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擺正基點 壞事變好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我今天想與同修們分享的是在如何面對中共邪黨的「敲門行動」中的一點心路歷程、個人體會和錘煉過程。寫出來拋磚引玉,以求共同提高。

按照師父的安排做就是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二零一七年六月下旬的一個上午,我正在離村相當遠的玉米田裏鋤草,一個陌生的電話打過來:「我是派出所的某某某,現在正在你家裏等你,請你儘快回來一下。」儘管我與對方從未謀面,但我知道他是派出所所長。

我有意識的跟他在電話裏周旋、拖延,用理智來加長緩衝餘地,大腦閃電般的思索著:我意識到這是邪黨的「敲門行動」來了,這是舊勢力假借所謂的「大檢驗」對大法弟子發起的騷擾迫害;是對師父正法的嚴重干擾;我們絕對不能承認它。我現在完全可以推說自己不在本地,拒絕會面、抵制騷擾,否定迫害。然而,給公檢法人員講真相救人是我由來已久的願望,苦於沒有合適機緣。今天他們送上門來,豈不是天賜良機?!我們是不承認舊勢力,但它們畢竟出現了,師父針對舊勢力的辦法就是將計就計。

隨之,師父的相關法理也湧上我的心頭:「當然修煉過程中,因為你要提升,肯定對你來講,對修煉人來講是有考驗的,做不好會不斷的有麻煩出現,做的好也會不斷的有修煉中的考驗出現。你們一概把它視為干擾,想為解決這個麻煩而解決這個麻煩,你就解決不了,因為那是為你提高而出現的。」「所以不要把所有的問題出現都當作是對你做正事的干擾,對自己學法在干擾,對自己講真相在干擾。不是的,問題的出現就是講真相的機會。」[1]

師父講:「我只是從修煉這個角度上講,真的心裏不裝著害怕,坦坦蕩蕩,做著該做的事情,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沒有害怕。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來了我給你講真相。真有這樣的大法弟子,結果警察都非常佩服,臨走還告訴你,注意安全啊。真的了不起。」[2]

師父的這些法理不就是針對我當前面對的問題的很明確的開示嗎?方向明確了,於是我就告訴對方:「你等著,我現在就回去。」

回家路上,我想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操控敲門警察的共產邪靈及其一切邪惡因素,可是,一開始思想怎麼也靜不下來,有一股力量潮水般向我襲來:「我是本地小範圍唯一的七﹒二零前的老弟子;家裏又是真相資料點;又承擔著本地區的協調重任;二零一五年實名訴江後,邪惡已把我當成重點。這次行動直奔我來,是不是衝著這些因素來的?會不會抄家?綁架?」「他打電話你就回去,是不是配合和服從邪惡的指使、命令?是不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道路?」「我現在騎著摩托車,還有機會和條件避開這個鋒芒。」「注意安全,避免和抵制迫害也是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種體現啊!也是為大法負責、為眾生負責呀!」

這些念頭衝擊和動搖著我的意志。我下意識的放慢車速,深刻向內找這些物質的來源之處和真正目地,發現只不過就是舊勢力想借助我心底隱藏的「怕」的物質和「私」的屬性,以此來達到阻撓、干擾、破壞我走師父所安排的講清真相、救度一切有緣人之路的邪惡企圖和目地。可惡的是,它還打著法理的旗號,何等狡猾險惡呀!

