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正念闖病業關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上午,我們五位同修到一個集市去發送明慧台曆,講真相勸三退,趕到家時十二點多了,吃個包子準備騎車到學法點時,突然心臟狂跳,心速每分鐘二百多次。

我立即警覺這是舊勢力的干擾,馬上發正念清除干擾並同時向內找:近一個階段台曆發的很順利,世人都要,三退也好講,不知不覺中產生了歡喜心,學法也少了,讓舊勢力鑽了空子。

可是心跳依舊二百多,一天、兩天、三天過去了,心速一直沒有降下來。老伴看我很難受,有點急了,她想起了在二十年前我修煉前也是這個狀態,在醫院裏兩天沒好,醫院的院長知道後使勁摁我的兩個眼球,心跳就降下來了。老伴馬上打電話找到院長,說了情況,院長說「你趕快來吧」,兒子開車馬上把我送到醫院。

院長給我聽了聽說「你先做個心電圖吧。」一做心律每分鐘二百二十二次,院長說「你住院吧!」我說「我不住院」。兒子和院長說:「二十多年前,你給我爸治過很快就好了,你再給他治治吧。」院長說:「二十多年前你爸他年輕我能治,現在你爸年齡大了,我不能再動手給他治了,那樣做也很危險」。

在去醫院的途中我醒悟了:我這不是把它當成病了嗎?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了嗎?雖然不吃藥不打針,讓常人給我治,那是絕對不行的。我發了一念:院長你千萬別給我治。現在院長雖然沒給我治,可是卻讓我住院。這時我就開始和院長講真相:我煉了法輪功二十年了,從沒住過院,沒吃一片藥。院長說:「你煉甚麼功我不反對,可是有病就得治療,你不住院是很危險的,沒有等好的。」但我還是堅持回家。

回家後,四天、五天、八天,心臟跳動還是那樣快,八天裏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睡,只有大口喘氣,一放鬆好像呼吸就會停止。這時胃又開始痛並伴隨著流口水,疼了兩天兩宿。還有所謂的疝氣也出來湊熱鬧,在小腹右側鼓出來,足有幾斤重,排尿也很困難。最後導致全身浮腫,兩隻腳腫的像麵包一樣,鞋也穿不上,兩腿如同大象腿一樣粗,兩隻手也腫的很厲害,肚子、頭、臉都腫了,常人中有句話「腫到肚子就沒有救了」。兩條腿像冰一樣涼,兒子給我用熱水袋加溫,放一個不管用就又加了一個,剛放到被子裏就漏了。我馬上悟到我有漏,就說「都拿走吧,涼、熱都是好事,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呢,真正的煉功人是沒有病的,都是假相。」

再繼續向內找:難道我不是真修的?那麼為甚麼還去找人治呢?百分之百的聽師父的話了嗎?師父說:「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負擔很重,就使病情急劇的變化,往往都是這樣的。舉個例子,過去有個人,把他綁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說是要給他放血。然後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劃了一下(根本沒有放他的血),把自來水龍頭打開讓他聽滴嗒聲。他就以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會兒這個人就死了。其實根本就沒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來水,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1]假如當時有人告訴他是假的,是在做實驗,他可能死不了。我們是大法弟子,師父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們都是假相,是舊勢力所謂的考驗,目地就是不讓我們修成,毀掉我們,毀掉眾生,那麼我們為甚麼就不聽師父的呢?

一、舊勢力的邪惡安排

最近幾年,我親眼目睹了五、六位出現病業的同修離世。現在,我的症狀和他們一樣。一開始心臟不好,然後腳腫、腿腫,肚子腫,最後連頭都腫,呼吸困難。

有的同修不想再承受,動了人念,放棄修煉或上了醫院;有個女同修很精進,三件事做的很好,在十幾天內就去了三次醫院,說甚麼「怕死在家裏」,最後還是走了;一個男同修也是和我現在的情況一樣,他沒有去醫院,有一天早上吃飯時,他問老伴(也是同修):「老王,你看我能不能闖過去?」老王搖了搖頭說我看夠嗆,男同修把頭一歪就過去了,這時我也趕到了。還有一個女同修才五十多歲,出現病業後家人強行送醫院,往外拖她時,她手扒著門框說「我去醫院就回不來了」。結果在醫院一天就走了。

二、師父將計就計讓弟子提高

我體會到慈悲的師父將舊勢力給我設的生死關一分兩次讓弟子過。不久前,我經歷了一次車禍。一個外賣小哥騎電動車飛快的撞向了我,我倆同時重重的摔倒在地。我馬上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沒事,有師父保護呢,立即站起來。可是那個小伙子一看我被撞的那麼厲害,怕我訛他,他反倒躺在地上不起來了。我告訴他我不會訛他,他也不起來,後來馬路上的行人都看不過去了,指責他躺在地上裝死,他才起來騎上電動車風一樣的跑了。我回家後一看,腿被摔的都紫了,很痛。由於正念很足,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師父講:「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因為它們知道這個人你不叫他死,對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邪惡也只好不管他了。」[2]

聯想到這些,我就更不害怕了,想叫我和他們一樣那是不可能的。我看到了他們走的全過程,看到了他們修煉中的不足,最重要的就是沒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關鍵時刻打了折扣。到了極限時,生命到了生死關頭時,人心出來了,生死放不下,那麼舊勢力就讓他死,師父急也沒有辦法。

劫難中,來自親情的干擾也是很難擋住的。舊勢力利用親人,哭哭啼啼,軟的不行來硬的。兒子說:「再給你兩天時間,再不好就把你強行送醫院去。」兩天過去了還沒有好轉,兒子真叫來了他的同事,想把我架到車上送醫院。這時我也嚴肅向他們宣布:從現在開始,誰也不能再說醫院這兩個字,我有師父管我,你們都放心吧,十幾天沒去醫院都過來了,我已經是很超常了。有個親戚說「真的超常了」。

進一步向內找後,我堅信有師在有法在我能闖過去。

十三天後,心跳降到每分鐘一百五十次,到第十六天降到一百一十次,再後來降到九十幾次、八十幾次,能睡覺、能吃飯了,只是身體的浮腫還沒有消。我知道舊勢力是按它們的程序在迫害我,我就是不聽那一套,全盤否定舊勢力。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聽師父的話繼續向內找,又找到了安逸心、色心等等,這些年自己認為色慾心沒有了,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後,才知道嚴肅性,自己原來還有那麼多該去的東西。

到了第十八天中午發正念時,一坐下就感到很舒服,一會兒一個半小時就過去了,然後開始排尿。第一次有一刻鐘的時間,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呢。從這時起,每半小時一次,連續四天四宿,浮腫全消失了。前後二十一天完全正常了。

親朋好友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都說「不可思議」。大姑娘也請了《轉法輪》,跟著我學了煉功動作,兒子、兒媳也想學法煉功,他們都寫了嚴正聲明。

這次闖關首先感恩師父!感謝對我付出的同修!關鍵時刻給我的鼓勵,加強了我的正念,今後只有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