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被動到主動給公檢法司人員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後,我被綁架過數次,還被判刑三年多,這些年一直被迫害的很嚴重。

1、找國保大隊長講真相

二零一三年,我又被綁架,同修陪家人找當地國保大隊長要人,把我營救了出來。回來後,我怕心非常重,拿手機打電話時手都哆嗦,心都在顫抖。雖然我有怕心,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我想這一定是舊勢力在放大我的怕心!只有多學法、多發正念才能突破邪惡的安排。師父講:「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那幾天我大量學法、集中精力發正念,清除自己的怕心和邪惡因素的干擾。

一天晚上發正念,我看到對面的牆上出現一條大約五米長、二米高的大黑狗,我對著它發出強大的正念,眼看這只大黑狗從嘴巴一直化到尾巴直到消失了,我悟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已經解體,同時師父也把我的怕心拿掉了,我感覺一身輕。

第二天我和另一位同修堂堂正正到國保大隊長家敲門,借表示感謝想給他講真相。一連去了三次,他都嚇的不敢給我開門,沒能給他當面講真相救了他,這是我的遺憾。

2、給派出所指導員講真相

我們當地一個縣派出所的指導員在我開飯店時經常來吃飯,所以很熟。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時,我多次進京護法,被當地公安局接回本地迫害時,他給了我很多關照。

十幾年過去了,也不知道他的消息。學習師父最新講法後,更加知道救度眾生的緊迫,我心急如焚,想救他,但不知他現在的情況、也不知道他的住址。

我去縣公安局打聽他的消息,來到公安局大門口,我說找某某。保安人員讓我給他打電話,我沒有他的電話號碼,正在為難之際,師父巧妙安排了一個老年警察從大門走出來,急忙向他打聽,他正好和我要找的人的爸爸一起工作,對他的情況也不太清楚,但他告訴我他老家在某某莊,不知道他老家還有沒有人,我想有一線希望也要救他。

多方打聽本地有四個叫這個名的莊,真是費盡周折,這裏就不詳述了,在師父的安排下終於找到他父母家,老倆口八十多歲了,我向老人說明來意,老太太說她兒子在某某鎮派出所當指導員,我給他打電話,有甚麼事你跟他說。電話接通後,彼此問好,告訴他明天我去所裏找他,謝過老人,往回返。顛簸一天,跑了二百里路程,總算找到他的下落了。

第二天,找兩個同修幫助發正念,坐車來到他所在的派出所,因為他前幾年常和法輪功學員打交道,明白真相,可是為了飯碗,不得不為邪黨賣命!勸他「三退」時,他有些猶豫,認為邪黨不會很快滅亡,等過兩年退休後再說吧。我說你看蘇聯多強大,一夜之間就解體了。中共邪黨滅亡那是天意,只有順從天意退出邪黨,才能保命,一旦哪天中共滅亡,此事也就結束了,你想過兩年再退,還來得及嗎?趕快退出吧!最終他答應了三退。

3、給縣人大副主任講真相

二零一七年夏季,縣檢察院非法起訴某大法弟子,我和同修們去近距離發正念。回來時,走到路邊的一個洗車房前,一眼看到縣人大副主任某某在那洗車,他也看見了我,四目相對,我馬上避開了目光,因為他迫害過我,我不想見他,對他還有怨恨心,恨他怎麼沒遭報,還提升了呢?腦海裏瞬間翻出一幕幕往事,那是二零零一年春,由他主辦的洗腦班綁架了當地包括我在內的二十多名大法弟子,每天讓同修看污衊大法的錄像、練軍姿、不讓睡覺,非常邪惡,想從中撈取政治資本,往上爬。同修們怎麼給他們講真相都不聽,在同修們集體絕食反迫害四天後,洗腦班解體,同修們被無條件釋放。

