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德國參加證實法活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五月五日,法輪功學員在德國特裏爾市的不同地點舉行了多項講真相的活動,提醒公眾關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去之前,我提醒自己:1. 要無條件的聽從當地協調人的指揮;2. 遇到甚麼事都不負面看問題,與同修有衝突要守住心性。

走出火車站,來到信息點,我與不修煉的丈夫分開,他去市中心遊玩,我來到主信息台參加活動。不想一個戴著協調人標記的德國女同修A攔住了我和另外幾個剛到的同修,要我們去別的地方做其它項目。我聽了心裏有點不願意,因為我與丈夫約好,結束後在這裏碰頭。我與協調人解釋了情況,可她卻不以為然的說:來參加活動,就應該聽從協調。

但是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如果我臨時改變與丈夫的約定地點,會很麻煩。而且我們回去的時候,因為修路火車改了站台,臨時站台在哪裏還得現找。我們兩個人要是互相找,耽誤了時間,誤了火車,就更麻煩了。當我準備跟協調人再解釋一下時,她正對新來的人說:來參加活動,就得聽從協調,不要講條件。

我聽到這些,就沒有再解釋,要是提前一點時間回到這裏與丈夫碰頭,應該也不是問題,於是就決定去那個活動點了。

協調人A知道我會德語後,就分配我組織這幾個人,在另外一個地方組織活動。然後,她給了我一張帶地圖的活動說明、一個徵簽板和兩塊手舉著用的牌子,要我趕快組織大家去活動地點,要快點去找具體負責這件事的協調人B。之後,她不停的催促說快去快去,好像那邊活動點沒人,就等我們去。

我聽了很急,趕忙準備跟剛才在身後的同修商量一下然後出發,沒找到同修B也不怕,因為我手上有地圖有活動介紹。等我轉過身去,回頭一看,傻了眼,原來我身後一個人都沒有了,剛才的五個人不知甚麼時候都走開了。而我要拿的東西太多,手拿肩背的,站在那兒動不了地方。另外也不知道那個活動地點在甚麼位置,是不是很遠很偏僻?

本來想著要配合協調人,未曾想,我自己突然間成了一個景點的協調人,而且要馬上組織人馬出發,不然那裏就空著。雖然心裏著急,但我只能守著牌子待在原地,四處張望,並想辦法。

再次看到協調人A時,我請她幫忙解決困難,而她卻毫不客氣的讓我自己去找人。沒辦法,我把牌子放到安全的地方,開始找人。本來覺的這是件容易的事,因為活動剛剛開始,很多外地來的同修都陸續到來,很多人會來領取任務的,可事與願違,幾個來回走動的人,不是在找人,就是事先報了名,已經有項目了,沒有合適的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一邊找人,一邊不斷清除腦子裏閃出的雜念。

突然看到剛才在接受任務時,那位我熟悉的明確說她願意去發傳單的女同修,於是走過去,請她跟我一起去,她很不情願。我覺的也許是沒說清楚,就又解釋了一下,還沒等我把話說完,女同修惱火的說:自己幹自己的,你怎麼這麼喜歡指揮我呢?!

我只好又回到原地繼續找人。腦子裏不斷閃出協調人A不客氣的說話態度和剛才那位女同修惱怒的神情,還有那麼多同修不願意配合等等負面想法。我不斷的清除、清除、清除……時時提醒自己:我不是來抱怨的,是來救人的、是來證實法的。

女同修發火是因為有我要修的地方。前幾年,她有病業,幾年都不見好轉,她跟我交流,問應該怎麼辦。我說大量學法、煉功、發正念。她說知道應該那麼做,但情況還是不好,是不是師父不管她了。我說這樣想不對,不在法上。後來她病業大了,麻煩也多,儘管我一直退著說,她也越來越不愛聽,後來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前幾天,有同修提出我應該修口,我想今天同修跟我發火,也是因為我以前說話有不當的地方,應該修口。

