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車禍痊癒 感謝恩師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現在已有二十年了,這二十年師尊時刻在看護著我、保護著我。無論我做的好與不好,我都能體會到師尊就在身邊看護我、保護我。危險的事出現過多次,這裏只說今年正月十五,我出車禍的事。

今年正月十五我去同修家,回來的路上出了車禍。我當時一點印象也沒有了,等我醒來時(事後四天)躺在醫院裏,做了開顱手術。十七天後我就出院了。出院時大夫說:「你們要急著出院,這樣大的手術,這麼幾天就出院了。」一個月後去醫院複查,複查結果是:只有兩項血像不合格,其它都很好。是師父為我承受了,我自己一點痛苦的感覺都沒有,可把我的家人嚇壞了。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因我當時失去知覺,都是後來你一句他一句說的):當時我不知怎麼撞的車,就甚麼也不知道了。他們說把我拉到醫院,我甚麼個人信息也沒有,找不著家屬,護士就一個勁的問我「你是哪裏人,叫甚麼?」不知問了多長時間,我只說了一句「我是某村的,叫某某」,護士就用微信發出去了,最後還要接到的人快發。

大約兩個小時後,我大弟妹知道了,通知兩個女兒和二弟家、老妹夫,一大幫人全到醫院了,一看人不省人事,趕緊轉院去北京,沒到北京,到燕郊眼看就不行了,就拉到燕達醫院。等北京的大夫來不及了,該醫院的主任醫師做的開顱手術,術後住重症監護室,昏迷四天,兩個女兒兩個姑爺四個人輪班,不錯眼的看護著。到第四天下午五點多鐘我醒了,就感覺「唰」一下醒了,認識人了。女兒告訴我出車禍了。我問我衣服呢?女兒說:羽絨襖上都是血,沒法要就扔了,內衣也是血沒法脫,用剪子剪開的,下身衣服全尿濕了,都沒法要了。

後來大弟妹告訴我,術後第一次扶起我,吐了好多血,醫師就叫吃軟的東西,二弟說第二天從你嘴裏摳出血塊了,因此誰也不敢給我多吃。這幾天當地同修一天二十四小時接力為我發正念直到我醒來。

十七天我出院了。到家後大女兒非要給我請保姆,我知道這場車禍肯定不輕,不然大女兒不會非要給我請保姆,我堅決不讓。因我是修大法的,根本不用請保姆,我家務活都能幹,我的痛苦師父全都為我承受了,我除了頭不舒服,身體沒有一點難受的感覺,跟好人一樣,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並向內找,恢復的很快。

我找自己,為甚麼邪惡敢這樣向我下狠手,如果不是師父救我,我是活不過來的。

出事之前幾個月,由於我覺的幾個同修的某些行為實在不在法上,還指指點點,善意指出也不接受,因此我就不說了,他們那的學法點也不去了,形成了間隔,這時不知修自己,而只是看別人的不足,實際是我偏離了法,沒聽師父的話,還覺的自己在法上,出了這麼大的事才知道不找自己太可悲了。

通過這次教訓,我覺的放下了許多執著心,擴大了自己的容量,我覺的自己像變了個人似的,不再執著於別人的執著。儘量按法的要求去做,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對得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幫助我的同修!謝謝親人們的幫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