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難求得大法 提高心性救家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修煉大法是萬古難求的事,今天的很多大法修煉者都有類似的體會,我更是覺的一個生命要得法,其實非常不容易。而能夠與大法修煉人結緣成為家人的生命,何嘗不是生生世世的苦等、捨盡換來的呢?

忍苦傷離別 緣定歸大法

我母親被迫害離世後,父親(未修煉)又組建了新的家庭,他的朋友圈中家裏有一方早逝的,孩子都不同意另一方再婚,多是擔心「外人」來分家產,這些事我聽的、見的也多了,即使最終能組建家庭的,為了財產撕破臉、打官司的比比皆是。

當時我雖沒有修煉大法,但因母親修大法,我多年受到真、善、忍的薰陶和教導。我考慮到父親年紀尚未老,還有一段較長的人生路,如果他覺的對方能合的來,一起走完後面的人生路,那我也是贊成的。

繼母帶著和前夫的孩子來到我家,那時我常年在外,偶爾才回家一次,每次回去,我覺的他們看起來更像是一家人,我漸漸覺的自己像個「外人」了。有一年中秋,我帶著月餅跑到母親墳上放聲痛哭,那是我第一次在母親墳前痛哭,我從沒想到自己的人生竟也如此坎坷。

這麼多年,我從來不向人訴苦,我也知道,沒人能明白我母親的冤屈和我內心的痛苦。可是,我心底裏似乎在很深很深的一個地方,還透著一線光明,那道雖然微弱,但十分清晰的光亮,讓我常常在無名中有一個細微的念頭──我要得到師父的救贖,我想要被師父救度,這個世上能救我於苦海的只有大法師父。

隨著我的這個念頭越來越強,越來越明確,師父真的給我安排了再次得法的機緣。我和我的先生(大法弟子)相遇了,與其說是相遇,不如說是重逢,我們前生早有夙緣,這次的重逢,我心裏十分清楚,是師父看我動了真念,以這種方式讓我得法,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煉。所以,婚後不久,我就正式開始了自己的大法修煉歷程。

盡釋前嫌 繼母得救

隨著修煉的推進,我意識到,繼母能來我們這個家,也是來得救的,父親和她也許有著前世的因緣,我應該真心的善待他們,所以,修煉一年以後,我正式稱繼母為「媽媽」,人前人後都一樣,並且每次回去都儘量的多做家務,過年給繼母和父親包一樣的紅包,過生日給她買禮物,父親和繼母的朋友同事見了,無不稱羨,都說不能相信我們這個家是這樣一個後組建的家庭,如果不了解前情還以為我們原本就是一家人,這為後來給父親和繼母講真相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

有一次,我和繼母單獨相處,我坐在她身邊,真誠的說:「媽,這麼些年,您也挺不容易的,以前自己帶著孩子也是辛苦,之前我年紀小,不懂事,很多地方禮數不周的,做的不好的,今天真心的向您道歉,以後我對您和爸是一樣的,您也放寬心吧。」說完這些,繼母眼裏閃著淚光。

後來,給繼母講真相,她就比較願意聽,只是多年受到邪黨的謊言毒害,對「三退」(退出中共邪黨、團、隊組織)還不是很理解,我和先生互相配合,既不放棄也不急於求成,每次回去都給他們帶點真相資料,有機會也講共產邪黨的真實歷史,最後,繼母終於明白了法輪大法是被迫害和冤枉的,也同意了「三退」。那天,我真的心裏挺高興,又十分感慨,覺的一個生命要得救真是不容易,師父為眾生操盡了心。

再後來,我們又有機會和繼母的孩子講真相,最後他們也都同意三退,繼母一家都得救了。對眾生來說,可能都是一些機緣巧遇的事,可我們心裏知道,都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和救度。

本心至純淨 金石誠為開

我父親多年從事邪黨黨務工作,受毒害的程度可想而知。母親修煉沒多久,迫害就發生了,體制內的謊言宣傳,加上父親那時正是所謂事業往上的時期,「上面」又拿父親前程作條件,給父親造成很大的壓力。母親經常給父親講真相,後來掀起了「三退」大潮,也不斷的在勸父親,但最終沒能勸說父親退出邪黨組織。

比起我而言,這麼多年,我知道父親也是有苦難言。那時我雖沒有修煉,但一直明白真相,相信大法好,不信邪黨的謊言,所以本質上得了福報,內心裏沒有承受到那種鋪天蓋地的邪惡壓力。父親就不同了,由於一直被謊言欺騙,他所承受的壓力和恐懼比我多的多,母親後來被綁架,被迫害離世,對父親來說,也是人生中的巨大變故。他對法輪功相關的一切都有一種條件反射式的抵觸,或者說逃避。

