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營救過程中修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市一位同修A被外地警察來我市綁架到異地。當時沒有人參與營救,片上協調人交流此事,我想,參與可以,但我不近距離面對那些公檢法司部門,我只在車上發正念。這樣我就配合同修B開始營救被綁架的同修A,並配合請律師走法律程序。

一開始,我的怕心很重的,因為異地警察不明真相,幾天就綁架了十幾名大法弟子。我當時想:「到公安局我也不下車,讓家屬進去就行,我們在車上發正念。」

接下來我們就去異地公安局,同修B知道我有怕心,她說:「你在這發正念,我們(同修B和家屬)進去。」當時我想同修B都能陪著家屬進公安局,她都不怕,我怕甚麼呢?我和同修B說我也去。這可不是嘴上說的,去的路上,心直跳,我在心裏求師父把這怕心給我拿掉。果然,來到公安門衛這兒時,一點怕心也沒了。我深知是師父給弟子拿掉了。

門衛的幾個警察讓我們一行幾人都進去了,當時我和同修B商量:上去和綁架大法弟子的警察講講真相。可被綁架同修A的兒子說甚麼也不讓我們上電梯,我們只好在那發正念。我看到這些警察來來往往心裏生出了慈悲,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心想這些警察不明真相,將來可怎麼辦呢?慈悲心一出來,就把自己放下了。後來我們配合同修A的家屬走到哪裏就在哪裏講真相,我一點怕也沒有了,謝謝師尊拿掉了我的怕心。

一次我們和律師會面,因路途很遠,開車得四個多小時。東北的天氣,直到五月份還在下雪、上凍,高速公路因為下雪上凍很滑,就臨時關閉不讓通車了。因律師在異地等著我們,所以得去,最後我們決定走山道。

開始路還好走,走著走著就上了山,這是必經之路。這座山的路經常出事兒,沒幾個人敢走的,那時山上的雪有些融化了,道兩邊都是陡峭的山崖,往下一看心直顫,只能看到一些樹的樹尖,眼睛再不敢去看了,心裏不斷的求著師父保護,心想就信師信法。

到達目地地後,司機說:「我也不知道怎麼開的車,不知前面有沒有路。」我們幾人坐在車上,憑著對師父的信就是往前走。因山道上白雪茫茫的看不到車轍,我們知道是師父帶我們走出了險山,平安到達。

還有一次律師會見被非法關押的當事同修,我們在外面發正念配合。因早上三點多就出來了,也沒吃好飯,中午也沒吃,自己心裏打算等律師會見完同修後,一起去飯店好好的吃一頓。可是律師會見完出來後已經很晚了。我就迫不及待的說:「去吃飯吧。」律師說:「不吃了。」又說妻子有病了,得抓緊坐飛機趕回家。當時我就給他拿了點錢,讓他自己打車去機場就行了。因為天都已經黑了,我們還要餓著肚子往家走,得三個多小時呢。所想的都是我、我的。

這時就聽同修B對律師說:「我們送你吧。」當時我心想:大姐呀,送他還得上高速,這飛機場很遠呢,心裏就不太高興。但還是礙著面子把律師送到了機場。到了機場,律師把我事先給他的一千多元的差旅費錢一下扔到我們車上就跑了,我們沒追上他。後來他打電話說:你們快走吧。

我親身看到了這一切,同修為別人著想的善的行為,律師無私的行為。車往回走的路上,我向內找:心裏就很慚愧。同樣是師父的弟子,同修B怎麼可以做到為別人著想,對誰都是慈悲呢?就是這慈悲才感動了律師的啊。再看看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想到的都是自己,這差距何等之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