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環境改善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當我還是一個孩子時,就想過上更美好的生活,由此養成了許多執著心,這些執著心支配了我的生活。我是一個天主教徒,希望成為一個好人。我想知道生命的意義,多次問自己我們為甚麼活著?面對困難的情況時,我想要找到一位能教我如何處理好生活的師父。

開始理解修煉

二零零九年,我四十六歲時,兒子向我介紹了法輪功

踏上修煉之路後,我每天都會閱讀李洪志師父的主要書籍《轉法輪》,以及煉功。我心裏知道我是為修煉而來的,但開始時我覺的這個功法要求太高,超出了我的能力。然而我沒有放棄修煉,我只需要堅持下去。這不是說,我對修煉有任何懷疑,而是擔心他不能改變我。

當我在一個不眠之夜發正念時,我告訴師父,我不知道我的行為是否正確。我絕望而精疲力竭。然後,我的房間裏出現了一道粉紅色的光,時間很短。師父在鼓勵我!我明白師父在任何時候都在我身邊,我不需要擔心要求他的幫助。

從那時起,我試圖遵循大法的原則,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提高心性,並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這三件事是學法,發正念,向公眾講清法輪功真相以及中共迫害修煉人的事實。

有一次我和同事一起散步,遇到了一個遛狗的人。我想避開那只大狗,因為狗的眼睛閃著紅光。那狗撲了上來。那時我毫無畏懼,我非常溫柔的安撫了它。狗沒有襲擊我,只有狗的爪子印印在我的白色牛仔褲上。我的同事說:「你肯定有一位優秀的守護天使。」

在工作中修煉

通過學法和聽法,我理解了大法的基本道理。我在日常生活中儘量遵循真善忍的原則。在矛盾中,我向內找自己的問題。我知道沒有任何事情是偶然的。如果我們在法中,我們就會在修煉路上受到考驗;如果我們在法中,我們就可以在遇到具體矛盾時,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解決。

我在大型企業呼叫中心工作,經常遇到包括欺凌在內的不同的衝突和困難。人們對我有很高的期望,他們要求我付出很多努力,特別是在遇到困難時。有時候我不知道如何正確的解決問題。

有一天,老闆叫我到她的辦公室,一位同事抱怨我,並聲稱我拒絕與某個客戶合作。當心悸動時,我想起了師父的法:「業力在轉化過程當中,為了使自己能夠把握的住,不出現像常人一樣的把事情做壞,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1]

我平靜下來,發出了正念。在接受任務時,我說,我會按照部門負責人的指示行事。我的老闆同意並讓我回到辦公室,甚麼壞事也沒有發生。

我的工作壓力很大,我想找另一份工作,但沒有找到。我慢慢增強了正念,並且在工作中做得更好。

我向同事講述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他們迫害的情況,並要求我們部門的人員簽署一份請願書,反對中國(共)政府強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我的工作量和工作期望增加了。但是,管理層並沒有增加人手。我盡可能多的接受加班的要求,並在同事需要時提供幫助。我以誠實同情心和寬容待我的上司,同事和客戶。我儘量擺正我的態度,並努力解決任何問題。我在工作場所的聲譽發生了變化。我的上司請我與難對付的客戶談話。

與此同時,我的工作似乎變的更加輕鬆,有時候我喜歡我正在做的事情。我與同事的交往也有所改善。面對問題時,我不再採取強調措施,並以冷靜的態度回應。我得到了他們的尊重。

當這個公司搬到國外時,我的一些同事遭受了損失,最終失業的人很多。我沒有懈怠,繼續做我的工作,直到最後一天。

在困難中堅持,拒絕放棄

當面對困難和衝突時,我很難保持平靜,我會焦躁不安,甚至失眠。在那樣的夜晚,我會煉功,閱讀或者聽法,發正念。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不愉快感減輕了。我提醒自己必須相信師父,我必須更有耐心,這樣才可以解決我的問題。此外,我從學法和與同修分享經驗中學會如何對待問題。

師父說:「而黑色物質多的人,就像工廠生產產品一樣,多一道手續,人家來的都是現成的料,他來的是坯料,得從新加工一遍,得經過這麼一個過程。所以他要先吃苦,把他的業力往下消,轉化成白色物質,形成德這種物質之後,他才能夠長高功。」[1]