這時,師父的法也打入腦海:「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3]「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我在心底堅定的正告它們:「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家中珍藏的大法書籍是天書,是我們大法弟子攀登昇華的天梯,他包含著開天闢地、造化宇宙萬事萬物的根本法理;我家中的大法資料以及相關的所有設施、設備那是大法的珍貴資源,是賴以救度眾生的寶貝法器。哪一樣、哪一件也不是你舊勢力妄圖加以迫害、毀壞的所謂理由和證據!誰膽敢動一動,那就是極大的犯罪!你就是在自取毀滅!」

我堂堂正正回家去給找上門來的眾生講清真相,是大善之舉,這是在將計就計,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此正念一出,邪惡因素立刻消失遁形。到家時,我的心已趨平穩、雜念無存;暗暗求師尊加持來面對這場正邪較量。我已經沒有了被騷擾、歧視、迫害的思維概念,一心想的是慈悲救度。我與這些警察的關係就是救度和被救度的關係。

「他們(警察)是專門找你來聽課來了」

一條鄉間公路直穿村子而過,我家就在公路的邊上,周圍是各類門市部,門前空曠處是全村人喜歡聚集的場所,這一天和往常一樣。我經營的生意是短期季節性的,門市部大部份時間就是客廳。派出所所長帶著兩個陌生的便衣闖入我的客廳,外面的人都明白是衝著我的信仰來的,大家各自懷著不同的眼光在觀察、猜測、期待著這場戲的進展和結果。

我未修煉的妻子理智的把兩個陌生的不速之客限制性的讓在客廳就座,派出所所長在外面跟熟人們閒聊著甚麼。我一下車,所長就握住我的手說:「上面來了兩個人想要見見你,我只好引過來。」一邊進屋,我一邊說:「那好啊,你們想見我,我也想見你們,今兒個咱是既來之、則安之,要談咱可就要暢所欲言啊!」所長說:「那是,那是。」

那兩人中有一個是實名訴江後曾經實施綁架拘留過我的市國保大隊隊長。我握著他的手說:「小兄弟,怎麼又是你?」他深表尷尬的苦笑著說:「吃著這碗飯,上命難違,身不由己呀!」我心中不由的升起一絲憐憫之意,也不知是酸酸的、還是澀澀的。他們可憐呀!他當時聽過我講的真相,也能接受認同,當時他就說過這樣的話:「我們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告訴他「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故事和辦法,他深表贊同,也一直能保持消極被動態勢,只是得過且過、交差應付了事。在他的處境和境界也算難能可貴了。但我還是不失尊嚴的問道:「那這一位兄弟是誰?請報一報身份和尊姓大名。」所長代答:「是和某隊長一塊的某某某。」

我搬了一個凳子坐在客廳中央,面對著他們,正要開口講話,發現所長把一個手機一樣的物件舉在耳朵邊上對著我。我就正色道:「你這樣就不仗義了吧?!我把你們當作朋友和客人,未經我本人同意你就給我錄像,這可是侵犯人權的違法事呀!」所長急忙把那東西放在椅子上。但是我心裏也明白他沒有關掉錄音功能。我想,你錄音也正好,你的想法是要拿回去向上級彙報交差;而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在按照我們師父的囑託和安排完成著講真相救眾生的神聖使命;你的上級、你的領導、你的同事在我們眼裏也都是需要救度的可憐眾生。

他們的生命本質上也是想聽真相、想得救度的。而舊勢力利用中共邪黨用媒體造謠、栽贓誣陷等等卑鄙伎倆抹黑法輪大法,蒙受欺騙最厲害的是他們這個體制系統的人;與此同時江氏集團為鎮壓法輪功以上蒙下騙、威逼利誘等等手段把他們推向參與迫害大法的風口浪尖;而我們許多大法弟子在修煉層次的侷限下,對他們產生了不同程度的厭惡、怨恨、鄙視、恐懼、敵視等不正確心理狀態,不能夠把他們當成普通眾生來對待,對他們真正生命的未來來說,他們才是被迫害最深最重的人。

我講真相你偷偷的錄音,表面看也是舊勢力的圈套,而我的一念是:正好我講的真相可以通過你的錄音彙報傳播給更多的人,傳播的範圍越大越廣才越好呢。也就是你欲瞞天過海、彙報交差;我就借勢傳播、一箭雙雕。只不過是給我本次講真相提出了更高更嚴的要求和規格而已。

