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歸大法走正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有一次和同修去掛真相橫幅,彩虹直接來到我們的面前,像一座透明七彩橋,熠熠生輝,美極了,我和同修都非常激動,是師父在鼓勵弟子。

有時別人走到我跟前說感覺很舒服,我就跟他們洪法,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煉功之後身體可好了,法輪大法是正法,叫他們做三退保平安,記住「法輪大法好」。有一次和同修結伴在堤上跟人講真相,我們講完走出不遠就聽後面人說,那倆人是菩薩啊!

我是二零零零年迫害最嚴重時走進大法修煉的。那時,邪黨電視上天天播謊言,我也不看。一天我遇到一位大法弟子,我在她身邊感覺很舒服,我就問她,她說她是學法輪功的,大法是正法,不要聽信電視上的謊言。我聽了就想學,她說把書借給我看三個月,我說不行這麼厚的書,我又認不得幾個字,她又說那就半年,我說半年也不行。後來,這邊協調同修聽說我要進來學大法,專門給我請了書。

(一)闖過家庭魔難

我把書放在背包裏幾個月。後來老伴知道了,他暴跳如雷,不准我煉,要撕書,我到廚房拿最重的菜刀往他面前一放說:你今天把我砍死了我就不看這書,你不砍死我,我永遠看這書。這樣第一關我闖過來了。

我跟師父有緣,迫害那麼嚴重,師父也沒落下我,讓我有緣得大法,謝謝師父!

我是後來組合的家庭,老伴不支持我煉功。自我走進大法,三年中沒一天不被他打罵,不是擰就是踢的,雙臂伸出來都像是紫甘蔗,夏天不敢穿裙子,他還用筷子在廁所撬糞垢往我嘴裏塞,我發正念滅他背後的邪惡,他就用煙頭燙我的臉,冬天用冷水澆我,夏天用開水燙我,在家裏三年就沒斷過輕傷。老伴雖打罵我,但我不認識字問他,他也教我。他只會查四角字典,到處去買也沒買到,後來女兒給我找來一本,女兒因此還得了福報,她以前老肚子疼,自那以後就不再疼了。

有一次我正盤腿看書,老伴從床上起來對著我就準備小便,我說你邪了,他就跑去想弄師父的法像,法像放的高,他就搭梯子爬,我就拽著他把他按在椅子上,他就在椅子上坐了三天三夜,頭腫的像簸箕大,嘴唇腫的翻出來。還一次老伴在地上爬來爬去幾天,嘴裏還哼哼,說:我娘供了四十多年的東西現在進不來。我說:原來是你這個東西。但是婆婆不讓處理。後來老伴病倒在床上躺了三年,我白天出去講真相,晚上煉功,又要照顧他,整晚基本沒怎麼睡覺。老伴去世後,老伴的兒子又來迫害我,不讓我住老伴的房子,要讓我搬出去,三番五次來撬房子,把鞋子放在我樓板的經書上。我一直走的正,沒和他發生衝突、也不恨他,我知道是讓我過關的。後來他兒子四十多歲就得病離世了。

(二)講真相風雨無阻

我帶孫子從小帶到四歲,他媽媽才接他回去。不管颳風下雨,酷暑嚴寒我都背著他出去發資料講真相,風裏來雨裏去的他也不生病,連感冒都沒有。現在都十六歲上中學了,說在學校吃不飽,我每天給他送飯,早晨和同修講真相後,回家就做好飯給他送去,一路上在車上講、在車站講,突破了一些關,在學校也能講真相了。孫子也非常支持大法。

我回娘家講真相,那邊村和村之間隔的遠,大概有三百多戶人家,沒有大法弟子,我想我有責任去救度他們,我請同修騎摩托帶我去,每次背一大包資料每家每戶送到,碰到人就講真相,娘家村子人都知道,說某某家姑娘又給我們送真相來了。

我被非法關押過四次,每次師父都看護著我,時間不長就出來了,又匯入助師救人的洪流中。一次在看守所幾天我就聽見耳邊三聲「回家」,我說我要回家了,同號的人還不信,第二天我兒子接我回家。有一次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身上還有幾張大的不乾膠沒貼完,被搜出來,他們說怎麼身上帶幾張白紙,上面明明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就是看不見,他們又叫其他人來看,也說是白紙。

還一次我被非法關押,幾個人來整我,又是拖又是拽又是踢,我大聲背師父的法「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1]。他們說:你還想成神。我說:是。他們又問:為甚麼老發資料?我說:共產黨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只要一天不停止迫害,我就要發資料。他們說:你永遠別到我們這來了。

有一次沒守住心性、生出了怕心,被非法關押並罰款五千元錢,回家後近半年腿抖,我也不管它,我就晚上出去發資料。後來多學法,發正念清除怕心,逐漸白天走出去講真相了。二零一五年訴江,我郵遞了訴江狀,並把罰款的五千元錢要回來了。

(三)正念清除魔的干擾

老伴去世後,我家成立了學法點,不管邪惡如何瘋狂,我和同修們一直維持著這個學法點。我們一起學法一起交流切磋,配合講真相救人,共同精進。

過心性關有時守的不好,一次同修在我面前說另一同修這不好那不好,這同修在我的耳邊叨叨叨,叨了一個星期,我忍啊忍,最後一下沒忍住爆發出來,大聲數落他的不是,陳芝麻爛穀子都抖摟出來,這一下心性掉下去了。一個星期頭腦發昏看不了書也煉不了功,干擾非常大,我逼著自己一定要看書,思想業不讓我看,我非要看。我求師父,弟子沒守住心性,同修是來幫我提高心性的,我沒忍住,和同修幹起來了,心性掉下去了,師父啊,我要好好修啊,我一定要爬起來。在夢中三個同修又來數落我的不是,我說這是我的關。

一同修過病業關時,我去她家幫著發正念,幾個同修圍著她白天晚上都發正念,同修暈死過去幾次,後來闖過來了。幾個星期後我回家,魔來干擾我。第一天晚上做夢,一個聲音說:又要來考驗你。我說:你不配,只有我師父來考我。第二天晚上又做夢,夢見像過世的母親睡在我身邊,我說:你不是我母親,生我元神的才是我母親,你走。第三晚又做夢一個聲音說:要你死。我說:我死不了,我是修大法的。第四晚又一聲音說:你師父不要你。我說:我師父肯定要我,解體你,滅你。第五天早上六點發正念,一個聲音在我手邊說:死死死。我說:你死,滅你。第六天我煉功時,魔又來干擾不讓我煉功,我煉抱輪時,壓我的手,感覺萬斤重,我打坐時,又來壓我的背,我直不起腰。我喊:師父,快來救弟子呀!瞬間魔就消失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就在我身邊,那魔甚麼也不是。

走進大法十八年,學法都是雙盤,散開都不舒服,講真相救人風雨無阻,過年也不間斷。我就聽師父的,不管走到哪裏心裏想著都是救人,把救人放在首位。過程中有心酸,也有不被人理解的委屈,但更多的是看到眾生得救的喜悅和欣慰。

從小在苦水中泡大、不認幾個字的我到現在能流利的通讀大法所有經文,師父把我撈起洗淨又讓我走在成神的路上,能在大法中修煉當大法弟子多麼幸運!

師父說:「珍惜這萬古機緣!珍惜這修煉的機會!珍惜你們走過的路!師父在最後等著你們!」[2] 我要走正路,跟師父回家。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