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實修 從本質上改變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我今年七十五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我身患十幾種病:低血壓,低壓50,高壓80左右,兩腳掌患鵝掌瘋,裂開口子往出淌血,走路艱難。特別是心臟患室上性心動過速,犯病時,心跳達到140-170/分鐘,心動過速一陣後,心跳又過緩,每分鐘心跳50次左右,心區悶痛,頭發暈。最嚴重的一次心臟顫動,沒法數心跳次數,在醫院搶救了兩天,差點送了命,全國各大醫院都沒辦法治,那時真是生不如死。得法修煉一段時間後,各種病在不知不覺中好了。因此,我每每想到師父,想到大法,那感恩的淚水就會奪眶而出。

一、歸正言行改掉陋習 真正實修自己

在修煉中,我曾誤認為:只要每天能堅持學一至兩講法,堅持煉功、發正念,經常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用手機打語音電話,三件事不落下,大法弟子的事天天做,這就是精進。

師父講:「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後越應該走好自己的路,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裏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裏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1]

通過學法後我明白了:做事不等於修煉,為私為我的本性和人的觀念不改變,不去掉人的各種人心與執著,不是真修。

我這個人對甚麼事都比較挑剔,追求完美。修煉前,買東西時,要多看幾家,無論從質量到價格,都必須經過比較、挑選,直到滿意為止。修煉後,雖然能按大法的標準約束自己,行為上有所改變,但幾十年形成的習慣很難完全去掉,平時買菜還會和攤主砍價。事後也後悔,因砍價後已無臉面和其講真相,怕給大法抹黑也耽誤了救人。當然也有做的好一點的時候,比如有時去農村趕大集救人,有的老人守著一小堆剩菜,看著可憐,為了救他,就把剩菜全包了,對他說:「老大哥,剩的這點東西我包了,你賣完回家歇歇吧。」付錢後,再給他講真相勸三退,再遞上真相資料,並囑咐他全家看完後再傳給別人,讓他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一般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大都願聽真相,三退也很容易。

一次,我們學法小組同修在一起交流買東西討價還價的問題。有位年輕的同修講:自己買菜或水果時,有時連價都不問,覺的家中需要就買。如買桃子,自己不動手,讓攤主給稱十元錢的桃子,回家確實發現有爛得沒法吃的,就扔了,心裏也沒有怨恨,吃虧不是福嘛?!但買衣服時可以回個價,因為現代人道德低下,價值100元的衣服,有時要到200~300元,咱也不能她要多少就給多少,助長商販的貪心。看到同修的心態,再對照自己,相比之下差一大截,因此我下決心去掉該陋習。

師父講:「人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的觀念和那些不好的東西一下子很難去乾淨,習慣性的東西還得把習慣改掉哪。」[2]

從此後,每當買東西的時候,我就告誡自己,一定聽師父的話,去掉砍價、挑揀的壞習慣。

有一天,在路邊有賣大頭菜(卷心菜)的,我問商販:這菜是你自己種的還是從外地進的?他說:從外地拉來的。我說:給我拿那個小的,我一個人吃。 他拿起來就往下扒外層的老葉,扒了兩個葉,還想繼續扒,我說:不用扒了吧,老葉也是你花錢買來的,再扒你不就虧了嗎?他望著我愣了一下說:我賣了十幾年菜了,第一次遇到你這樣的好人。我說:俺煉法輪功,師父告訴俺,做事要為別人考慮。這時商販大聲說:「江澤民迫害煉法輪功的這些好人,江澤民太壞了。」我問他:三退了沒有?他說:早就退了!這時有兩個買菜的也說:「煉法輪功的確實都是好人。」

二、修去怕麻煩的心,真正為別人著想

師父講:「你就是不願去麻煩,你就是想清閒,換句話說,你就是不願兌現你自己應該做的,那不行啊,那很危險了。」[3]

我看了師父的這段講法後,認識到修煉人有怕麻煩的心,這不是小事,師尊用「 很危險」來告誡弟子去此心的重要。

向內找,我發現自己有怕麻煩、想清閒的心,而且表現得已經很突出了。如,我們組都用手機打自動電話救人,有關這方面的技術自己不願學,倚老賣老,認為自己七十多歲了學不會,學會了又容易忘,乾脆不學。手機沒有號碼了讓別人給輸,手機出了甚麼故障,就依賴同修甲。同修甲就把她自己的手機給我用,把我的手機拿回去修,修好了再換過來。我自己怕麻煩可怎麼就不怕麻煩別人呢?同修甲也六十多歲了,家中有癱瘓在床的婆婆,有時還需要接送孫子上學,家務負擔很重。我為甚麼就不能為別人著想呢?找到了怕麻煩圖清閒的這顆私心,就去掉它,歸正自己。於是我就用心學會了一些技術,如:往手機裏輸號碼,查時間和話費,設置分鐘等。

