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後在國保隊講真相十天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七年暑期,丈夫決定開車去一個千里之外的邊遠地區旅遊,我按照估計往返時間,帶上三百多份真相光盤和小冊子,準備一路講真相救人。在出來的路上,我順便往路邊一個小車上放了一本真相小冊子。沒想到竟然有監控攝像頭。傍晚回到賓館,聽到一陣敲門聲,開門後是一群警察說要進行危險品搜查,結果把我帶去的兩大包真相資料搜走了。

我被帶到當地公安局國保隊。他們開始詢問我是從哪地方來的?叫甚麼名字?資料是怎麼來的?我心很平靜坦然,我在想怎麼才能救了他們,保持著沉默。有個警察過來問我東西是怎麼來的?並說大法是×教等等。我馬上糾正他:「你錯了,法輪功是學真、善、忍的,不是×教,法輪功是正法,天安門自焚是造假。因為法輪功強身健體、提高心性、利國利民,短短七年就有一億人學,超過了共產黨員的人數,引起江澤民的嫉妒,才對法輪功進行的無辜迫害,如果法輪功不好有這麼多人學嗎?」

我反問那位問我的警察,請問你姓甚麼?叫甚麼名字?我也有權問清楚你是誰,而且我要看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的那個紅頭文件,結果那警察沒吭聲的走了。

不一會,進來了一個大聲的吼著要我說出資料是從哪裏來的警察,旁邊有個警察小聲告訴我說這是他們的公安局副局長。局長過來就抓住我肩頭上的衣服,用腳來絆我,我站不住要倒時,他又把我肩頭的衣服抓住,使我站穩,問我為甚麼要發這些資料?住哪裏?資料是哪裏來的?你看他們為你的事都休息不了,你也要為他們著想呀,還說是學真、善、忍的,你說的法輪功好,與我們了解到的都是反的。他們一個勁的催我快說資料是從哪裏來的?對我要做筆錄。

我看看地上的兩大包資料,想到師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心中充滿慈悲想救度他們的願望。我告訴了他們這些資料是我自己製作的,我告訴他們法輪功是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而修煉的高德佛法,這些光盤中就有揭露天安門自焚是造假的視頻錄像,將焦點訪談天安門自焚放成慢鏡頭,裏面漏洞百出。現政權沒有出台過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反而一上台就取消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勞教所,又出台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政策,全世界控告起訴江澤民……你們一定要看清形勢,我發資料也是為了揭露這場迫害,想讓你們了解真相,能明辨是非,今後能保平安。……在中國法輪功是合法的。這些真相資料都是真實的報導,是讓你們能明辨善惡,很珍貴的,放到那裏不看可惜了。

其中一個給我做筆錄的警察回答我:你的那些東西,我們每一個都要仔細看的。直到凌晨三點他們做完了筆錄,帶我去休息。在這個地方,沒有法輪功學員,他們也從來沒見過真相資料,見我真相資料這麼多,就當成一個大案要案,報到了省裏,省裏也非常重視。

第二天上午十點多鐘,國保隊的隊長及另一個警察將我帶到他們的會客室,告訴我一會我家人要來看我,派了一個警察來守我,國保隊隊長出門時還衝著我吼了一聲。

一個守住我的女警在低頭玩手機,我起身給她倒了一杯水,她見我給她倒水,友好的衝我笑笑,並說謝謝我了。這樣我倆的距離一下就拉近了許多,我接著剛才隊長說的話就告訴她,其實法輪功是正教,不是×教,我們法輪功是佛法修煉,學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學了讓人道德回升,我們師父要求我們與人發生矛盾都要無條件的向內找,找自己哪裏有不對的地方,還要把人的為私為我的心修去,修成先他後我,處處為他人著想的高境界,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中的好人。天安門自焚是造假。我那些資料內容就是揭露這場迫害的。

聽我這樣一說,那警察放下她手中玩的手機,抬起頭來說:哦,真的嗎?我們知道的都說法輪功是……你說說看。我接著說,你們是聽了共產黨的一面之詞,這是一場對無辜的法輪功的迫害,於是我給她講起了大法的美好,在全世界已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得各國政府和機構三千多獎項和支持的盛況;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以前身體不好,專家醫生要我今後吃藥比吃飯還重要,通過學煉法輪功後再沒吃過一顆藥,奇蹟般的好了。那警察聽後不停的發出「哦,哦,原來法輪功是好的呀」的感歎。

第二天一早,隊長來了,進門就叫我過來講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為甚麼要在這裏發放法輪功資料?我坐下來與他講開了真相,告訴他現在法輪功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和地區,就連西方發達國家監獄裏的犯人都學,學校的老師學生都在學,還有一些國家的警察也在學。學了真、善、忍是讓人道德回升的。現政府出台的新政策更改了原來的《警察辦案終身責任制》的內容,以前是上級的命令下級執行後不會承擔任何責任,現在的《警察辦案終身責任制》去掉了對警察的保護,就是說若下級執行了上級的錯誤命令的話,法律是要追究終身責任的。你看現在包括周永康、郭伯雄、李東生、薄熙來等這些高官,他們表面上是貪腐落馬,實際上是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拿去販賣遭報的,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們做了壞事,神目如電,他們是逃不過冥冥中天懲的。

聽到這,他說,這樣啊,我還不敢呢!我告訴他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他就舉起拳頭喊了起來。旁邊一位警察也跟著喊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那裏,我牢記師父說的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的教誨,慈悲的對待每一個到來的警察。國保隊長及副局長他們對我都很關心、客氣。進進出出的警察我都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他們也喜歡問和聽。隊長臨走時說了一句,我看你這人多好的,不是像說的你們法輪功不好嘛。

