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認識負面思維的危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師父說,「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靜心省思,我發現自己還有隱藏很深的負面思維,分析其外在表現和深層根源,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

一、習慣用惡意揣測別人

每當看到同事在工作和為人處事中耍小聰明、做小動作時,就會習慣性惡意揣測其心術不正、自作聰明,從而產生厭惡情緒,不想與之相處,瞧不起他,言語上也不自覺的與之犯嗆,搞得工作生活環境都不是很融洽。

為甚麼看到與自己想法不合的人就會產生對立情緒呢?為甚麼不能善意的理解別人、包容別人呢?為甚麼不能心平氣和的與意見相左的人坦誠的交換思想呢?為甚麼總是唉聲嘆氣的抱怨迴避或情緒激動的大聲爭辯呢?這完全不是一個大法修煉者應有的狀態。

挖根省思,發現這都是後天形成的變異觀念造成的,很大程度上也是共產邪靈長期灌輸的黨文化造成的,加之業力和舊勢力的摻和,導致魔性大發,佛性被淹沒的不起作用了。

師父告訴我們:「人的最早生命是來源於宇宙中的。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2]

也就是說我們的先天本性或者說佛性本來就是善良的,是同化了宇宙特性的,是因為後天的原因才慢慢變的自私不好了。對不符合自己後天觀念的東西,不能容忍,有強制征服就範的心理,這是不善不忍。深思細想,這是舊宇宙生命妄自尊大、我行我素的自私狂妄心態。所謂眼睛裏揉不得沙子,聽不進反調的聲音,甚麼都想統一思想、步調一致,甚麼時候都想要別人一味的順從自己的想法。所以眼睛總是向外看,總是用法來衡量別人,總覺的別人如何如何不好,總抱怨別人不爭氣,總想改變別人,表面上似乎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恰恰被忽視的是自己一尺量天下的自以為是。

宇宙是豐富多彩的,不同層次境界有不同的生存標準和樂趣,也有不同的是非善惡正邪對錯標準和相生相剋業力輪報成住壞滅的運行法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別人是不能也無需強加干涉改變的。師父說:「我們這個宇宙中還有一個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別人不願干涉。」[2]「沒有人強迫你、逼著你修的,修不修是你個人的問題,也就是說,你要走哪條路,你想要甚麼,你想得甚麼,誰也不會干涉你,只能勸善。」[2]「我們宇宙中有個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別人一般情況不能干涉」[2]。

既然是這樣,為甚麼自己對看不順眼的人憤憤不平呢?為甚麼嫌棄抱怨呢?為甚麼非要改變別人呢?這不正是自以為是的自私心理麼?這不是逆著宇宙的理而行麼?

大法是圓容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們只是在同化法,圓容法,只是平和善意的講真相、勸善,而不應有任何強求、執著。

從另外一方面來說,世人不都在迷中嗎?都是被後天形成的變異敗壞觀念控制著,也被自身的業力和舊勢力黑手、爛鬼、亂神及共產邪靈操控著,在無知中整天喝著共產邪靈灌的黨文化毒藥,無知中在渾渾噩噩的隨惡助流,在無知中隨著共產紅魔快速的向地獄深淵墮落。而他們當初敢冒著天膽下世想得大法救度的初心是萬分可貴的。僅憑這一點,我們就應該珍惜他們,排除萬難設法喚醒救度他們,怎麼能看著他們在苦海惡浪中掙扎沉淪而心生怨恨呢?對於他們在無知中,在後天的觀念、業力和舊勢力操控下隨惡助流的種種表現,又怎麼能不寬容理解呢?對於救度他們而招來的魔難又怎能逃避呢?我們沒有任何理由不去坦然面對魔難和正念清除干擾。當然,無怨無恨的苦心勸善講真相,與帶著隱藏很深的執著灌輸別人真相,強制想要改變別人的心態勸善講真相,有時表面上是看不出甚麼區別的,而在心性上卻有天壤之別。

二、對意外事件常持悲觀態度

每當遇到意外事件時,第一反應想到的多數是不好的發展趨勢和結局,總是不自覺的往壞處想。這是為甚麼呢?為甚麼心頭上經常籠罩著消極悲觀被動無奈的陰影?

我們知道,得了法的生命,佛性已經覺醒,生命微觀上在向神體轉化,應該是充滿希望和生機的,這在得法初期是非常明顯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變的懈怠不精進了,神性的一面被後天的因素和無數的空間間隔著,表面上仍然像風箏隨風飄盪。在人世間,牽動風箏的是那根細長細長的線,對於人而言,牽動人歸去來兮命運走向的是緣。每個生命都有不同的根基來源,層層下走過程中,積攢了各種各樣的緣份,在返本歸真的路上,也造就了不同的路,根基好的人,積攢了大量善緣,回歸的路上就比較寬闊平坦,反之則充滿荊棘坎坷,甚至懸崖斷壁,這樣就很可能回不去了。當出現負面想法的時候,其實就是自己空間場內回歸路上那些冤魂、債主等負面敗壞的東西在嚇阻干擾你,有的是在向你討債,有的是所謂考驗你,其實是妒火中燒,目地都是要攔住你返本歸真的去路,都是要吃了你這個「唐僧肉」好解心中的怨氣。一旦自己正念不足,生出怕心來,或不能識破「白骨精」的詭計,就會被邪魔鑽空子遭受迫害,從而更加理智不清正念不足。

