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新學員:也談修去對手機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日】從一九九六年母親修煉,我開始接觸到法輪大法,這些年也看過大法書,但並未實修過。每次身體不適,例如心跳過速、乳房出現腫塊等,我都會看書學法,病好了以後就又放下了,沒能堅持下來。

真正走回來是二零一七年初,我生完孩子之後,身心疲憊。因為生的女兒,丈夫不開心,自己又要強,最後心情抑鬱,和婆家人連摔帶吼,整日以淚洗面,無法排解。僅有的一絲正念告訴我只有大法才能救我,於是我又從新拿起了大法書。我如飢似渴,每天學習《轉法輪》,又用了一個多月把師父的四十多本講法和經文看了一遍,也知道如何去修煉了。期間我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頭疼、腰疼、眼花等月子病都好了,最重要的是我的情緒穩定了,待人也平和了。

這裏我想交流的是,我是如何修去對手機的執著的。我修煉之前是一個手機控,吃喝拉撒睡都抱著手機,用母親的話說,沒有見過我沒拿手機的時候。每天都看大量的娛樂新聞、電視劇。我懷孕的時候追劇,每天晚上從零點更新開始看,看到夜間兩點,結束後還要再看看微信、QQ、各種新聞……確定都沒有再更新的了,再睡覺,往往都是後半夜了。那時候頭總是暈暈的,記不住東西,熬的眼圈黑黑的,身體也變得虛弱,走快一點就喘。不管家人怎麼勸說,我知道不對,但是改不了。手機就像一根繩子牽著我的心,不斷的撩撥著我,令我深陷其中,無法控制自己。

修煉後,我決定戒掉手機。一開始是很難的,忍不住去翻看新聞和當時的熱播劇。我一狠心刪掉了視頻軟件和娛樂新聞軟件。這一下沒有能看的了,心裏沒著沒落的。然而很快注意又轉移到了網購上,各種購物軟件,比比這家看看那家,一上午的時間就過去了。後來我意識到這也是執著,好像是在做正事,我買東西呢,但依舊是對手機的執著。我又狠心的把幾個購物軟件都卸載了。這時,手機空多了,然而其它軟件一卸載,微信就凸顯出來了。又開始每天劃拉朋友圈、公共號,自己還註冊了公共號,在上面寫文章,求關注、求讚……現在回想起來這哪像個修煉人?!

後來有一天,我又和往常一樣打開手機點到朋友圈,突然發現朋友圈不見了,嚇了我一身冷汗,我知道這是師父點化我不能再玩微信了。我開始嘗試放下手機,可是太難了,還是不自覺的拿起來了,又點開微信,我竟然又找到了朋友圈的入口。這時我真的開始靜下來思考,我到底相信這是師父的點化,還是自己無意中設置的?最終我堅定了正念,堅信是師父的點化,這次我沒有打開朋友圈的入口。就這樣,手機慢慢的放下了。後來,手機真正的成為了工具:微信只用聊天功能、網購用最短時間挑選(幾分鐘)、打車、查路線……

今年暑假剛回到家,母親同修把明慧網《所有大法弟子須知》遞給我。當時大腦首先反應出來的就是抵制,逆反情緒,憤憤不平。剛畢業馬上到新的工作崗位,有近十個微信群每天在通知任務,還有以前的老師朋友聯繫我怎麼辦?孩子很可能就要回老家了,不能視頻了怎麼辦?婆家人本來就對我修煉不理解,這樣一來更說不清了……雖然自己知道這逆反情緒不是自己,可是壓下去了一會兒又返上來。母親和我交流說,她一看到通知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這是一次「決裂人」的機會,就像當初上訪一樣,敢不敢邁出這一步。刪除的時候心裏也很不捨,刪完之後瞬間心都放下了。我聽了很羨慕,也想像母親一樣「決裂人」。