第二天上午副局長來了,輕言細語的問我:你腳腫沒有?還痛不痛?並說我這人性子急,你對我好,我比你對我還更好。我笑著回答,沒事,早忘了。

第三天上午,隊長一進門坐下他就說,我昨晚看了你手機,你手機裏的照片我看多數都是給老人照的相,你是個好人,他轉過臉給守我的那警察說,從來沒看見哪個兒媳婦對老人這麼好,她把我感動了。接著又對我說,你這個事情我們上面追得很緊,他們很重視,要大可以辦大,本來要給你辦成刑事案件,至少是五、六年的判刑,我若把你交上去我輕鬆得很,但是,我良心不忍,我還是想爭取給你最輕處理,就是辦個行政拘留就算了,我給我們在出差的正局長(也是政法委書記)打了個電話,說了你的情況,他也同意我的決定,叫我全權處理,下午我們要到檢察院為你的事找檢察長,我們給你盡力爭取從輕處理 。一會副局長來了,也笑瞇瞇的表達了這個意思。

下午,隊長回來了,他坐在沙發上,還沒等我說話,他突然舉起右拳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問他檢察院怎樣說?他說他把二零一七年出台的新政策找出來給檢察院的檢察長看,告知並商討他們的處理意見,檢察長同意了隊長從輕處理的建議:將對我刑事案件的處理改為了行政案件處理。本來定的是十五天行政拘留,經過隊長他們的爭取,就改為了十一天。

看到隊長的善心正確的擺放了生命位置,我雙手合十對他表示感謝,萬萬沒想到他說:「你不要感謝我,要感謝就感謝你們在美國的師父,是他對你的看護。」他說出這樣的話來,我知道他是一個與大法非常有緣的生命,也明白是師父安排我來這裏講真相救度這方生命的。

本來拘留是應該送拘留所的,隊長和局長他們研究決定還是讓我繼續在會客室居住到滿期,他們每天就派兩個警察輪流守我,我知道是師父安排這些警察來輪流聽真相得救度的。 這些警察都是信佛的,很善良,也喜歡聽我講,問我法輪功的事,聽過真相的警察一般都發出:哦,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啊的感歎聲。

一次,有一警察接到對方打來的電話,她回答對方說,她在守犯人,馬上這警察回頭就對我說,「對不起,你不是犯人,我說慣了。」這警察接完電話後,對我說,我們這裏犯人很多,我說慣了,你不是犯人,你不要多心喲。

一天晚上,兩個小警察來守我,其中一個小警察,她叫我姐姐,仔細的問我大法的情況。不一會副局長來了,坐在那裏認真的聽我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並不住的在點頭,一言不發,聽得很認真,最後只問了我一句話,你們那個退黨、退團、退隊是怎麼回事?

我告訴他:凡是入過黨、團、隊的人都要抹去無神論印記,才能保平安,請你思考,西方發達國家都相信神、連美國總統就職典禮都要手按聖經起誓,相信有上帝、相信人是神造的。我們古時候的皇帝都敬天信神,唯獨只有共產黨來後,給老百姓灌輸的是無神論、迷信, 你看,沒有哪個執政黨要讓老百姓從小入學開始,就要入隊,以後還要入團、入黨,讓我們舉起拳頭對它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把生命獻給它,所以凡是宣了誓的,就打上了無神論印記了。你看好多古今中外的預言家都談到今後人類有大災難的,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當災難來時,神怎麼會管無神論者呢?所以我們法輪功就是來告訴你們真相,讓你們退出黨、團、隊抹去無神論印記,把自己的生命拿回來保平安的。貴州有個風景區叫平塘縣,那裏一塊二億多年的大石頭,突然斷裂,剖面上竟然出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就是上天在告訴人們要退出共產黨的一切黨團隊組織,才能保命保平安的天機,我的那些光盤中就有藏字石的視頻,這個藏字石的字都是經過專家鑑定是天然的,而不是人工造假的。

聽到這,局長深深的點了幾個頭,我想提出讓他三退,但轉念一想還是分別給他們三退比較好,一會副局就起身走了,我馬上追出門去,想叫他三退,那個小警察追出來說:姐姐,我們不是套你話的,你放心,我們只是想更多的了解法輪功真相,你快進來吧,我們局長他也很好。這時局長就說,好好,我們明天再說。

第九天時,隊長告訴我上面對我這事盯得很緊,他怕上面下來給我再次審查,節外生枝,決定提前一天結束我的拘留期。他說已經電話通知我丈夫來接我了。在七月十五日這天,我丈夫和兒子從千里之外驅車來到此地,把我接出了國保隊。

從會客室出來後,隊長請我和丈夫兒子一起去他家做客,他說可能他前世欠了我的。是啊,我來到千里之外,奇蹟般的竟然在這裏的國保隊呆了十天,告訴了公安局國保隊的二十多個警察真相,這個緣份還淺嗎?在那裏和這些警察相處得像親人一樣,大家都依依不捨的和我留影有的還留下了聯繫電話。

遺憾的是,勸他們三退保平安時,都說他們是有信仰的,也有神佛管,入黨、團、隊那只是一個形式而已,不願表態三退,只有少數個別的已三退,不過他們轉變了對大法不好的觀念,明白了大法真相,給他們得救打下了基礎。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