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弟子:珍惜時間 修去為私的本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我想在此和同修分享我是如何意識到並修去自己層層的、在對時間的執著中表現出的為私本性。寫這篇交流稿也給我自己提供了一次珍貴的機會,回顧自己在過去一年中走過的修煉路程,並且深挖自己在過去幾年中沒有過好的關,從而獲得新的理解。

成為一名修煉者

當我還是一個常人時,我最大的恐懼就是死亡。有好幾年我都因為這個觀念變的非常悲觀。在上了家鄉意大利的一所大學後,我主修社會和經濟方面的課程。我意識到社會存在很多問題。我越來越擔心,脾氣也越來越差,尤其是我覺的自己身邊的人都沒有意識到社會和生態環境都敗壞到甚麼程度了。

慢慢的我開始變的麻木。我常常想:管那麼多幹甚麼呢?反正人總有一死,最終將失去所有的一切。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恐懼。這也大大影響了我和家人朋友之間的關係。我表現的很無理,冷嘲熱諷,說話也很噎人。我自認為自己比別人懂得多,別人都理解不了我。我開始酗酒和吸毒。事情變的越來越糟糕。

在那段時間裏,我的身體出現了問題。尤其是膀胱炎,讓我每次在上廁所時都疼痛難忍。另外困擾我好幾年的膝蓋問題也出現惡化。所有這些都讓我更加焦慮,心情更差。我想要離開這裏,遠離這裏的每一個人,開始一個全新的生活。

二零零六年,我得法了。那時我正住在另一個國家。得法後,所有的事情都開始好轉。我在兩天之內讀完了《轉法輪》,然後還想再讀一遍。那個感覺太美妙了。儘管我還不能完全理解書中的道理,但是我就是覺的這太好了。

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按時間順序讀完了師父當時已經發表的所有講法。那時我沒有任何所求,只是有一種對知識的渴望,總想閱讀更多。那時我剛辭去工作並在各地旅行,因此我有許多閒暇時間。在那幾個月時間裏,我基本就是學法和煉五套功法。慢慢的,我開始接受師父講的法、對心性提高的要求,還有遵循傳統的行為方式。我的脾氣改好了。我開始會傾聽別人,也不再急於表達自己。我對未來的恐懼也漸漸消失了。我停止了抽煙和喝酒。我覺的自己有了大法,一切都會好的。折磨我的病痛消失了。我的腿還可以雙盤。這在以前是不可思議的:那時我連自行車都騎不了,更別提舒舒服服的雙盤打坐!

做三件事

在學到師父有關大法弟子的責任和做三件事的講法時,我覺的一個新的階段開始了。當我開始接受師父對我們講真相的要求時,我立即變的迫切的想要做些甚麼。我那時還沒有意識到,我執著自我的本性將在對時間的執著中被暴露出來。

師父說:「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1]這段法最近讓我覺的前所未有的震撼。我從中感受到師父的無量慈悲。我的理解是,師父希望我們──大法弟子,可以利用好正法時期有限的時間,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為了讓我認識到這些,並在修煉中提高,師父給了我很多機會。感謝師父,即使在我的行為不符合法的時候,師父也從未放棄過我。同時也感謝那些一直在忍讓我的同修們。

我記得以前問過自己:如何才能按師父的要求,最有效的利用我的時間?因為那時我還不了解同修們建立的任何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項目,我想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發傳單,發的越多越好。

我參加的第一個講真相的活動就是給路人發傳單。第一次我去了當地的中國城。那裏擠滿了來自外地的遊客,也有當地的中國人。我在那待了一會,一個中國人走過來,從我手中奪走一打傳單,將它們撕得粉碎,然後朝我臉上扔過來。然後他就走了,沒說一句話。

這一切就像慢鏡頭在我眼前播放一樣。我被驚的幾秒鐘說不出話來,然後我的魔性出來了。我幾乎控制不住自己向那個人跑去。不好的想法悄悄進入我的腦中:「你怎敢這樣?我是來救你的,你就這樣對我?也許我應該朝你臉上打一拳,你才會聽我的。」

當我冷靜下來之後,我更加震驚了。我在想自己怎麼會是那樣的反應。我覺的是我的爭鬥心被暴露出來了。同時還有一個觀念,覺的我比他知道的多,所以他應該聽我的。

師父說:「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1]