往前走近些,我和他再次四目相對,我看到他的眼神裏流露出一種無助、可憐、祈求的表情,瞬間,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特別是在正法期間,所有宇宙中的正負生命都想在這次正法中能夠被救度,包括最高的層層無量巨大的神,特別是它那些個世界的眾生,因此它們都在世間、三界之內插了一腳,它們能失去這萬劫不遇的救命機會嗎?你得救我,都說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現形式可不像世間的論理認識那樣的,求人時要很禮貌的、很謙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給你提供方便,可不是這個。在它們來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這層次才行,你得有這個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沒那個威德、你沒達到我那麼高,怎麼救我?那麼它就讓你摔跟頭、吃苦、去你的執著,然後把你的威德建立起來,你修煉到了哪個層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這麼幹。」[2]

他那祈求的眼神是要聽真相,讓我救他。以前他不聽真相,是因為我的層次低、慈悲心不夠、沒有那麼高的威德,救不了他。在這十八年的反迫害中,師父為每個大法弟子都建立了無比偉大的威德,現在是時候了,我一定要救他,慈悲心一出的同時,師父把我的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瞬間拿掉,我感到有無窮的能量在加持我,感到他就像我的親人一樣。

第三次對視時,我們的雙手已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寒暄幾句之後,我向他講真相,當一提到法輪功時,他立刻推開我的手說:「您有事忙,趕緊走吧。」我知道這是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不讓他得救,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說:「我不能走,我今天一定要給你講明白。」他不做聲了,默默的聽我講。我先講基本真相:「天安門自焚」偽案、一千四百例、大法洪傳世界、現政權老虎蒼蠅一起打,最後講到藏字石,勸他退黨。這時他伸出雙手再一次緊緊的握住我的手,上下抖動,非常激動的說:好!好!我也激動的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4、給派出所所長講真相

七月中旬,當地派出所三個警察來我家敲門騷擾,我把他們的警號記下來之後,正告他們,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然後向他們講真相,並給當頭的警察做了「三退」。

他們走後,我想這是大法弟子訴江以來,「兩高」的司法解釋出台後,又一輪對大法弟子的干擾與迫害!可是從另一角度看,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是不是想要得救呢?要給他們機會,三個警察的來訪,是所長安排的,我得找所長講真相。

那幾天我大量學法、背法,並打印一些真相資料,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號,我帶上真相資料,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在同修的正念配合下,我正念十足的走進派出所。

步入大廳,值班警察正處理別的事,我就坐在條椅上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此派出所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清除所長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讓他明真相、得救。此時我的身體像火球一樣熱,我真正的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我求師父讓所長在辦公室等著,不要出去。十幾分鐘後,我向警察說找所長,他說你給他打電話吧,他同意你才能上去!我就給所長打電話,電話接通後,他問誰呀?我告訴他姓名後,他愣了一下說:「我知道了,你上來吧。」我說:「你讓你的手下把門開開我才能上去呀。」他說:「你在下邊等一會,我馬上下去。」此時我感到了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眾生真的在等著我們救度呀!他明白的一面知道千萬年的等待,就等著這一刻呢,他要親自迎接大法弟子!

他下來後把我領到一個房間,說他太忙了,每天都有六、七十個案子要處理,隨手打開電腦,說:「你看昨天就有六十六個案子」。我說我今天來的目地就是想讓你了解法輪功……。剛說到這就來了干擾,有兩個女人來找所長問有關案子的事。所長給予答覆之後,這兩個人就是不走,沒完沒了的糾纏。我很著急,求師父幫助讓這兩個人快走,別耽誤我救人的正事。十分鐘過去了,她們還不走,這時所長對我說:「您去把角那個房間等我,那兒比較肅靜。」我進了那個房間,關上門,坐在椅子上發正念,可是心靜不下來,怨那兩個人不走,耽誤我正事、怨所長不攆她們走!又過了十多分鐘,所長才推門進來。寫到這裏,突然悟到,是我的善心不夠,師父講:「將來的生命是為他的、不是為私的。」[3]我不應該認為只有我的事是正事,其他人的事都是干擾,這是為私,如果我當時能夠心平氣和的為他人著想,放下自我、及時向內找,修去做事心、怨恨心、急躁心可能兩分鐘就解決問題了。感恩師父利用寫稿時去掉我隱蔽很深的心。

所長坐下後,我掏出準備好的真相資料,就像老師教小學生看圖識字一樣,手指著「天安門廣場自焚」真相圖片,一個一個揭露中共邪黨這個漏洞百出的造假宣傳。平時不愛說話的我,那天滔滔不絕的講了大約一個小時,所長默默的聽著。