然而還是放不下,後來又找其他上班的同修交流,同修說太難刪了,上級就是在微信上下發通知,只能是先用兩個手機,一個專門接打電話,一個上微信,慢慢再刪掉,她無奈的說自己這是在「打折扣」。我也開始想,要不我也再買個手機吧。這時《明慧週刊》連續兩期都有關於《須知》感想的文章,自己趕緊拿起來看,當時好像是很明白了,也雄心勃勃,準備刪掉微信、QQ,可是過一會兒又洩氣了。我也知道不能強為,所以一直沒有卸載。

一個月的假期過去了,馬上就要回單位,我心裏很急,再不卸載到單位更卸載不了了。我硬是要這樣做了,可是一邊刪,一邊還在冒常人的想法:微信刪了,萬一暴露了修煉人的身份怎麼辦?刪完之後不但沒輕鬆,頭腦中一團亂麻。到後來甚至開始懷疑師父懷疑法了!離開家最後一天,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痛哭,我不要邪悟,求師父救救我,然後開始發正念,感覺好一些了。當天晚上,我和母親學《轉法輪》的第九講,我頭腦中還是很亂,不能靜下心來。後來看著看著,一段法展現在我眼前:「可是你跳出常人的層次,在稍微高一點的層次中,你就會發現,常人所認識的這層理,往往都是錯的。」[1]一下子打到心靈深處。自己看過多次,也看到其他人交流過多次,但是沒有這麼深切的感受。

是啊,常人,那就是常人,所有從頭腦中反應出來的逆反的想法,都是常人的理,師父說了「往往都是錯的」[1]。接著又看到這一句:「常人覺的不可思議,常人不能理解煉功人,無法理解,思想境界差的太遠,拉開的層次太大了。」[1]我內心又受到了一陣衝擊,刪掉微信這件事,常人無法理解是因為「思想境界差的太遠,拉開的層次太大了」[1]。難道神做一件事情還需要常人的理解麼?!馬上又看到一句:「有的人乾脆怎麼講他也不相信,還是常人中的實惠。他抱著固有的觀念不放,而造成他不能夠相信。」[1]

此時,我深深的感到之前的動搖,都是因為固有觀念放不下才造成的。所以我堅定信念一定要放下。馬上又看到一句:「這一個理,有人一下子就認識了,而有人是慢慢悟到、認識的。怎麼悟還不行啊?一下子認識到更好,慢慢悟到了那也行,不都是悟了嗎?都是悟了,所以哪個也不錯。」[1]之前我一直怨自己不爭氣,為甚麼悟不到母親同修和交流文章中同修那樣的境界,別人一看就知道是「決裂人」,而我卻悟不到,還差點邪悟。師父像是在安慰、鼓勵弟子一樣,告訴我:「都是悟了,所以哪個也不錯」[1],我心裏感激的直想流淚。看到最後,師父說:「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師父又給我加油鼓氣,我自己心底默默的說:「能行!」此時心裏已是堅定無比,感覺刪除微信這件事情已是小之又小。

我又悟到,師父要求的都是對的,只是我們做的堅不堅定。刪除微信這件事情也是絕對正確的,這是外星人的科技,修煉人的使用在給它注入能量。而且,師父講:「廟裏邊修煉和在深山老林裏修煉,是讓你完全與常人社會隔絕,強制的讓你失去常人中的這顆心,從物質利益上不讓你得到,從而讓你失。在常人中修煉的人不這樣走,要求就在常人的這種生活狀態當中怎樣把它看淡,當然這很難,這也是我們這一法門最關鍵的東西。」[1]

我悟到,在常人中修煉的大法弟子本應該自己主動放棄對微信的執著,但是,很多人都被微信等軟件勾著心,放不下。如果我們能做好,明慧網也不用這麼嚴格的通知,「強制的讓你失去常人中的這顆心」[1]。

再一次感謝師尊,在我離開家的最後一晚,又一次解救了我。事實上證明,刪掉微信後,常人丈夫和婆家人並沒有像以前那樣對大法不理解。我切實的感到了在法上認識法的重要性。抱著常人的觀念,會讓簡單的問題變複雜,放下常人的執著,複雜的問題其實很簡單!希望曾經或現在對手機還有執著,對微信等還保留的大法弟子,儘快刪掉,做師父真正的弟子!

僅個人體悟,層次有限,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