我沒有表現出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慈悲,給眾生機會來聽真相。相反的,我有想要顯示的人心,希望別人聽我的,因為我比他們都強,所以我可以做這些。另外我還找到一個隱藏的想法,就是一個人接了傳單之後,我就可以去找下一個人。我沒有注重自己做事的質量,只是一味的追求數量。我想儘快的積攢自己的威德,因為我得法晚。

現在再看這些事情,我覺的還是因為自己有對時間的執著。回顧那些年裏自己參加過的一系列活動,無論是集體活動還是個人活動,當我目光短淺的把注意力只放在一個活動上時,往往都沒甚麼好效果。我根本沒有想如何改善做事的方式,並在以後取得更好的效果。這是一種只考慮短期利益,不考慮長遠的心態。

師父說:「都想打快拳,是吧?急功近利。這種思想是邪黨灌輸的黨文化。做甚麼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過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2]

這種只顧眼前利益的心態是黨文化的表現。既然師父已經告訴我們共產主義已經影響了全世界,不只是中國,我也必須認清黨文化在我身上的表現,並去掉它們。

長遠的心態

意識到急功近利的心態是我執著自我的重要表現、是我必須要修正的執著後,給了我信心在以後加強自己在這方面的修煉。

我們知道師父一再為我們延長時間,給眾生機會來聽真相。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把時間當作是我們最重要的資源。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是智慧的運用時間,並取得越來越好的效果。要達到這一點,需要我們彼此配合,共同完成好可以吸引更加廣泛觀眾的項目。

去年夏天,在學習了《精進要旨》中〈和時間的對話〉一文:

「師:你看到我的弟子還存在哪些問題?

神:你的弟子分成兩部份。

師:何為兩部份?

神:一部份是能按照你的要求在法中精進的,這部份比較好;一部份是抱著人的東西不放,不能精進的。

師:是,我看到了。」[3]

對此我有兩點體會。一個是時間,作為一個在師父正法中起正面作用的神,站在我們這邊,所以只要我盡心盡力做好三件事,我沒有理由再去擔心這個階段還將持續多久。悟到這點在很大程度上幫我把心放了下來。

第二點體會就是在這篇經文中,師父也在向我們展現當大法弟子需要協調和合作時,與另一方達成共識是很重要的。

我自己的體會是,基於我自己的修煉狀態,「時間」說的那兩種學員的表現我都有份。回頭看看,我發現自己沒有達到師父對一個學員最基本的要求。

比如說,有一個階段,我學法時無法靜心。在紐約全職為媒體工作,讓我的腦子一直放不下那些需要完成的任務。所有這些事情都像電影一樣在我腦子裏循環播放,無法停止。我為此煩惱。我知道以這種狀態學法是對師父不敬,同時也在浪費時間。我們應該在學法中提高自己,但如果一直在想別的事情,那麼根本學不進去法,所以就是浪費時間。

這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我越擔心,情況變的越糟。主要的原因是我沒有向內找。後來我仔細的想了想那些在學法時跳入我腦中的思想。最開始沒發現甚麼異常:我在媒體承擔了一部份新的任務,我正在以積極的心態面對這些任務。我告訴自己,「我想要把工作做好,是為了取得更好的講真相的效果。」

後來當我在背法時,一段話映入眼簾:「生命背離他就是真正的敗壞;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4]。

我意識到,自己這個想要把事情做好的心其實是一個掩飾自己自私想法和追求的藉口。因為當我很快的把工作做完以後,我有更多的時間來做更有趣的事情,或是可以多點時間來購物,或是多點時間休息。

是的,我們確實需要把工作做好,無論我們在社會上做甚麼工作。尤其是當我們全職在大法弟子建立的講真相的項目中,我們更應該把事情做好。只是我片面的理解了法,並把其當作藉口,從而忽略了作為一個修煉者最根本的要求:無求而學法,時時同化於法。這是我們能從這個今天變異的社會中跳出來,並完成好正法時期使命的根本保證。

師父說:「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夠想壞事,最好是甚麼也不想。」[1]

我的經驗是,當我們在面對責任、任務、或是在完成一個項目的過程中,我們應該避免產生負面想法,因為我們的想法會影響這個表面空間。保持正面的想法也許會有幫助,但是由於自己意識不到的人心和執著,也許這也會帶來挑戰。最好的就是甚麼也不去想,遇到任何事都不動心,並用自己的智慧完成工作,不要摻雜任何人心。

真念

真正幫助我提高並去掉層層對時間的執著心發生在一年半之前,在觀看了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之後。

