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常人觀念 母親闖過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二零一二年春天的一天,雨天路滑,七十九歲的媽媽走路不慎摔倒了,村裏接骨的人看後說:「右胳膊斷了,斷段兒都能摸到,快上醫院吧!」有人說:「用花椒水、蒜苗燒水蒸一蒸。」

我和母親都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沒有上醫院,我直接把她從老家接到我家。前四天,我真的就用蒜苗水、花椒水給媽媽用熱氣蒸,媽還說:「舒服。」我突然悟到說:「媽,咱倆都錯了,不在法上。修煉人是過關,這是舊勢力的迫害,要否定它。」我們多發正念,我有意在客廳煉功,靜功坐了三個小時。媽在我的帶動下,盤坐了兩個小時,該幹啥幹啥,不把自己當老人,也不把自己當病人。

一個月,母親就自己做飯生活了,並要求回老家住。老家街坊鄰居去看她,聽說沒上醫院,煉功就好了,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一二年七月的一天,我給母親打電話,聽她有氣無力的,我立即和丈夫開車回了老家,見門口有些圍觀的人。有人說:「這次老太太可不行了。」我一看,母親躺在床上。原來,四天前,她突然暈倒,半小時多才甦醒過來,隨後頭暈、乏力,站不起來,已經四天不吃不喝了。我對圍觀的人說:「我媽沒有事兒,到我家煉煉功就好了。」於是我又將母親接到城裏我的家。

路上,母親說要上醫院。我問了一下,知道母親在老家三件事兒做的不好,身邊經常有不聽真相的老太太拉母親去幹這幹那的,整天東家長西家短的嘮家常,也不修口,不符合法的行為太多。

我沒送她去醫院,攙扶她上了五樓我的家,丈夫(同修)說:「媽,現在擺在你面前有兩條路:一是上醫院打針、吃藥、住院;二是好好修煉大法,跟師父走。你選哪一條?」媽說:「我要跟師父修煉。」他說:「好,那我上班去。」丈夫走後,母親依然不吃不喝兩天。我意識到舊勢力想利用我媽干擾我做三件事,這絕對不可能。

我給媽媽講法理,鼓勵她坐起來,否定舊勢力。她倚著牆坐了起來。我也向內找,找出對媽很重的情。要放下情,用慈悲對待親人。我引導她和我一起學師父關於病業的法。

母親很消瘦,耳朵聽不清,眼睛模糊,連舌頭都發硬,說不清話。這時,我猶豫了,我還有修煉的妹妹,妹夫不修。告不告訴她?萬一媽有三長兩短。我在客廳、臥室間踱來踱去,幾分鐘後,我決定信師信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我開始大聲給母親讀法,盡可能讓她聽見,喚起她的正念,然後和她一起發正念二十分鐘。我燉好了土豆、芸豆,給媽盛了一小碗,拿了二兩饅頭,媽一會兒吃完了,說:「我好了。」我說:「媽,咱倆下樓轉一圈兒吧。」我攙著她下了五樓,圍著小區轉了一圈兒,大約有五百米路。回來時,媽自己上了五樓。從此,媽的身體完全正常了。

九月的一天,媽過生日,我們一家人回老家,村裏人見媽後說:「你變了,心態真好!」老家的月季花上還盛開了優曇婆羅花,讓村民們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一三年底,媽不慎又摔斷了左前臂,我用手摸到了她皮下的骨頭茬子,有兩塊小骨頭。有了上兩次的經驗,我鼓勵媽:「咱信師信法就好,這又是修煉路上的一關,是舊勢力幹的,咱不上醫院,你同意不?」媽媽點點頭。第二天,我到媽房間煉功,和媽發正念一個小時,天天堅持。頭兩天,媽看著我煉,說:「你能煉,俺也不能煉。」我說:「其實你能煉,你想煉就能煉。」第三天早晨起床前,媽感覺一隻大手在她骨頭斷處反覆理順,瞬間,媽媽感覺胳膊輕鬆了。我走到媽的房間準備煉功時發現,窗簾已經被媽拉開,她正在煉「佛展千手法」,那只斷了的胳膊「抻」的很直,抬的很高。

二十多天後,媽回老家,像往常一樣,用患肢拉風箱做飯,完全好了。

這次村裏圍觀的人更多了,有人驚呼:「法輪功學員胳膊斷了,不用上醫院,煉煉功就好了,神奇!」曾惡意構陷我媽的那位老共產邪黨員對我說:「我太佩服你媽了!」連一向不聽真相和我媽一起玩的老太太都親自登門,看看到底打沒打石膏,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並牢牢記住了:法輪大法好。

我們真心體會到:修煉就必須轉變常人的觀念,真正的信師信法,發正念非常靈驗,其實師父時時在我們眼前。以法為師,保持正念,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