我勸所長三退,我說:「現在有兩億七千萬人退出中共黨、團、隊。你是所長,你現在完全有權把我抓起來,他點點頭,可是我為甚麼還敢來這裏向你講真相、勸你退黨,是我師父慈悲眾生,讓我來救你呀!我是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的呀!趕快退出邪黨吧!說到此,我有些熱淚盈眶,可能是我的真誠感動了他,他默默地點了兩下頭。我真心祝福他得救了。

我又給他講了東德衛兵英格﹒亨裏奇用槍射殺正在爬上柏林牆企圖逃向自由的二十歲的青年克利斯的故事,告訴他:「對待法輪功的事情,你有槍口抬高一寸的權利。」他說:「槍口抬高一寸也得著點邊吧!」我說:「那你就向天上打吧!」他會心的笑了!

5、給政法委書記、綜治辦主任講真相

我想給當地的政法委書記講真相,就去鎮政府找他。星期一早八點,在同修正念配合下,我去鎮政府找這位書記,來到辦公室門前,還沒上班,就在外面等著,突然心怦怦跳了起來,我意識到這是怕心上來了,我想:「我是主佛的弟子,師父就在我身邊,我是來救人的,我做的事是最正的事,這怕心是我嗎?不是,是邪惡,它不讓我救這裏的眾生。」我立即發正念清除它,瞬間心平氣和,感謝師父為弟子拿掉這個怕心。

這時,有幾個人隨書記走了過來,我說:「你是某書記嗎?」他說是。我說:「我是某某。」他很驚訝的說:」呵,法輪功還找上門來了,怎麼樣,還煉嗎?」(他知道我的名字)我堅定的說:「煉,蹲三年半大獄都沒能阻止我修煉,現在環境寬鬆了,更要煉了!」我說:「我今天是來告訴你真相的。」他說:「我今天實在沒有時間,你看有好幾撥上訪民眾,我得處理,這樣吧,星期三下午我給你半天時間,咱倆好好盤盤道。「我說:「好,一言為定!」

星期三下午兩點,我帶著真相資料來找他,他說:「對不起,昨天夜裏一宿的暴風雨,把鐵路兩側村街的彩鋼活動房刮毀了很多,有的彩鋼板被刮到鐵路上,造成鐵路停運一個多小時,我要去解決活動房加固和拆遷的問題,你跟我們主任談吧!」並把主任介紹給我。

這位綜治辦主任很熱情,讓我坐下,給我沏了一杯茶,我倆攀談起來。他可能看過一些佛教的經書,對佛教很感興趣,我看他還有佛性在,就和他談論一些佛教的東西。十幾分鐘後,我想我不能被他牽著鼻子走,大法弟子是主角,我要主動出擊,就把真相資料送給他,他說:」我已經有了,是某某送給我的,你認識她嗎?」我說:「你看了嗎?他說:「明慧網的東西我不看,我只看我們上級發來的資料,法輪功好就在家煉,為甚麼非得在大街小巷到處粘貼不乾膠、發傳單呢;再說歷朝歷代哪有修煉人反對君主的;你們發《九評》、勸三退,這是搞政治;你們是在宣傳迷信;宣傳世界末日。」他像連珠炮一樣先發制人的提出五個問題。我知道這是他被中共幾十年洗腦後的結果,也是他不明真相的強大障礙。我剛要給他解答這些問題,來電話了,書記讓他也去處理問題,沒辦法,談話到此結束。

星期五這天晴空萬里,一場秋雨過後,悶熱的天氣涼快了許多。我又來到鎮政府,看到會議室外,有六輛警察專用摩托車。進入會議室,長條椅上坐著八個警察在玩手機,正好和我夜間夢到屋裏屋外到處都是蒼蠅、蟲子之類的場景一樣,當時發正念清除了。

進入裏間辦公室,主任等四人在各自的辦公桌前看電腦,看我進來問:「甚麼事?」我說:「法輪功的事。」他說:「咱們找個房間說話,別影響人家工作。」我倆進入另一房間坐下,我就詳細的給他講了他上次提出的五個疑問,又把《江澤民其人》一書,大概說了一下,他一直認真的聽著,並且想要此書看一看。