其實父親本質是個不錯的人,雖然在體制內,但母親修煉以後,常常良藥苦口的與父親講談做人的道理,父親本身也是傳統家庭教育出來的人,所以對社會上貪腐成風的積弊也是不認同的,可是一談到修煉,父親就表示沒興趣。母親悟到可能是機緣未到吧。

母親走後,關於法輪功的話題簡直成了我們家的禁區,似乎只要一提這個,空氣都要凝固。我修煉以後,幾年來,不斷爭取機會給父親講真相,父親的態度也在逐漸改變,從開始的一聽就起急、不願意聽,到慢慢的也能平靜的聽我講了,再到慢慢的給他講母親被迫害離世的事實真相,講邪黨的腐敗是根上的問題,等等,他都能接受了,逐漸的開始給他講法輪功的基本真相,「天安門自焚」是邪黨一手炮製的,中間破綻百出,這事早在二零零一年就被國際社會曝光;氣管被切開的劉思影躺在重症監護室竟然還能口齒清晰的唱歌……

幾年來,給父親講真相最大的感受,是我逐漸生出慈悲心的過程。我從小和父母的關係極好,人中的情很深,修煉了以後,知道這些都是要放下的。我開始還做的不夠時,給父親講真相他就難以接受,隨著我的層次不斷提高,師父加持,每次給他講時都在不斷破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而我自己也在過程中逐漸放下對父親的情,這放下的部份可不是空掉了,那被慈悲之心填充起來的心境,越來越理性平和,越來越寬廣開闊,越來越理解父親多年來的承受和苦楚,從更洪大的層面明白了,甚麼才是真正對父親好,講真相也就逐漸有了智慧。

最後,我和父親能夠坦坦然然的講大法的真相了,他還笑著和我交談,也認同我講的道理,甚至對邪黨的腐敗體制失望透頂,可是一提到「三退」,他還是搖搖頭說:「嗯,我再考慮考慮吧。」我知道,是我對他的情在擋路,於是沒有再強為的勸說。

有一次我回家辦事,時間緊迫,想到多年來已經不斷的在給他講真相,他也明白了不少,可是,我覺的自己也許還沒有找到打開他心結的鑰匙,再講也許還是同樣的結果,也就沒有打算說甚麼。

等我事情辦完,飯也吃完了,準備動身要走了,就這幾分鐘的工夫,父親陪著我坐在沙發上,那一瞬間,我好像甚麼都沒想,心裏特別靜,但又好像思緒輾轉了千萬年,我想勸父親「三退」,又覺的沒時間了;想要走,又覺的,雖然他今生是我父親,好像還有很多機會可以講,可是世事難料,這樣的機會稍縱即逝,我還等下次嗎?這短短的幾分鐘,好像凝固在那裏過了很久一樣,父親在我這樣的心境下也顯的面相平和,心無所思。就在我拿起包,準備要起身的瞬間,我忽然脫口而出:「爸爸,還是幫您把黨退了吧。」父親靠在沙發上,沉思了半分鐘,這半分鐘我也沒有任何想法,甚至內心深處可能覺的父親還是不會退。父親忽然轉過臉來,表情嚴肅的說:「行,幫我退了吧。我同意了。」

哎呀,那個場景,我想起來就覺的神奇,真的是我心中完全沒有了執著於親情的那層東西,父親也就覺醒了。我感受到師尊的無盡法力展現出的神奇和奧妙,真的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這幾年,我和父親、母親曾經的朋友現在還有機會聯繫的,能見上面的,我都找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有的願意退出中共邪黨、團、隊,有的即使沒有退,我也儘量給他們講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有的是我平時沒機會見的人,可是他們卻以各種緣故找著要見我,每當有這種情況,我心裏都知道,是師父安排來聽我講真相的,有時候把握住機會就做的比較好,可是也有很多時候,由於自己人心的阻攔,錯失了良機,有些留下了深深的遺憾。

前不久,我和父親閒聊,談到他身邊的人,不論是親戚還是朋友,是凡像他這樣半道成家的,家庭關係都不太好,雙方父母、子女互相之間矛盾都很多,只有我們家,可以說在他的社交圈子裏絕無僅有,父親也十分感慨。我說,這除了是您和媽為人方面做的不錯,其實根本的原因是我和某某(先生)是兩個修煉人,大法修煉,一人修煉,全家得福報,我們倆都修煉,你們又都「三退」了,知道大法好,所以你們都得到了大法的福澤,我們家才有現在這個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