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們都被迫害了-淺析黨文化「狡猾」

讀《隱蔽的迫害》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昨天晚上與同修交流時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同修A看到同修B存在的問題已經相當嚴重,如果繼續發展下去後果不堪設想,想到如果真的到正法結束那天舊勢力以此來阻擋的話那不就完了嗎?後悔都來不及了,所以想幫助同修B,讓她趕快懸崖勒馬,走回正道上來。可是又顧慮,如果直接給她點出問題會得罪她,或者又引起同修的猜忌,造成同修之間的矛盾,所以就想通過旁敲側擊的方法給她指出。沒想到同修B也是用這種狡猾的辦法話鋒一轉,就給敷衍過去了。同修A感到這舊勢力太邪惡了,它用這種方式非常巧妙的給阻擋過去了。

在此交流過程中,我突然意識到同修A有保護自己的私心,說出的話不純淨,帶著狡猾的想保護自己不被傷害的心理,所以才會造成這種結果。就像師父講的:「過去人那個思想從他腦子裏出來像一條路一樣,過去是一條直線,他是很快的走。現在呢,他左右逢源,這麼顧慮,那麼顧慮,那個思想出來它來回橫著走。」[1]我認識到這就是狡猾,所以當時就給同修指出了這個黨文化因素是狡猾。

回來後自己反思,我突然想起一篇文章《隱蔽的迫害》,趕緊拿出來又看了一遍,這時我才突然發現,原來我們都被迫害了呀!

回想自己在這麼多年的被迫害中,很多時候不也都是用這種狡猾的心理來對待的嗎?想起九九年迫害當初,派出所和政府部門一幫人來到單位找我,問我還煉嗎?我沒正面回答,一笑就滑過去了。他們讓我把書交出來,我找了一摞單張的新經文(實際上是一摞在複印社印錯的,應該處理掉的),就交給了他們,就把他們打發走了,而真正的大法書、經文、師父法像等,一樣都沒損失,都在那放著,卻都被保護下來了,當時還以為這是自己聰明、悟性好,把邪黨給耍弄了,殊不知這正是邪黨想要的效果,它就是要把人變成非人,把人變成這種陰險、狡猾、奸詐、變異的、扭曲的非人,讓我們在躲避迫害中不知不覺的變成邪黨所要的這種陰險、狡猾、奸詐的生命,現在我才明白師父在講法中說現在的人要想走回到真正傳統的路上有多難,原來我還以為那是說常人的,說的是現代變異了的中國人,從來沒認為我也在其中,還以為自己是最純淨的大法弟子,為自己能成為大法中的濁世清蓮而自居,現在才明白說的正是自己呀,自己都形成自然覺不出來了。

殊不知在這麼多年邪黨潛移默化的灌輸中早已經把人都變成了這種扭曲的非人而不自知,多麼陰險、狡猾的一招,我們都被迫害了還不自知呢。

明慧廣播中那八個去除黨文化的廣播專輯非常好,沒事兒時我經常聽,也認識到了自身存在的很多黨文化因素,可是還是沒能真正認識到這個狡猾的問題有多嚴重,已經形成自然,真正應該在法上解決的問題都被狡猾給擋過去了,不自覺中就滑過去了,還以為自己現在會修了,會向內找了,其實找到的都是浮皮潦草的東西,而真正實質的東西都被狡猾給掩蓋過去了,實質並沒有得到提高。

現在我才認識到這個狡猾有多麼可怕,這不也就是舊勢力的本質嗎?他們不也是就想用這種狡猾的方式對待正法,用這種自以為聰明的狡猾心理通過自己巧妙的安排想躲過這一劫嗎?而自己實質的東西卻不想改變。「它只想在原有的甚麼都不失去的基礎上,通過它們的仔細的安排巧妙的溜過這一劫。那是做不到的。這就是它們要的。我一開始就否定了它們,不然的話,它們雖然不是想毀了這一切,但是卻會毀了這一切。」[2]正是這種自以為聰明的狡猾,舊勢力成了正法真正的魔障,也正是因為這種狡猾,舊勢力真正毀掉的是自己!多麼可怕的狡猾!而我們大法弟子在這麼多年的迫害中,很多在邪黨灌輸的黨文化中思考問題,在黨文化中去用黨文化的思維去躲避黨文化,用黨文化打造的狡猾去躲避迫害,其實早已是在迫害之中了。

每每想起明慧網上的文章《不真的悲傷》,心裏真的很悲傷,那位同修不也是因為用這種狡猾來對待修煉,用這種狡猾來對待修煉中的過關,沒能真正真修、實修,從而最終被迫害走了,多麼慘痛的教訓!

今天我才認識到自己的這種狡猾,自己也是一直在用狡猾來對待修煉、對待過關還不自知。還以為自己高明,能隨機應變從而躲過了邪惡的迫害,其實已經就在迫害中呢。

今天寫出此文,意在與同修交流,拋棄這邪惡的黨文化,從黨文化的桎梏中走出來,真正走出它的迫害,別讓黨文化擋住回家的路。

旨在交流,有不對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