現在我可以睡的很沉穩。我的鄰居有時會問我夜晚是否聽到聲音,我沒有聽到任何東西。過去,我經常這樣問我的鄰居,但現在輪到他們問我。

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2]

在我踏上修煉之路之前,我只敢在短而熟悉的路線上開車。而且我不想在天黑後出門。但是,在參加大法活動時,我不得不經常走沒有走過的路線,而且經常在天黑以後開車。這讓我花了不少努力,讓我充滿了焦慮。我羨慕其他同修。我有夜盲症,因此開車必須很慢,我後面的車經常不耐煩。有一次,一輛卡車緊跟在我後面,不停的按喇叭。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努力放棄我的怕心,並將其轉變為好事。我努力隨著車流而動。同時,我聽法輪功音樂,如《濟世》、《普度》、神韻音樂以及師父的講座,或發正念。這是修煉我的心性,放棄怕心的過程。

向內找 改善環境

師父說:「我們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1]

幾年前,當丈夫離開我時,我面對許多問題。孤獨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試圖找到另一個伴侶,但無法實現這個願望。自從我踏入修煉之後,我從不同的角度看待分離,並意識到我出錯的地方。因此在過去的幾年裏,我和前夫成為了朋友,我們盡可能的相互幫助和支持。他經常詢問我的感受,並幫助我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當我參與社區活動時,我會做三件事,我會盡可能向人們講述法輪功和迫害的真相。我總是在我的包中放一些傳單,很多企業和政府機構允許我在他們的辦公樓留下一些傳單。

在過去的幾年裏,我用了越來越多的時間修煉。然而一開始我不明白我必須將修煉融入我的生活中。那時因為我的工作量,我沒有太多時間去做其它事情。現在我認為,我的義務和對他人的承諾是第一位的,只有這樣我才能修煉。當我的理解發生改變時,我的環境改變了。我變的更加謙虛、務實和靈活,同時我獲得更多時間。我開始明白,我花在修煉上的時間越多,我就有更多的時間來做其它事情,而我的環境就會自然而然的解決很多問題。

我意識到我必須謹慎對待我的時間、需要,法輪功的活動以及我的個人修煉。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我會更好的與人合作,更無私。當我的思想不正時,師父會幫助我。現在,在我與其他人的交往中,我能考慮別人是否受到傷害,或者他們是否認可我的行為。

但是,我仍然需要放棄執著。很多時候我沒有通過修煉中的考驗,我會在下次努力做得更好。

當別人需要我的時候,我給予他們幫助,所以我認識了很多新朋友,可以向更多人講述法輪功的真相。現在,我明白,當我幫助別人時,別人也會幫助我處理我自己無法做到的事情。例如,當我幫助我的妹妹時,她為我做了晚餐,幫助我找到客戶做自由職業者的工作。我的兄弟也為我做過類似的事情。我的前夫在我的公寓裏幫我安裝了電器,並修復了所有壞掉的東西,等等。

有時,當我遇到不好的事情時,我會儘量保持心不動,不把它放在心上。這是一個不斷的過程。

師父說:「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大法的每一項活動都能幫助我修煉和提高我的心性。師父和同修也幫助我提高心性。

有一天我參加了一個大法的活動。那天非常冷。一位醫生建議我們提前幾個小時回家。我心裏想,這是一個講真相的好機會,所以我們必須堅持下去。活動一定會順利的。我們堅持不懈。在開車回家時,我沒有感冒,身體感覺很輕。

師父說:「因為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返本歸真,不斷的煉功,就不斷的在回補,從新補償。」[1]

我堅持每天學法煉功已經幾年了。如果某一天沒有時間,我會儘量補上。當我面對困難和衝突時,我向內找自己的問題,並尋找發生這種情況的原因。我會記得師父的法。此外,與同修交流修煉經驗也是非常有幫助的。

自從我提高了對自己的要求,我的修煉路得到了改善和提升。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懈怠。當疲憊的時候,我意識到我必須推動自己並向內看。

參加法會、活動和項目也是一種提高修煉的方法。我還在明慧網站上閱讀經驗分享文章,收聽廣播,參與活動等。

幾年前,我參加了神韻項目,並注意到我的身體產生了變化。從那時起,我可以更好的雙盤腿。我的健康有所改善。我的頭髮變的更厚,指甲更堅固,還有很多其它變化。不久之前,我已經開始背誦師父的《論語》了。

在寫這篇經驗分享文章時,我發現了很多我必須提高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感謝師父幫助我得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