我接著說:「大法弟子發《九評》、勸三退不是搞政治,這是天意,是在救人,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驚現2﹒7億歲的世界奇觀,「中國共產黨亡」藏字石,沒有任何人工雕刻的痕跡,純屬天然形成。只有順天意而行,退出黨、團、隊,才能保命!舉個例子,一個人掉到水裏了,喊救命,你說是救他上岸呢?還是不理他呢?他怕我繞他,想了一下說,按常理還是應該救他。我說:「你說對了,我師父慈悲,讓我來救你的呀!現在已有兩億七千萬勇士退出中共黨、團、隊,你能不能得救,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說到此,我勸他三退,他說:「我吃著共產黨、喝著共產黨、共產黨給我開工資,讓我退黨,我做不到。」我聽後,非常難過,覺的自己沒做好,沒給他講明真相,就勸他三退,急於求成也是一顆人心呀,我正要接著講,他又來任務了,還得走,我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在干擾,不讓他得救。

第四次我又去了鎮政府,到辦公室一問,說是去北京接上訪人員了,得晚上回來。回家後,我向內找自己,是我起歡喜心了,前幾次的成功,自己飄飄然起來了,還到處宣說,這不是顯示心嗎,如果沒有師父呵護,別說救人,自己的安全也很難保證。並發現自己的善念、慈悲心不夠,沒能解體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而沒有使他得救,不過他能接受真相資料,想要破網軟件,要看《江澤民其人》,對於滿腦子黨文化的政府官員來說,已經有很大的突破了,今後我還要繼續找他。

6、講真相 案件柳暗花明

二零一六年我地有一名同修被綁架關押,同修們請了律師,但由於種種原因,案子進展的不樂觀,尤其是綁架同修的那位派出所所長表現的很邪惡(因為被綁架的同修控告了他,他心懷怨恨,叫囂一定要重判同修)。

為營救同修,更是利用這個機會救度公檢法司部門的眾生,經同修們切磋,決定去給那位派出所所長講真相。

同修J主動提出陪被綁架同修家屬去派出所講真相,J同修正念很足,去之前,她求師父讓派出所所有警察都來聽真相。(這位同修和家屬到派出所後,家屬很快就被轟出來了)師父慈悲,正如同修所願,進入派出所後,見所裏的三十多個警察都站在大廳裏像列隊迎接同修一樣(其實是師父安排他們來聽真相,表面空間的表現是所裏的警察為準備一個甚麼節目在集體背台詞),同修堂堂正正的大聲告訴所有警察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開始所長表現的非常邪惡,要綁架J同修,J同修堂堂正正的不停的講真相,邪惡因素不斷的在解體,所長也不再那麼邪惡,J同修還給三個警察做了三退。經過七個小時的正邪大戰,在師父的慈悲護佑下,J同修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在對被迫害同修最後一次非法庭審的前幾天,J同修和另外一位同修找到本案公訴人的家,和公訴人講真相,讓她不要參與對同修的迫害,公訴人表現的很害怕,一直不敢承認負責本案。到本案開庭時,之前的所有公訴人都換人了,同修們講真相起到了很大的震懾作用。

之後J同修和另一位同修配合去找本案的庭長及法院副院長講真相,結果家裏沒有人。J同修又和被迫害同修家屬再一次去找本案的庭長講真相,在他家門口從晚上五點一直守候到半夜十二點以後,庭長及家人很害怕,他們知道同修在門口守候,就一直不敢回家,期間同修離開一會到這位庭長的另一處住宅找他,他和家人看同修走開才開門回家。同修第二次返回後發現他家亮著燈,去敲門,他們嚇的馬上關燈,沒敢給同修開門。

非法庭審時,整個法庭只有律師的聲音,法院的工作人員都無精打采的,連結果都沒有就匆匆結束了庭審,過了幾天偷偷給同修宣判了一年刑期就草草結案(宣判時同修已被非法關十個多月,還有一個多月就期滿回家了,本來要對這位同修重判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