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是一面鏡子 照出了我的不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四月十日,我和老伴(同修)像往常一樣看《明慧週刊》,我讀她聽,看完了《黑窩中得法 正念中背法》一文後,同修信師信法,深深打動了我。我看到同修在極其邪惡的環境下與大法結了緣,成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走上修煉後,對大法那樣虔誠,背法那樣認真。在短短的時間裏,背熟了《轉法輪》的四分之三、《精進要旨》和《精進要旨二》的內容,《精進要旨三》的部份內容和《洪吟》一百五十多首。並在惡警管控極嚴的情況下,靠正念一次次闖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關,得到了神聖的大法。

在讀此文的過程中,我痛悔不已。有時泣不成聲,只得停停再讀,一篇短文我竟讀了四十多分鐘。同修的經歷對我震動很大,如同一面鏡子照出了我的不足,衝擊著我這個怕心太重、不爭氣的弟子,深深感到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尊,對不起救度眾生的大法。以後又讀了數遍。在這期間對照自己的修煉歷程,找到了平時找不到或不太重視的執著和差距。這些執著和差距麻痺了我,成了我的一個包袱使我不能精進。

黑窩裏得法的同修是有大緣份的,當她學同修抄的師父的經文或講法時,師父就以一個中年男子很好聽的聲音讀給她聽,她從此走上大法修煉。和同修一樣,我也是有緣份的一個,在師父的指引和點悟下,我參加了師父在石家莊和濟南的兩期面授班,多次和師父合影。師父還為我老伴糾正過動作,我以此為榮,感到無比榮幸和自豪。

都是有緣於大法的,都是師父的弟子,但和同修比,我感到自己太差勁了。雖然在邪惡迫害後,自己也出去講真相、發資料、勸三退、學法煉功、發正念,天天不落,自以為做的可以。但讀了同修的文章後,深深感到差距太大了,以往還不悟,不嚴格要求自己,其實師父前些年就點悟我了,只是自己當時沒有嚴肅去對待。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次夢中我登上了一條很大的法船,法船上有一把椅子(不是常人中的椅子,實際就是一個座位),當我在座位上坐下來,法船就起航了,飛得老高老高,我看到了大半個地球,青藏高原那邊五彩斑斕,賞心悅目。當我醒後,夢中情景歷歷在目。我反覆悟,此夢師父點悟我甚麼(法船上為甚麼只有我一個人?悟來悟去就是我救人少了,應該得救的人還沒有救上來。從此以後我就抓緊時間救人,這期間也確實勸退了一些人,在我修煉狀態好時,確實是講一個、退一個,有的做了三退接到真相資料後還多次說謝謝。但比精進的同修相差太遠了。有一個女同修這些年天天在外面講真相,明真相後三退的人接近三萬,且遇到警察要抓她也不害怕,她就抱著一顆救人的心在救眾生,抓她的警察不但不抓她,反而相信了大法,做了三退。而我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出去的時間就少了,即使出去也得首先觀察一下這個人是否是壞人,認為此人可救才救他。

這些年學法的時間也不少,為甚麼就做不好呢?究其原因就是法沒學好。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法學了,法理也清楚,就是關鍵時候做不到。實際就是信師信法的成度不夠,同修在獄中在警察襲擊的情況下,明明被子裏、口袋裏,有他們要搜的東西,就憑著對師父的堅信,一心一意發正念,師父就幫助她一次一次度過難關,如果我也能像她一樣信師信法做到那種成度,還考慮甚麼敏感不敏感日嗎?

同修就是一面鏡子,照出了我的不足,也驚醒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這末劫末法最後的時刻,我要多學法,學好法,多救人,儘快將自己的一些不符合法的執著,觀念去掉,做一個正法時期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