那段時間的修煉對我來說很艱難。在大約十天左右的時間裏,我不停的和同修因為溝通不利而發生矛盾。我在心裏抱怨他們連最簡單的事情都理解不了。另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講真相的項目被突然中止。那對我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我覺的這是個最不理智的決定之一。

我開始變的麻木,腦子裏各種各樣的念頭翻江倒海。我甚至不想去聽神韻音樂會了。我坐下來,閉上眼睛,請求師父幫助我並給我智慧。

結果在音樂會結束後,我遇到了參與那個被中止項目的同修。我的第一念是:我應該去安慰他。我確信他一定會因為自己付出的諸多努力沒有結果而難過。我和他一起喝了咖啡。結果是他反過來鼓勵我。我差勁的修煉狀態顯而易見。他跟我說:「我覺的我已經在自己職責範圍內盡了最大努力了。雖然我也很難受,但我不想讓自己陷在悲傷中。」他的話提醒我不要浪費時間,繼續往前走,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那一夜我徹夜難眠。我躺在床上,凝視著黑夜,腦中再次翻江倒海。我變的越來越不安,甚至開始擔心我在第二天下班後會精疲力竭。然後出乎意外的事情發生了。我彷彿被帶入了另外一個時空,好像坐在一個巨大電影院的第一排,看著屏幕。周圍所有的一切都在黑暗中。我感覺自己動不了,甚至沒有能力思考。我想努力,但卻無能為力。無論如何,這是一次有趣的經歷。我是電影的一部份,同時又在觀看電影。這種感覺很有意思。

接下來,我看見一些柔軟的磚頭飄浮在空中。也許從上往下移動(我有些記不清了)。這一幕讓我覺的很放鬆。接著讓我驚訝的是:那些軟磚都是不同的思想,來自不同的地方,它們都將要進入我的腦中。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我可以識別哪些是我的真念,哪些來自我主元神的念頭。看著那些圍著我飄浮的、但卻不是我自己的念頭,我開始覺的不舒服。然後這一切停止了。那時已是凌晨。我起來後直奔煉功點。那天在煉功時,一個想法打入我的腦中。我對自己說,「看來要應付這些想法是對時間的巨大浪費,不是嗎?我不應該再繼續接受它們。只要它們一靠近我就應該把它們都消掉。」

那次的經歷讓我學會如何識別並拒絕那些並非來自我的念頭。同時在我的工作環境中也變的更加專業。最終的目標是不要浪費時間。

想要提高的願望

師父告訴我們很多次,大法弟子辦的媒體必須以成功的常人公司為榜樣,向他們學習。我問自己,那些成功人士是如何安排他們的時間和每天的日程?

那時因為參與不同的項目,我變的越來越忙。但是無論如何,我總覺的做的不夠,並且做的不夠好,自己是在浪費時間。後來看到幾篇有關的文章,發現成功人士總有一些共同點:其中之一就是他們會按輕重緩急安排事物,對那些不太重要、甚至可能干擾他們做更重要事情的安排說「不」。

我發現自己的問題就是從不拒絕常人或同修的請求,不考慮當時的情況。我希望讓他們高興,並讓他們覺的我是一個好人,一個好的修煉人。這個還是我急功近利心態的反映,不去考慮這些事情對我做的其它事有沒有長遠的影響。這和我當時發傳單的心態很類似。做的越多,救的人越多,我積的德也越多。

我想這是我修煉這些年來一個主要的缺點。舊勢力也以此為藉口往我腦子裏打那些負面的想法,從而干擾我做三件事,尤其是無法保持清醒的頭腦來學法。

我盡自己最大所能在這方面保持清醒,並且保持自己那顆想要救人的心。後來我意識到那些成功的常人使用一些技巧幫助他們更好的管理時間。我讀了一些書,也嘗試了其中的一些辦法,但是沒有甚麼起色。我覺的很困惑。

後來在觀看了一個介紹神韻的視頻後,我豁然開朗。神韻的藝術家們在介紹他們的經驗時,提到他們也會適當的採用一些技巧,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技巧後面的那顆心。常人也可以用那些技巧提高他們的舞技或歌喉。但是神韻救人的巨大力量還是來源於藝術家們心中想要救度眾生的願望。

我覺的這是師父在鼓勵我,也提醒我在媒體工作中保持自己的正念。不忘傾聽同修,和同修合作的願望。這樣我才能真正在正法中智慧的運用好我的時間。

我想以師父的一首詩《少辯》作為交流文章的結尾,希望以此可以改善我和同事(同修)之間的關係。

「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5]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論語〉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