下的就是怎樣幫助父親在學法上突破,走出被親情所纏繞的狀態。以前覺的父親不精進的想法都煙消雲散了。為此,我和父親達成協議:每天早上四點起來學法一個小時,煉完動功後再去上學。

雖然到今天為止才堅持了一個星期,可我們都發現現在每個今天都變的比昨天更好。

整體提高了

我發現當能夠真正站在對方的基點上考慮問題的時候,隔閡、負面的想法都很快消失。不僅是家庭關係,同修之間也是如此。

舉一個過去的例子。那時A同修常和B同修發生矛盾。A是開餐館的,同時也是協調人。因為餐館工作的拖累,A在做證實大法的項目時常常顯得力不從心。B的性格比較急,做事風風火火的,一看到A的這種狀態就著急,因此A、B經常發生口角,有時表現的非常激烈。常常從一開始的不接受對方意見發展到專門找對方的不足。

圍繞著這個矛盾,漸漸的把所有的同修都卷了進去,那時候集體學法完了就變成「菜市場」。

先從我身上開始說。在矛盾剛剛開始的時候,我是抱著一種與我無關的態度。用人心想:他們都是一九九九年前就得法的老弟子,其中一個還是從勞教所的迫害中正念闖出來的呢,而我是才修煉了沒幾年的新人,沒甚麼資格去插手,也不關心。

隨著時間的推移事情愈演愈烈,我的想法就是:怎麼修煉人都是這個樣子?怎麼其他同修都怕引火燒身呢?師父不是在經文裏講過:「他的事就是你的事」[3]嗎?為甚麼大家都無動於衷?這樣,漸漸的我對參與集體學法的熱情不像以前那麼高了。有將近半年脫離了集體修煉環境。

從這件事我看到了自己的人心的這樣那樣的表現。儘管開始出現問題的時候,表現上是兩個同修互相之間的矛盾,實質上這是針對所有同修的人心來的。從法上來講,修煉人遇到問題首先想的就應該是向內找。最起碼要想想自己是否有類似的人心,有的話加緊改掉,沒有的話增強警惕,這是其一。

其二,事情過去後我們大家聚在一起專門就最近這段時期大家的表現展開了深入的交流。其中有幾個同修的發言對我很有啟發。

C同修說,當她一遇到問題的時候就在想:為甚麼會讓她遇到這樣的事兒?是不是她自己修的太差?不然的話在正法修煉那種慈悲祥和的能量場裏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兒?

C同修的交流使我感受到了她的善,當問題發生時她沒有去想別人的對錯而是第一時間向內找。

D同修與我很類似,是得法比較晚的學員。她的感受是這樣的:在我們互相之間表現出的那種強烈的人心使得很多包括D自己在內的西人同修非常反感。卻又因為語言的問題不好說甚麼。所以有的就不來參加集體學法了。

E同修緊接著D的話發表了自己的觀點:如果僅僅是因為看到別人的這種不足而不願意參加集體學法、交流,那麼只能說明這個同修修煉的決心不強,因為集體學法是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在我看來,來還是不來學法,這也是對修煉堅不堅定的考驗。修煉是修自己,怎能因為他人的表現而放棄修煉的決心呢?

在這三位同修發言後,幾乎所有的同修都輪流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針對這個問題,每個人從不同的角度談了自己的不同觀點和表現,找到自己的不足。

那次交流後大家都感到我們這個修煉的整體有了一個昇華。許多之前出現的隔閡儘管還沒有完全消失,但都變淡了許多。從最終的結果上看,儘管過程表現的激烈了點兒,但這確實是件好事兒。

警惕和否定舊勢力 走師父安排的路

從學法中我們知道了舊勢力對師父正法做了它們的非常系統的安排,表面上打著成就新宇宙大覺者的威德,實質上卻是乾著它們所想要的一切。那麼在我們的修煉過程當中如果不能通過從大法中證悟到的不同層次的法理來嚴格要求自己,那麼就會在不經意間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如果做錯了還不能意識到,那麼就會越來越偏離法的標準。

以我為例,我所找到的自己的根本執著是私。師父開示:「為私是過去宇宙的根本屬性,成住壞滅、生老病死也是因此屬性所帶來的必然性。」[4]那麼要達到師父要求的「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5],我們就需要識別「私」修去「私」。而識別它、分離它的法寶師父早就給了我們,即向內找。

我的體會,一個修煉人從不會向內找到會向內找,也就漸漸的在實修當中了。「私」是所有執著的根,隨著修煉去掉各種人心,私這個物質就在不斷的減少,直到最後完全把它修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師父為我們所安排的每一個考驗都是按照修煉人的各方面資質和能力安排的;在提高的過程當中只要我們去修,就肯定能修上來。

修煉人不可能一下子就證悟到佛的果位,但是在他不斷的修煉中會漸漸達到圓滿的標準。修煉不怕慢,就怕站。不怕我們一時過不去,就怕陷在執著中不想過、不想修。這樣看來師父為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確實是無比慈悲的,每一層次需要我們提高的地方都沒有超出我們能力的極限,也就是說我們只要想過,都能過得去。

