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建房子的風波中去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全身都是病,到處求醫,但病越來越重,越來越多,在疾病的痛苦中掙扎著。一九九八年八月九日,我開始修煉大法。此後,我就一天一天好起來了,不到一個月,十幾種疾病全都沒有了,身體徹底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至今沒有吃一粒藥。因我一人煉功全家都跟著得到了大法的護佑。老伴後來也修煉了。

後來,我在城裏買了房,住在城裏。老家農村有一塊祖上留下的已經荒蕪了的宅基地,兒子、兒媳在省城工作,今年過年回家,兒媳讓兒子出面,說這是祖上留下的宅基地,有房產證,我們子孫後代的根在這裏,要在這塊地上修房子,今後農村的宅基地比城裏的房子更值錢。

我們都動了心,準備快些修房子,怕讓別人佔地修了。又不知政策怎麼樣,聽說城市戶口不能在鄉下建房屋,不給辦產權,房屋垮了,屋基歸集體。但我們想先修了再說,以後給村幹部拉關係就解決了。我和老伴都修大法,自己受邪黨文化毒害真的太深了,都沒有意識到有問題。

再加上過年這幾天,想到兒子、兒媳、孫子們一年才回家一次,人心起來了,情太重,天天都在為吃的忙碌,學法也不入心,發正念堅持不了,走神、倒掌,思考問題就是用人心,沒有正念。我和老伴同修身體也出現了病業的干擾。

在從鄉下回來的路上,老伴與兒子鬧起了矛盾,他怪兒子以前要修房子時,兒子不支持,說修房屋是父母的事,不關他的事。我一下子人心起來了,認為老伴不該這樣氣兒子,就頂撞老伴:沒本事,無能,你不管我管!

老伴見我如此頂撞他,一下子就火氣上來了,受不了,立即下車自己走,不坐兒子開的車,我下車勸不了他,他一個人後來到賓館住宿,第二天才回家。

我從中也找到了自己的種種執著心,爭鬥心、好勝心、妒嫉心、顯示心、怨恨心等,對兒子的情太重。於是我先承認自己的錯誤,從法上歸正自己,一家人又和好如初了。

在修不修房子的問題上,也經過了一個去利益之心的過程,那真是剜心透骨的一個過程。我們先是準備請包工頭,花錢包了,但老伴說材料要自己買;然後請二哥出面,假說是二哥幫他兒子修的,對外保密,不說是給我們修的。我們給二哥按臨時工付工資。修好以後,我們便用來投資或賣掉,從中賺錢。

但轉念一想,我們作為修煉人,不失不得,一心想怎麼樣能多賺錢,把心用在賺錢上,沒有把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洪誓大願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被利益之心攪的心神不寧,已經遠遠的偏離了法了。

雖然如此,心中還是有一些捨不得。我和老伴就請師父點化。一天早晨,老伴發完正念迷糊睡著了,他在夢中看見一個人問白鬍子老人:「我那宅基地要不?」白鬍子老人揮揮手說:「不要了,誰要誰拿去。」後來師父又點悟了他一次「放下」。

我還有一些牽掛,心中還沒有完全放下,師父又多次點我。我準備了一些錢,準備交給二哥辦理宅基地修房屋,可是錢怎麼也找不到了,明明我把錢放在那個衣服裏,可就是找不到。我一下醒悟過來了,是師父要我放下這些人心,不要去執著常人的東西,於是我從內心徹底的放下,就聽師父的。

師父說:「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因為常人悟不到這個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爭,去鬥的。」[1]

當我把心放下以後,一伸手摸衣服口袋,錢居然還在,而且前幾天出現的病業假相也一下子消失了;老伴的病業假相也消失了,身體徹底正常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我和老伴通過修房屋一事,在師父的點悟下,我們找到許多的人心,也去掉了很多的人心,在法中也昇華上來了!

師父的無量威德、浩蕩洪恩,成就著弟子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真的是用盡人間所有的最美好的語言也無法感恩!

在此,向師父叩頭遙拜!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