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到了 眩暈症也消失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九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七十七歲。修煉大法後,多方治療都不見好的風濕病、關節病、胃病都好了,深感大法偉大,師父偉大。

然而最近一段時間,我出現了幾次眩暈,天昏地轉,不敢睜眼,還伴隨著出一身冷汗,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動。幾次過後,總有好像「大限」已到的感覺。開始想入非非:想父親是七十五歲過世,想和我同一天生日的哥哥也是七十七歲走的,我能不能也……

這種想法持續了一段時間,致使頭腦總是不清醒又不自知,苦於找不到根源。後來終於通過背法狀態明顯好轉,因為師父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

過程是這樣的:有一天我突然想,自己學這麼多年法,但是一遍都沒背下來過,而有的同修則已背過多遍,差距多大呀。我怎麼能走呢?舊勢力就是讓大法弟子半途而廢,我這不是上了舊勢力的圈套嗎?所以我從去年十一月十日開始背法,現在背到了第七講。通過背法,對師父說的「老、病、死也是一種魔,但這也是維護宇宙特性而生的」[2],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我悟到老、病、死既然是一種魔,那它不是我生來的屬性,不是真我而是假我,應該根除。

就「老」來說,我隨著年齡的增長,覺得自己真老了(頭髮掉成了禿頂,聽力下降,步履蹣跚,別人總問我八十幾了)。後來通過學法知道了「佛是相當神聖莊嚴的,多數都是相當年輕、相當漂亮的,因為越往高越美好。看上去那個真實的阿彌陀佛就像二十歲左右的樣子,觀音菩薩就十七、八歲的樣子,大勢至就是十五、六歲的樣子。」[3]那麼我的元神也不老。想到這,頓感自己年輕了許多,從而增添了許多生機和活力。

就「病」而言:修煉人本來是沒有病的,那病其實就是業力。你老認為自己是得病了,那病就會壓進去啊。我因為眩暈而害怕眩暈(至於為甚麼眩暈是有自己心性上的原因,找到就已解決了),不敢下樓去,不敢和朋友聚會,怕在外面眩暈了不好辦而在家還能好一些,才致使眩暈多次發作,其實怕就是執著,不是病你怕甚麼啊?師父在講法中說:「有些人修煉他覺的難很大,其實並不大。你越覺的它大的時候,它就變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的甚麼也不是了,保證是這樣的。」[4]我一這樣想的時候眩暈就不翼而飛了。

至於說「死」,師父是這樣說的:「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5]「那麼修煉中當你真正認識到法的時候你甚麼心都能放下了:哎呀我都得了法了,我甚麼都不怕了,死就死了,死了我也得了法了,死了我還能怎麼樣?也下不了地獄呀,對不對?我都得了法了嘛。那這個人的生命危險就沒有了,病也沒有了,(鼓掌)因為他是真正的修煉人所表現出來的思想狀態,他真正的認識到、提高上來了,甚麼心都放下了,最起碼在這一點上超越了人,人的境界走過去了。病是常人得的,治病的心放下了,他的病也就好了。」[5]悟到老、病、死是一種魔了,我的眩暈也就消亡了。我深深體會到了,多學法,學好法,信師信法,才能穩健的走在神的路上。

具體有三點體會:

必須堅定不移的信師信法,才能體會到法的威力,不能又想當神,又想抓著人不放;心一定要正,一定要有正念,把自己當成真正的修煉人;要多發正念,清除干擾。

感恩師父讓我渡過了眩暈這一關,並以此文敬獻給和我有相似經歷的老年同修。最後以師父的一首詩與同修共勉:「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6]。希望我們在神的路上越走越佳。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