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法會期間我獲得一份奇妙的禮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六日】我二十一歲,修煉法輪功三年。兩年前,我第一次到紐約參加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我抵達的第二天,我感受到了籠罩著整個城市的強大能量,這種能量對我的影響非常大。我感覺好像我漂浮在一種奇妙的物質中,感到以前從未了解的平和和寧靜。我真的感受到這股能量抑制了我的思想,被平和與寧靜所取代。

在紐約度過的那段時間裏,我有一些有趣和美妙的經歷,我想分享一個對我來說非常特別的經歷。

幾乎每天晚上,我都到中國大使館門前的廣場,與靜默夜悼的同修一起呼籲停止迫害。來自許多國家的學員在那裏煉功和發正念數小時,該活動持續了好幾天。

那個地方靠近水域,我想從表面上看這就是為甚麼那裏天氣非常冷的原因。有一天,我並沒有真正計劃去那裏,所以我穿得不夠暖和。然而,一系列事情導致我還是到了那裏,沒有多想就加入了發正念的同修。

當預定的夜悼時間已過一半時,我感到天氣變的很冷,但我與其他人一起繼續煉功和發正念。不久之後,我感覺到寒冷已經開始干擾我,以至於干擾我安靜的煉功和集中精力發正念。

在某一時刻,我感到非常冷,以至於我不能再等一秒鐘,想以盡可能快的速度逃到溫暖的地方。我睜開了眼睛,看到身邊的同修靜靜坐著發正念,似乎他們正在以極大的力度做著這件事!他們看起來像鑽石!我有這樣的印象:他們就像一種不受這個空間物質──冷──影響的物質,他們好像不和這個冷在同一層面。這是一種非常強烈的感覺。

我不確定夜悼甚麼時候結束,由於寒冷以及夜悼會持續很長時間的想法,起身走到了一個溫暖的地方。幾分鐘後,夜悼結束。

我記得我當時感到失望,部份原因是我真的不想起身,另部份原因是因為最終幾分鐘後結束了夜悼。

當然,這個經歷給了我一份珍貴的禮物!我意識到我看到周圍體現的是一種源自非常強大的信仰的強烈意志力、決心和奉獻。它如此強大,把煉功人推向更高水平,並進一步加強信念。

師父(法輪大法的創始人)說:「現在科學認為時間是有場存在的,不在時間場的範圍之內就不受時間的制約。另外空間它的時空概念和我們這邊都不一樣,它怎麼能制約另外空間的物質呢?根本就不起作用了。大家想一想,這個時候你不就不在五行之中了?你還是個常人的身體嗎?根本就不是了。」[1]

我意識到我在那個時候悟到了我所看到的某種意義(或某種程度),從那以後,我在整個修煉過程中為了提高而悟到了很多。例如,有時我坐下來仔細閱讀師父的經文。然而,突然間,我開始感到莫名其妙的疲倦,這讓我想停止閱讀。然後我會突然想起那些夜悼的同修,這會幫助我恢復鎮靜和閱讀,毫不費力。它也可以幫助我克服寒冷等。

師父說:「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甚麼病」[1]。事實上,我周圍的同修們所做的,完全證明了師父的這句話。同修們的堅強信念幫助他們不受寒冷的影響,並不會被害怕寒冷所影響。

這份禮物,這幅印在我記憶中的畫面,伴隨著我,無論是在幫助增強我的意志力方面,還是在對師父和大法堅定的信仰方面,為我提供了無限的靈感。我希望使我受到啟發的,也會激勵他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