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中修去爭鬥心和怨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我老媽今年七十八歲,她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媽得法後,無病一身輕,皮膚白淨,面若桃花,她身體上的變化,對於我們家裏裏外外的人已經不算啥新鮮事兒了,老媽在人海中無論穿著多普通,我們都會一眼認出那個神采奕奕的老人就是我老媽。我也在明慧網上寫過老媽身上的那些神奇而真實的經歷。

這次我想說的是,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老媽從與家庭和社會的抗爭中走了出來,在講真相救人中修去了爭鬥心和恨,慢慢的變成了現在這個很慈悲的狀態。

俗話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我老媽以前那脾氣,又是當一輩子中學班主任老師的,唉,這麼說吧,我父親和我們當兒女的都是老媽的「奴隸」,我們在她面前大氣兒都不敢出,不管啥事兒一不順她心,我們就會遭到老媽一痛呵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們一大家子雖然仍習慣於在老媽面前低眉順眼,但內心中都暗藏了喜悅:你不能耐嘛,這回不讓你們煉了,看你還揚蹦啥?

記得二零零四年左右,一次我跟老媽痛快淋漓的吵了一架,我大勝,因為我喊道:「是你師父教你這麼大脾氣的吧?怪不得全國上下都痛恨你們呢!」當時老媽就沒話反擊了,而我非常得意。後來沒多久,老媽和一群阿姨們被抓到看守所,我突然感到解氣解過頭兒了,老媽脾氣再大也是我媽呀,她學法煉功做好人,咋也犯不上被抓到看守所呀。看著俺家人人都一臉的嚴肅,我內心開始翻滾、自責。

我們家四處找人托關係、花錢,算是把老媽和這群阿姨接出來了。老媽平靜地詢問了花錢的情況,沒有對我們像以往那樣習慣性的埋怨,而是淡淡地說:「不要和你那些阿姨說錢的事了,我自己承擔吧。」我姐說:「我們當兒女的可以均攤一下。」老媽以一家之主的口吻說:「不,不用,我知道該怎麼做。」

打那以後,老媽開始了給世人面對面講真相,在那以前老媽就是給親戚鄰居朋友發些資料。說來也巧,我和我的一個姐大約從那個時候開始看大法書,對大法開始有所了解,這就等於家庭中老媽有了兩個精神上的支持者。

二零一三年的一天,我老媽在旅遊區給遊客講真相,講到一個便衣,就被帶到派出所,我的那位看過大法書的姐姐去派出所接我媽,她去了就實話實說:「因為老人煉這個功身體好,所以我們家人才都不擋著她老人家煉,沒有那麼複雜的動機,這個你們可以調查。」派出所的人說:「你老媽可有文化啦,把我們都講明白了,你別害怕,領回去就是。」我姐回來給我們講,咱媽這是天天在外面講真相煉出本事了,沒有怕,沒有恨,也沒上次在看守所裏的那股不服輸的爭鬥。

老媽每天都是有規律地生活,半天學法,半天講真相。我看過老媽給有緣人三退起的名字,對年齡大的就用年齡加姓氏,對有明顯職業的就用職業加姓氏,對在特殊的地點遇到的就用地名加姓氏,對講真相中聽來感人的故事的就用故事的內涵起,等等吧,每個名字都有意義。

一次我問老媽:「這個叫某九五的就是九十五歲嗎?」老媽說:「是啊,這可是師父安排的。」原來那天這老人就在那坐著,老媽正往家走,看天要下雨了就提醒他說:「老人家快回家吧,您一定很大歲數了,不要讓家人擔心啊。」老人說:「不回,回家沒意思。」老媽就停下來和他嘮會兒嗑,沒想到這老人思維很清晰,嘮的都是國家大事,老媽就和他嘮中共的凶殘和暴政,天滅中共太正常了。他不停地說:「你分析的有道理,你說的這些我都想過,就是沒有你總結的好。」 老媽說:「我也是學了大法才懂了這麼多,都是大法師父給我的智慧。」老人說:「那你們師父是好人,你也給我退了吧,我的黨齡比一般人的年齡都長,我今年九十五歲。」退完黨,老人一指旁邊的小區說:「這回我可回家了。」 我聽了也對老媽說:「這真是師父給安排的有緣人,這老人好像就等著人來給他退呢。」

從老媽三退名字的特點上,我還知道了一個年輕時是富家子弟的一位老人的故事,他祖上的家產全部被迫交給中共後,過百姓的日子也沒消停,他的妻子大半個世紀陪著他挨鬥、受窮、受氣。妻子頭幾年才去世,他一想念老伴就去老伴的墓地去住上一宿。我老媽就和他嘮他們那一代人的激進和迷茫,嘮來嘮去他認同了大法,並做了三退,他給我老媽講他的妻子是如何的賢妻良母,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還開導我老媽做女人的要學習他妻子的性格。我記得老媽給我講這個人時似有所思,令我不敢接話,生怕老媽發怒,但事實不但沒有,老媽從此語氣平和。

如果我看到三退名單上有寫某賣桃的,就知道家裏的水果肯定有桃,因為老媽買甚麼都不忘給貨主三退。一次我和老媽去旁邊的小超市,一進去就看見老闆娘眼睛瞅著窗外,雖沒啥表情,嘴裏卻輕朗朗地說:「法輪大法來啦?法輪大法好!」我笑了一下,我看我老媽也笑了。

老媽還遇到過一個牙疼的年輕人,給他講過真相後,那人就大聲說:「真神哪老太太,你這真是有文化兒的老太太,聽你這一通說,我牙都不疼了,你也太神了!」老媽就說:「不是我神不神的,是你念了法輪大法好,我師父就幫了你,我師父是最大的神。」我一看老媽給這個人起的名字叫某樂樂。老媽笑著對我說,原來她要寫某牙牙的,寫的時候無意間添了一筆,就對那人說:「那您就叫某樂樂吧,這是我師父點化給您起的名字。是不是牙不疼了?等於樂了對不?」對方高興地說:「好好,謝謝,比牙牙好聽多了。」

老媽經常提醒我和我姐看《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書。她常說是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修去了她的爭鬥心和恨。老媽現在和我們的交流已經完全沒有了叫喊和訓斥,母女間遇到矛盾時,老媽會說:「媽媽我年輕時總是用黨文化模式教育你們,我改了。你們如果也懂得了黨文化不好那也改吧。」我昨天還和從外地回來的姐姐們交流說:「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我和咱媽是一致的,在做人的明確的準則上也是一致的,這真字就足夠了,你們不用再擔心我和咱媽再打起來了。」

大法給了我老媽一個好身體,大法還改了老媽的壞脾氣,大法讓老媽心中沒有了爭鬥和恨,大法還在繼續往更好的方向改變和塑造著這個人人喜愛的老人。

祝所有大法弟子走正走穩正法最後的路,我們好一起和師父回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