一天晚上八點多鐘,乙同修來我家讓我幫忙往手機裏輸號碼。她說:「中午來過一趟了,你不在家,晚上把孩子哄睡了就趕緊過來了。」結果,一掏衣兜手機又沒帶來,她說:「哎呀!走得太急又忘帶上手機,如果回家拿,來回得半個小時,怕孩子醒了哭。算了吧,等甚麼時候我再來找你。」我說:「好吧!」 。同修離開後,我的心翻騰開了,我這個人怎麼反應這麼遲鈍,怎麼還等她再來我家,我為甚麼當時不說:「你不用來了,我去你家給輸上就行了。」我這個「好」字,說明自己還在倚老賣老,我覺的自己七十多歲了,你們比我年輕跑跑腿到我家來理所當然,我怎麼這麼自私,為甚麼不能為別人著想呢?!這個怕麻煩的心怎麼這麼難去,她出來一趟多不容易。不行!她看孩子太忙了,我不用等她來,明天一早我帶號碼去她家,教會她如何往手機裏輸號碼,她以後就不用來回跑了。

當天晚上我似睡非睡時,覺的有兩隻手將我的胯骨一扭,左高右低的胯骨正過來了。這些日子我的腰痛,胯骨和腰不直,腰向右側歪。早上起來我對著鏡子一照,腰真的直了,也不痛了。我頓時淚流滿面,無法用語言感恩師父。弟子只是有了為他人著想的心,有了為她的一念,我還沒有行動呢,還沒有為別人做甚麼呢,師父就為弟子做了這麼多。這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 !

師父在法中講:「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4]對師父這段講法我有了更深的認識,謝謝師父!

回想自己平日裏,有時由於自己心不正,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用大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聽師父的話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使一些修心性提高的機會溜走了,沒有時時做到實修。今天這麼一件小事,我只是一想,師父就給我把身體復位歸正到正確狀態,對師父的感恩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

早上我下載好號碼和乙同修聯繫去她家,她說:「我女兒今天休班,不用看孩子了,我過去吧。」來後,我給她號碼,並教會她輸號碼的方法。從那以後我也經常給她送去新的號碼。

三、同修是一面鏡子

一天,一位近八十歲的丙同修問我:「咱們在同一小店買的小卡,賣給你12.5元/個,為甚麼賣給我13.5元/個?」我一聽就不耐煩了,對她說:「別的地方賣20多元/個,她賣15元/個,賣給咱們才收13.5元/個,如果多買就12.5元/個。我是同時買了好幾個才便宜一元」。我對同修負面的思維都已寫在臉上了,表現在我說話的語氣中,嘴上沒再說甚麼,但心裏想:你這人怎麼這麼計較,一個小卡差一元就放不下,還來追查盤問。

可是,我轉念又一想,不對呀,這位丙同修不是重財之人,往資料點交多少錢從不算計,怎麼今天一元錢就看眼裏,就放不下呢?再說這位丙同修也一直很精進,每天上午講真相救人,下午參加小組學法,做得比我好得多,我怎麼能因為一句話,一件小事,否定同修全部的優點呢?唉,我明白了,這是師父利用同修來暴露出我看不上別人的心,不會多看同修的優點,不能包容別人,對別人說話態度不善,從而暴露出自己黨文化的惡習。謝謝師父!弟子一定改掉這些不好的人心與執著,去掉它,對同修多一份包容,多一份諒解。

再說她為一元錢計較,這不就像一面鏡子,讓我從中看到了自己還有利益心,如:我買東西時砍價,挑揀,這不是對小小利益的執著嗎?

師父講:「要在你心中修,要在你心中下功夫,找你自己的弱點、缺點,把它連根拔出來。你的心性達不到標準就永遠不能圓滿。那麼為甚麼不在心上下功夫啊?」[5]。

謝謝師父用心良苦,用這種形式讓我看到自己的弱點和缺點。以便去掉它,用法歸正自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