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實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我於一九九八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初就是認為大法太好了,一旦修煉了,沒有病又沒有人中執著的痛苦,那真是人中的大自在,那我不就真的太幸福了嗎?抱著這一念走入了修煉。

一路跌跌撞撞的,直到二零一零年母親(同修)的去世,在我痛苦的同時,知道了大法修煉是嚴肅的,來世的大願是助師正法,並不是為個人的解脫!漸漸的,身邊的年輕同修也有因迫害而去世的,這更讓我看清了修煉是容不得「私」在裏頭的,我該真正思考一下自己為何而修了。

修煉不是上保險

反思了自己修煉的根本執著,我開始回想這些年中遇到迫害和危險時,是怎樣走過來的?結論是:信師信法。

二零一七年的「敲門行動」波及的面較大,我也遇到了。四月末,第一次遇到倆人來敲門。那是我第一次見此片片警。我開了門,他說是「認識一下」,於是我讓他倆人進了客廳。

談話時,我發著正念讓自己的心穩下來。聽著他的程序式問話,如還煉不煉,與誰有來往等等,我從不直接正面回答,而是談訴江,談「自焚」謊言,談信仰無罪,談話中為了保證質量,他提出互相留個電話號碼,我大方的給了他。當他們起身離開時,我強調:希望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不希望還有下次。

當他們走後,我回顧自己的心態和那時的一思一念,我有保留自己的成份,因為在回答煉與不煉時,我說心裏始終是認同「真、善、忍」這三個字的。回答得不乾脆俐落,有保護自己的心。

八月初的一天,第二次來敲門,我開門見還是上次來的那倆人,但這次穿的是警服,還拿著一個兜。我見狀立刻一腳站到了房門外,沒讓他們進門。我說有甚麼事在門外說吧,他們見我不讓進門,表情有些不自然。談話時,我態度較上次強硬了一些。我說不讓進門,這是我的權利,信仰自由,不犯法,你不但不要敲我家門了,其他大法弟子的家門你們也不要敲了,因為修煉人都是最好的人,你要跟我說甚麼你在門外說吧,我聽著!

我講完了,他卻只是與我直視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過後只是語氣帶威脅式的說:「你這樣,我們也管不了了。」我進屋後,好像不知道在門外的這場正邪大戰是多長時間,對於我來說,如同是一瞬間,也好像是很久!

回屋後我檢查自己:有很強的爭鬥心,本意是不配合他們,以便讓他們少犯錯,可有很強烈的不耐煩的心,自己都明顯的感受到了。於是靜下心給自己發正念,同時也給這兩人發正念,希望他們要擺放好自己的位置。

之後的幾天,怕心總會浮上心頭,我在想:是甚麼讓我怕呢?是他們威脅我的那幾句話,還是懷疑那個拿手機的警察是不是給我錄音了還是照相了?等等。這顆疑心和怕心,時不時地浮上心頭,我知道自己有問題了,而這問題不是發自自己的真念,是舊勢力強加的,一次滲透一點,一點點的想打擊我的正念,我不能由其擺布,我要堅定正念正信。可是談何容易,五天的時間,一直在用意念主導自己的正念,上來怕心和疑心,我就說這不是我想的,我不要。

也許是師父看到了我想堅定的心,突然點悟我:訴江時家人代簽的保證也是需要聲明的!於是,我告訴自己,聲明要用真實姓名,你怕不怕?如果怕,你仍不能突破自我。你要當自己的家,做自己的主人。於是,我上網發了嚴正聲明,家人代簽的作廢,這些年不符合法的做法都一一聲明作廢,這份聲明經明慧同修修改後發表了。

我知道,我的怕心又減少了一些。怕心不那麼強烈,但現在還有。我仍需要堅持多學法,只有在大法中修煉才能修去這些執著。

家人、同修都是自己的一面鏡子

修煉路上沒有偶然的事,就看你悟不悟!我生活的圈子很小,平時也沒有甚麼朋友。基本都是家庭生活為主,兒子從小受到我的影響很深,可到大了卻在學校教育下成了反派!為此,我著急,也擔憂,孩子這樣下去可怎麼好!不但在認同大法上有嚴重問題,在生活上、待人接物上,也都是很出格的,有時表現出來很不講理,也很冷漠。我不知道自己出了甚麼問題,他會這樣不自立自強。

回想一下,我知道了原因,訴江被綁架那天,孩子期末考試在家,目睹了這一過程。一七年的兩次「敲門行動」他也都在家。可這些,我都堂堂正正走過來了啊,我與到訪的兩個警察的談話,他也都聽到了啊,為甚麼還會這樣呢?原來,我沒有換位思考:孩子本身從小就聽話,各種規矩都遵守;我自認為自己沒錯,卻沒體諒他的心境。在他眼裏,「媽媽總讓人找,這就是她的錯!」

生活上不自強自立,也是我平時很少教他做家務,很少與他溝通。我覺的孩子應該從小自然成長,父母的言行孩子看在眼裏自然會懂得怎樣為人處事,這些根本不用囉嗦著說太多。而我這「自然成長」的法則,卻沒培養出一個懂事自立的兒子。當我還在強調孩子的不懂事時,我就已經在與他爭對錯了。可師父說「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

比如,孩子過馬路時,總是走斑馬線,看綠燈,而我總是隨意走,就近就過,有燈也走,跟孩子一比,我太不守規矩了!小而言之,是不拘小節,大了說,是不遵守交通規則,素質太差。

當我懂得遇事向內找時,孩子也轉變了許多。假期還學著做飯,還主動幫我提重物,輕的物品讓我拿。

今年偶然與一同修結緣,看到同修,我感到我倆性格太相似了:說話直接,不懂得替別人考慮,總是自以為是。我知道,同修是自己的一面鏡子,看到同修說的,做的,我就反思自己,同時也提醒同修凡事不要急躁,要穩住心,再大的事,再難的事,也不要急,因為急躁是很難成事的。

我很珍惜這位同修,師父讓我倆比學比修,真的很好。她修煉上的精進,是我要學習的。

以上是自己這一年來的兩點小體會,懇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