我針對他們所迷茫和執著的東西一針見血的說:「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造成了千古奇冤!共產黨在它的歷史上製造過許許多多的冤、假、錯案,就連它的國家主席也一夜之間就被打成叛徒、內奸、工賊而飽受非人折磨致死。當時的中共中央紅頭文件所列的罪證後來都成為栽贓陷害。歷次政治運動冤死數以千萬計的民族精英和有識之士。這是鐵的歷史事實,不容爭辯。一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毀壞了多少價值連城的文物古蹟;冤死、鬥死、打死多少文化精英;國家經濟瀕臨崩潰,民不聊生、人人自危;而其對我們中華民族造成的最大禍害是用馬列主義的邪惡理論,幾乎徹底摧毀了我們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導致人類的道德淪喪,這是造成現在天災人禍不斷、怪異疾病頻發、貪污腐敗泛濫、黃賭黑毒蔓延的真正根源。繼續這樣下去,人類實在危險。我們師父為了拯救人類,先從拯救人類的道德入手。我們法輪大法的最根本法理內涵就是『真善忍』這三個字。」說到這裏我回頭指了指正面牆壁上高懸的鏡框中鑲嵌的「真善忍好」四個大字。他們幾乎是不約而同的說:「真善忍那就是好啊。」

我接著講法輪大法洪傳,我不想給他們阻礙我講真相的插話機會,就一直不停頓的講。我以自己如何在中共基層體制中隨波逐流、沉迷賭博以致傾家蕩產,整個家庭面臨崩潰的情形下有緣得大法,在大法修煉中如何改邪歸正的親身經歷講述了大法能夠提高人的精神素質,能使人脫胎換骨、浪子回頭,告訴他們大法不僅能改變人的精神狀況、提升人的道德水準;在祛病健身方面更是有神奇的效果。

有一個聲音打斷我的講述:「無論你說法輪功怎麼好,國家既然定了是×教,那就是取締對像。」我說:「小兄弟你受騙了,咱先不評說一個無神論的政黨、政權有沒有資格和權力去認定和評判有神論信仰孰正孰邪的荒誕不經;就你現在查遍所有的正規的相關條文,也沒有哪一條明確規定法輪功是×教。」我針對他的疑問,系統講了這方面的真相,我告訴他們,「我真心為你們擔憂,你們縱然一下子不能完全相信天理昭彰、善惡報應的真實不虛,你們也應當看清現在的形勢變化,是走依法依憲的道路,還是繼續盲目跟著江澤民的迫害政策瞎跑?」

有一個人說:「煉法輪功為了強身健體、修心養性這是無可非議的,就是不該到處罵共產黨,還叫人們退黨,參與了政治,你要顛覆它的政權,它就要打壓你。」

我笑了笑說:「此言差矣!其一,我們法輪功是一個修煉團體,我們是身在紅塵、念在方外的修煉者,翻遍所有法輪大法的著作也找不到一處有關政治訴求和政治綱領的論述。再者,共產黨理論不是講『槍桿子裏面出政權』嗎?走遍世界各地,有誰見過法輪功搞過武裝力量?有過武器裝備?就是共產黨、江澤民十多年來對法輪功弟子實施群體滅絕的迫害,也沒有一例以肢體抗暴的過激行為發生。這是顛覆政權嗎?其二,我記不清我們師父的原話和出處,大意是:在不公正的對待下,讓人說話這是做人的最起碼權利吧。就比如:一個善良人遭受到栽贓誣陷、暴力侵害時喊冤呼救也犯法嗎?我們講述的是無端遭受迫害的事實真相,這也能叫罵人嗎?其三,共產黨本身就是個政治組織,我們勸人退黨是勸其退出政治,而不是參與政治。其四,我們是修煉人,我們是針對人體、生命、宇宙的運行規律來研究的。宇宙中的任何生命都在善惡有報、善惡必報這個宇宙規律與法則中制約著。我們講共產黨在歷史上對中華民族所犯下的罪惡,為了維護它們小集團的權力和利益,在和平時期迫害死無辜的中國人高達八千萬之多,這都是有歷史記載和事實根據的,特別是無端迫害死數以萬計的佛法修煉者,已經達到傷天害理、惡貫滿盈的地步,『天要滅中共』這是佛法天理的威嚴展現,是宇宙法則的客觀規律,是天象變化的必然。『三退保平安』是創世主對眾生的慈悲體現,是給被中共邪黨謊言毒害了的中華兒女的得救機緣。但是,我們的同胞們在無神論一言堂的洗腦灌輸下,不願意承認和接受這個事實,心裏有很多疑問。為了解答這些疑問,我們才告訴人們,法輪功是甚麼;共產黨是甚麼;共產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老天爺為甚麼要滅中共。就好比:有人看到了一個搖搖欲墜的高樓裏有很多沉醉迷夢的人,大聲呼喊他們趕快醒來逃離危樓,這本身是大善行為。可是,夢中人不相信,我們就告訴他們,這樓本身就是建立在沙灘上的豆腐渣工程,現在根基已經分化瓦解,樓身已經嚴重傾斜,如不趕緊逃離就會樓倒人亡。信不信由你,如何選擇由你,這是搞政治嗎?這樣的行大善者也該被迫害嗎?」