這是指師父為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

那麼舊勢力安排的那一套東西又是甚麼呢?在我目前的層次看來,舊勢力出於私,根本就不想讓我們修上來,安排的都是毀滅性的巨難、巨關,表現在過關當中就像是把作為修煉人的正念、神的一面抑制的不管用,只讓人的一面去面對、去承受各種考驗。一個修煉的人,如果我們沒有了作為大法弟子的正念,那麼我們的承受力、忍耐力及各方面都與常人無異的,如此看來舊勢力的作為就是打著讓你悟更高的幌子,實際上根本沒想讓你修上去。作為一個修煉人,無論是自己該過的關還是舊勢力強加的難都是針對不同的人心而出現的,這樣說來,突破舊勢力干擾的最好辦法就是按照大法實修,加強學法升起正念來,如果我們沒有了所執著的、強烈的人心表現,那麼舊勢力就沒有漏洞可鑽了。

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們不能僅僅在事物的表面上認識,還要站在修煉者角度上去試著看事物的本質。就好比在修煉的初期我們把《轉法輪》當作一部教人做好人的書,而在修煉的過程中我們漸漸認識到這是一部上天的梯子。隨著不斷的修煉,我對《轉法輪》又有了新的認識:這是一本包括了從宇宙最根本到宇宙最表面、包括了一切的時間、空間、不同層次不同境界的生命與不同生命在不同層次所應當遵從、符合的不同層次的不同的法,涵蓋了所有佛道神所證悟到的一切一切……

隨著修煉的提高,我們對同一個法的認識在不斷的昇華。那麼在信心不足的時候我們就可以隨便拿一件事情想想,以前我們是怎麼認識的,現在的看法又是甚麼,從中我們會切切實實的體會到自己的提高,從而大大的鼓舞自己,增強修煉的信心和決心。

師父在不同時期的講法中談到過不同境界的生命對修煉的理解,那麼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修煉者,甚麼是我們的本質?我們生命的意義?我們所肩負的、承擔的又是甚麼?師尊在《甚麼是大法弟子》這篇經文裏已經很明確的告訴我們了:「你們是修煉人,這句話不是說你過去、曾經、或者是你的表現,這句話是說你的本質、你的生命的意義、你肩負的責任、你歷史的使命,這樣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6]

那麼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我們是否能回憶起師父講過的法?遇到自己過不去的魔難時,是否能想到請求師尊的加持,這就是信師信法在修煉中的具體體現。

以前,在我的修煉中我常常要求自己達到一思一念都符合法的要求,但是在遇到具體問題時往往都不盡人意。通過最近一段時間的強化學法,我悟到以前的那種狀態都是一種強求。如果能真正的把法理解透徹,自然而然能達到一思一念都符合法的標準,這也是修煉人目前心性所在境界的體現。我悟到修煉中的一切狀態都是隨著心性的提高自然發生的變化,如果只強化要求自己狀態的改變而不嚴格要求心性的提高,那麼只會適得其反。或許這就是師父所說的:「有心煉功,無心得功」[1]的深一層涵義吧。

隨著近期加強學法,我還體悟到大法修煉是嚴肅而又快速的。當需要提高層次的時候還抱著以前那種對待問題的心態,就很難提高上來。因為不同層次的標準是不斷提高的,不同層次對待同一個問題會有不同的要求。修煉人想要提高就必須改變對同一個問題的看法,高一層次的看法是低一層次的看法的昇華,比低一層次更接近宇宙的特性。

還要再說幾句

我是從沉迷於遊戲的狀態中走出來的,在那種很迷的狀態下根本聽不進去別人講的話,也難有主動學法的念頭,哪怕是把《轉法輪》放在鍵盤上了,可玩遊戲的心一上來就毫不猶豫的把書拿開接著玩。對處在這種狀態下的小弟子,作為家長同修或是朋友同修,在進行勸誡的時候如果能放下人的一切觀念,本著正念和對法的那種發自內心的相信以及修煉中修出的那種慈悲,真正能做到的話,效果絕對會不一樣。問題從兩方面看,一方面是小同修執著於電玩,另一方面又何嘗不是大同修執著於親情?雙方都作為修煉人,只要其中之一能做到完全符合法的標準要求,站在超出常人的層次上看待問題,那麼這件事情絕對會向好的一方面發展。

同理,對那些還在執著著電玩、小說、電影、動漫的同修,我想說的是:「大法修煉的機緣只有一次,在漫長的生命中我們都是為法而來的。為得這部法,生生世世我們吃了無數的苦,經歷了種種的考驗與魔難,才結下了與師父的聖緣。珍惜這最好的時光,珍惜這最後的機緣,珍惜與同修的緣份就是珍惜我們自己!精進吧!同修!精進吧!正法時期的大法徒!天國的眾生在期盼著我們的回歸,那才是我們真正的家!」

叩謝師恩!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