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病業假相 母女共同闖關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我和母親都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我們也遭受了迫害。曾一度迷茫,消沉,差一點錯過了這萬古機緣,是師父沒有放棄我們這些迷失了的弟子,叫同修叫醒我們,跟上正法進程,走向回歸之路。用盡人間的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救度我們的感恩之心。

我母親今年八十八歲,有五個兒女,因我們母女倆是修煉人,所以母親在我家住的時間很長。修煉之前,母親身患多種疾病,尤其是冠心病、氣管炎、哮喘最為嚴重,用她自己的話說:「我身上哪都疼」。修煉後不知不覺甚麼病都沒有了,真是無病一身輕。那麼大歲數了,走起路來十分輕快,誰見到她都說:「您身體怎麼這麼好啊!」她說:「我是煉了法輪功之後,身體才這樣結實的!你要聽我的,你有空也常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會得福報的。」母親一天沒事就聽師父講法,一天要發好幾次正念,早晨全球大法弟子一起煉功從來不誤。

師父講過:「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1],看你能不能悟到。這兩年母親平時裏還挺好的,可是一到年關就出現病業假相(感冒、咳嗽)。常人把過年看的很重,尤其在女兒家過年,母親也很害怕這種消業現象。因為一出現感冒咳嗽症狀,我的不修煉的丈夫就會把準備好的一堆藥拿來,說:「媽,趕緊吃吧,過年要好好的。」還說我:「這麼大歲數的老太太都咳嗽成這樣了你怎麼不管管?!」兄弟姐姐都來看母親了,丈夫說了我一堆的不是:「老太太病成甚麼樣了也不往醫院送。」

今年又出現這種病業假相,越害怕咳出聲來咳的越重,越是怕吃藥,就越讓你吃藥,怕心造成了症狀越來越重,晚上哼哼聲不斷,氣管裏發出滋滋的聲音,好像真成了病人。我和母親交流說:「您怕了嗎?」她說:「我不怕,只是難受。」我說:「我們有師父,這都是假相,只要正念足都能過的去的。」我給她念師父的法「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沒有人強迫你、逼著你修的,修不修是你個人的問題,也就是說,你要走哪條路,你想要甚麼,你想得甚麼,誰也不會干涉你,只能勸善。」[1]她說:「我沒事,我不去醫院。」

過年家裏家外事很多,人情世故在這幾天也表現的是尤為濃厚,學法時間就少了,我的人心也往出冒了:「老娘在我家過年要有個好歹的,我丈夫也不會饒我,真出了事兄弟姐姐們要埋怨我怎麼辦?」心裏很鬧心,我意識到:自己該靜心學法了,為甚麼總出現這種干擾,不光是母親同修的問題,是有我該修的地方,該去的心。於是我靜下心來學法,發正念,向內找。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1] 「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1]「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1] 「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1]

我向內找,找出了執著常人生活的人心,有看不起老同修悟性低的心、急躁、不慈悲、利益之心,怕承擔責任,這全是出自私心,最根本的就是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我問自己:「你是真修弟子嗎?」我的心裏大聲的告訴自己,我要做師父的真修弟子,我要證實法,不能給世人造成不好的影響,堅信師父,把一切都交給師父,就走師父安排的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一切都是假相,母親同修不會有事的。

發完十二點正念,我安心睡覺。早晨三點半起床,母親梳洗完畢坐在床上等著我煉功,可是魔難還在繼續,母親煉動功站不住,氣管裏發出滋滋的聲音,嘴裏還說煉不了了。坐在床沿上等著。母親煉靜功坐一會,坐不了了,嘴裏還說煉不了了。我心不為所動,心不亂,從第一套到第五套,發完六點正念,全部在她面前煉完,明顯的感到她氣管裏發出的滋滋聲由強到弱再到消失。

第二天早晨煉功,我說:「您煉不煉?」她說「我煉!」一切正常。闖過了病業關!如果母親不是修煉人,不去醫院根本不可能,家裏的親朋好友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丈夫也不說話了。

經過這次病業關,我們母女倆都修去了很多的執著心,也真切的感受到了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只要我們做好三件事,時刻不忘自己是個修煉人,把自己全身心交給師父,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