其實應該消極悲觀乃至絕望的是常人。一個走在通天大路上的修煉者怎麼會迷茫呢?就像西天取經的唐僧師徒,無論面對通天河還是火燄山,過不去的是人,是人心,是人的觀念。而作為修煉者,是具足神通的,又有師父和護法神保護,路早就鋪墊好了,只是你能不能相信,能不能悟道,敢不敢赴湯蹈火勇往直前的問題。

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拯救蒼穹於壞滅的是偉大的師尊,我們還有甚麼悲觀消極膽怯的呢?一切負面的消極情緒都不是我們先天的純真本性,都是後天的因素和舊宇宙生命的干擾。

三、易生厭惡情緒

我們農場裏飼養了一些小雞,總有些雞隔三差五的會鑽出農場圍欄,在外邊草叢樹林中迷路回不來,每次都要費很大的勁才能把它抓到。因此在抓雞的過程中我就常常很生氣,對那些刁鑽而又笨頭笨腦的雞很厭惡,甚至想放棄抓回而任其自生自滅。

另外,每年春夏秋季節,會有很多鹿跑到農場裏危害果蔬苗木花草,給生產造成很大損失,也給自己的業績造成很負面的影響。我們也想了很多辦法,花了很大力氣建了很多圍欄,但是總防控不住它們,心裏不由得生出驚懼和怨恨,甚至動了殺機。對有的同事滿嘴污言穢語,思想行為低下,很是厭惡瞧不起。還有的同事一有空就直著眼睛看邪黨的電視節目,總是不加思考的接受邪黨灌輸的觀念邪說,總是為邪黨種種倒行逆施的政策罪行辯護……凡此種種,看不順眼、心生厭惡的人、事、物很多。我也知道這種怨恨狀態是不對的,但長期以來總是放不下,仔細想想,為甚麼總被這些事情攪得心煩意亂呢?

對別人看不順眼,潛意識裏是想要別人按照自己的標準行事,不符合自己認識標準的就覺的不行,就厭煩,就想把它改變,甚至不惜把它毀掉。這是舊宇宙生命自私自我自以為是本性的體現,它不能接受多元化,更不能面對不同意見的衝擊挑戰,其實是戒備心、自卑心和妒嫉心等等私心惡念的混合表現。共產邪靈在人世間的附體中共惡黨懷疑一切、打倒一切的狂妄、恐懼、自卑、暴虐心理表現的淋漓盡致。

這個世界上好壞善惡都是存在的,各有各的歸宿去處,何必嫉惡如仇呢?何必厭煩不安呢?垃圾就應該堆放到垃圾場裏,垃圾場裏就是會有很多垃圾,你對垃圾和垃圾場有甚麼值得討厭的呢?一個覺者會看著低層宇宙生命愚昧無知、沉淪造業而心生惡念揮手毀了這一切嗎?當然不會,但是末法末劫時的宇宙舊勢力生命確實是這樣,它們都是自以為是,對下層低等生命看不順眼的,不符合其認識標準的,就想毀掉,完全不顧他人的感受處境。師父說:「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4]

再說了,你掉到了糞坑裏,還想乾淨,那怎麼能行呢?糞坑本來就是髒的,要想乾淨,你就得修煉好自己,跳出糞坑。那修煉不就是要消業去執著嗎?消業就是還債,就是痛苦,怕苦想逃避哪能行呢?去執著不就是蕩盡世間的妄念情感嗎?不管面對甚麼情況都能心不在焉、金剛不動,為真理、為正念尚存的生命捨盡一切而在所不惜。怎麼能為迷中的眾生一時糊塗犯罪而憤恨厭棄呢?

另外,修煉哪有偶然的事情啊?工作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事,不都是為了鋪就自己消業去執圓滿的路嗎?如果沒有這方面的業力執著,就絕不會有相應的狀況出現,因為法不允許。也就是說我們遇到的任何麻煩、不高興的事,都是由我們的業力和執著造成的,首先都應該向內找一找,看看自己在哪方面思想念頭不對,言行舉止不符合法,然後把他歸正了。至於舊勢力藉機鑽空子干擾迫害的因素,正念否定清除那是自然而然的事。

後來我靜下心想了想,覺的自己很無知無趣,怎麼能與小雞小鹿一般見識呢?怎麼能不懷寬容之心而憤恨它們呢?於是安下心來查找小雞能夠出去的原因,發現有幾個地方圍欄鬆動了,空隙比較大,雞可以鑽出去。便想辦法把圍欄修補好了,結果效果很好。又調整心態與老闆同事商量,想辦法對防鹿圍欄重新修整修建,結果大家都很配合。是啊,亡羊了,應該靜下心來想辦法補牢加強防範,而不是憤憤不平的抱怨羊的愚蠢和狼的狡猾。

對於世人更是這樣,他們表面上自負強悍,實際上內心很苦悶脆弱,被後天變異觀念、黨文化和業力矇蔽包埋著,隱隱的感覺不對勁,卻不知道出路在哪裏。我們有心想喚醒他們,卻在表面上不能理解寬容他們的粗陋表現,以至激發他們的魔性,導致一再錯失機緣,其實這一點上錯在我們啊!

一點粗淺認識,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