這時,他們站起來要走了,說:「好了,好了,你覺的好,就在家裏好好煉吧,別出去亂跑亂說。」我明白他們受錄音機的影響,說話特別謹慎。我一再熱情挽留讓他們吃頓家鄉特色飯,邊吃邊聊。他們說:「以後再說,以後再說。」

送走他們,我所關心的是在我門外看熱鬧的鄉親們會有甚麼波動和誤會。我需要藉機會進一步講一講。可他們說:「你和他們講的那些,我們也聽到了,他們是專門找你來聽課來了。」在我講的時候,家門大開著,窗戶也開著,他們是圍過來聽到了。

我這次講真相時,心態特別平穩,理智清醒、思維敏捷、口才超常發揮。深切的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加持著我,給我源源不斷的輸送能量、生慧增力,由衷的感恩師父。

觀念轉 關係變 環境寬

有了這第一次,我就趁熱打鐵尋機會專門去派出所找所長繼續給他講真相,並且送給他真相U盤,勸他三退,他說再想想看。因為我在大法中悟到,現在能來在世上的人都是師父的親人,警察也一樣。我們應當轉變觀念改善和他們的關係,把他們當朋友看,當親人看,用慈悲善念來救度他們。所長說:「我們之間本來就不應當是對立關係。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信仰問題是意識形態的問題,那誰也管不了。其實,我在局裏一直在為你們說好話。」

他們找我以後將近一個半月的時候,我們都以為那股邪風早刮過去了。一日所長給我打電話讓我過去一趟,大意說今天所裏就他一個人,想跟我談點事。我一去他就迎出來說:「快進,我已經把茶也給你沏好了。」像接待老朋友一樣。

坐下後他和我說:「你們這事我一直拖著,現在上面催的很緊。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帶人下去,一下去就不能是一個人,那樣會給村子裏的人們造成誤會和胡亂猜想,給你們家庭也會造成不必要的驚慌。我想你可以把我的電話號碼告訴你們那幾個人,讓他們跟我預約個時間來派出所會個面。我這件事不想告訴所裏其他人,就我一個人湊合把事辦了就行了。」我說:「恐怕人家不能配合。」他說:「反正我的職權範圍是抵制不住的,配合不配合是你們的事,我總得見著人才行,你們不來,那我也得下去。不過,這樣做是我的一點心意。」

我借便給他從法律角度和形勢發展角度講了相關真相。後來,他沒有親自來,打發了兩個小警察下來到各同修家走了一圈,連屋子也沒進,同修們在門外給他們說了大法如何好。他們所想要的信息大家都不予配合,也就草草收場了。我想,這也是他們在明白真相後自己所在境界中擺放自己的位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