想到大老遠來參加活動,還甚麼活動都沒參加,時間白白過去,太可惜了,於是我決定還是找協調人A幫忙找人,她說話再衝,我也不能在意。沒想到,這次她痛快的答應了。

協調人A走近同修,一撥一撥的攔住問,最後都是搖搖頭走了。看到找人如此不易,更堅定了我要去那個景點的決心。

不知甚麼時候,我要找的那個布置活動的同修B在我面前冒出來了,就在我放牌子的旁邊。很快她就把要做的事情講清楚了。為了達到讓市民和遊人到處都能看到我們學員,起到遍地開花的作用,他們把市中心的各條街道都排了值班表,同修來回走動發資料、徵簽、講真相。每兩個小時一個班。因為信息點在市中心,我們要去的街道入口就在右前方。而且我們活動的時間也不像協調人A說的那麼緊迫,是午飯之後才接前一個班。

協調人A也終於找到了一位保加利亞同修來幫我,她很主動也很熱情,告訴我到時間叫她一聲就行,然後就煉功去了。我滿口答應,也找了個空位準備。

人還沒坐穩就發現了一個新問題:一轉眼,我想不出保加利亞同修長的甚麼樣了,除了人比較胖,其它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坐在第一排往後看,看誰都一個樣,看西方人更是一個樣。怕到時花時間找人再耽誤時間,我趕緊起身找到協調人A,請她再指給我保加利亞同修。約定的時間和地點又確定了一下,才回來安心煉功。從這件事看出自己做事很粗心。

走街的時間終於到了,來到約定地點的不光有保加利亞同修,還有另外一男一女兩個人。這樣我們舉著牌子、拿著徵簽板,發著資料,朝那條街道緩緩走去。

之後的一件事也讓我有機會修自己。我們沿街來回走動,那位男同修可能是新學員,出發不久,他就掏出手機點來點去。我想他寫個短信一會兒就完了,不想他不管走到哪裏都是低頭擺弄手機。發現同修做的不到位,本應該提醒一下,但我不想管別人,想修口,剛才那位熟悉的女同修衝我發火,我還心有餘悸呢。我想,說不定他自己一會兒就停下來。結果小伙子拿著手機玩啊玩,而兩位女同修好像沒看見。我知道自己不對,但戰勝不了自己的爭鬥心。一會兒,等我從遠處發傳單回來,看見真相牌被他扛在肩上,牌子上的內容誰都看不到。這樣不用心做證實法的事,會有甚麼效果呢?還影響大法弟子的形像,好像我們在湊合事。於是,我不再猶豫,很客氣的給他指了出來,男同修也欣然接受。

原來我一直擔心和丈夫碰頭的事也很容易的解決了。在我煉功的時候,他逛完街回來了,然後就留在我身邊,觀看我們的活動。

他還跟我要了張傳單,說是發資料的學員推薦讓他看的,看過之後,丈夫感慨的說:傳單寫得很有說服力,誰看了這樣的傳單還不相信,那是很不理智的。

再碰到剛才那幾位突然離開的同修時,我一點兒抱怨都沒有,而他們好像故意要解釋離開的理由:這個說她走開是因為德文不好,願意找中國人勸三退,那個說,她離開人群是因為跟他們城市的人約好,甚麼甚麼地方見面,之後大家好一起回家。

仔細想想,這其中很多都是假相,就是用來考驗我的,看我有沒有負面的想法,會不會輕易放棄講真相的機會。

坐在回家的火車上,我想,光準備這次的行程和花在路上的時間加起來就比參加活動的時間還長,但還是覺的很高興,一個是因為通過今天的活動,讓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有機會得救,再一個是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我來之前就一再提醒自己要服從協調人和不負面看待問題,沒想到這些在活動中,都有所考驗,所幸的是,一有甚麼負面的想法,我就清除,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慈悲的師父看見我心性到位了,就把所有的麻煩都給化解了。

我很期待下一次的證實法活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