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類社會大廟中魔煉提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我自一九九七年五月得大法修煉,至今二十一年了,在風風雨雨、跟頭把式的不屈不撓的修煉中,雖說沒保持修煉如初的狀態,卻在堅定正信中深切的認識到,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洪誓大願的體現。在宇宙大穹瀕臨被宇宙歷史淘汰的危難時刻,創世主力挽狂瀾,乾坤再造,挽救佛性尚存的敗壞了的人類及無量眾生的偉大壯舉。是師尊用無所不能的超強能力「開創無量大穹圓容不滅之法理,之無量智慧」[1],眾生甚幸,人類甚幸。得此真善忍宇宙大法,我之甚幸。衷心感恩師尊佛恩浩蕩。福益眾生。寫以下幾點體會與廣大同修交流,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一、法輪大法才是正法修煉

一九九七年五月的一天,丈夫的好友給他一本書拿回家中,丈夫對我說張某經過好長時間考證,確認這是一本好書。我拿過一看,封面寫有《轉法輪(卷二)》。我看起來就愛不釋手,一口氣看完整本書。我被師尊講的人類社會道德下滑後出現的亂象及一些佛法法理所吸引,講的深刻透徹,我初步相信書作者(書裏沒看見師尊名號)太了不起太偉大。於是叫丈夫給我找《轉法輪》。他從好友那兒找回來《轉法輪》。

我一看完,我感嘆道:「這書講修煉,給真修者調整身體(我說成治病),給真修者下修煉機制,這才是真正的修煉啊!這還用考證?我就修他了。」我三十多歲時,曾在父輩流傳下來的「道門」中被記過名。只講了戒甚麼吃的,傳了不打人、不罵人的要求。打坐和我們大法修煉根本不同。因為我年輕時管孩子、上課,並沒有真正修過那個道門。那道門裏沒有經書,也不重講修心,談不上修煉。我們法輪大法修心性,道德回升,使人心向善,加上幾個月的集體煉功,老病新病除了腰腿痛以外(腰腿痛在三個假期中消除了) ,所有疾病在不知不覺中無影無蹤了。悟到是師父為不影響我為學生上課的巧妙安排。從此後,我無病一身輕鬆,整天精神百倍,洋溢在快樂中。那時我還悟到:師尊安排我出生在道門家庭,早就為我信神,今朝得法打下了基礎。

我小時候,常依偎在父親身邊聽他講神仙的故事,講他那道門神奇的治病方法,尤其是父親講的親身經歷過的事。身陷絕境……深夜落入被大雪覆蓋不見井口的大口水井中而安全脫險。又在鋪天蓋地的迷霧,茫茫雪海裏找不到路徑的深夜裏,神指使人給他照明引路回家的神跡。所以我小時候就敬神信神。

二、放下名利之心抓緊投入大法修煉中

我是小學老師,我一個人包教一個教學班(三十多人)的數學、語文、自然及其它課程,雖然很累,但是得法前我爭強好勝,名利心特別強。不怕吃苦,教學工作認真負責,而且還有創新的教學方法,因此我的教學成績連年在全縣或全鄉鎮統一考試排名總是名列前茅。得獎狀很多。我心裏美滋滋的。有一年本學校教師選本校一名先進工作者。我學校五個教師暗裏串通好了,選了一個教學成績一般的人,沒選我,我心裏憤憤不平,大中午的不午睡去找鄉校長說這事,鄉校長聽了也很生氣。

從那以後嫉妒我的人我都不愛理他們。修煉大法後,師尊的法常記在心。「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2]。記憶中覺的師尊講過放下名利就是放下生死這個法理。師尊說:「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3]。修煉前爭名奪利的私心,爭鬥心我想一定得去,做一個夠標準的修煉者。在得法後的一九九八年,我正在上課時,有人告訴我去某教師家接電話,一聽電話是鄉總校長打來的。意思是說因為我連年教學成績突出,工作表現好,經全鄉二十多所學校校長討論研究決定,全鄉唯一晉升小學特級老師的一個名額給我了。要我去鄉總校填表,放下教學工作,趕緊整理總結上報材料。我略加思索:填表很快,總結工作材料(老王賣瓜,自賣自誇)跑總校,跑縣教育局,幾天下來都上不了課不說,修煉也受影響,大腦被總結上報材料佔據,雖然晉升高級職稱有名有利,長工資幾百元,可師父要我們抓緊時間實修。思考片刻,權衡利弊後,我坦然的對總校校長說:「那個『特級教師』名額我不要,給別人吧。」聽到電話那頭總校校長問:「真的?」「真的。」我說。立刻聽到哈哈大笑聲,電話掛斷。我想:常人這等好事爭也爭不來的,這下總校校長忙活去吧。這事我至今沒給丈夫及孩子們說,落個抱怨沒意思。

學歷同等的同事和我比工資(多少),我和他們比身體(健康),修大法二十多年,不吃藥、不打針,身心都健康,我失去的都在大法修煉中補回來了,還不止這一點呢。

名利拋腦後,工作修煉不放鬆,那時修煉時間不長,盤腿不過關,學生上自習時,我給學生安排好, 我坐在講台上,趴講桌上抄法。課間時我練壓腿單盤。沒多久,單盤上了。在一次集體學法我單盤著腿,忽然感覺雙腿沒了。又煉雙盤,不多久,雙盤也能盤半小時以上。有一次在我家小院石榴樹下打坐,身體前後擺動,幅度還很大。丈夫沒修,說我走火入魔了。我說:「這不是,書上師尊講過這是通周天了,是好事兒。」師尊講:「這是最方便的一法門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煉,修的最快最捷徑了,直指人心。」[4]我切實感受到了師尊講的法理的具體體現,修大法提高快,身體變化太大了。

大家知道,請教師給孩子輔導作業和功課,每節課一到二小時,花費七十元到九十元不等。前些年,我退休後,修煉時間寬裕了。可有人要回聘我去教書,(因小有名氣)我小區有人找我去輔導學生學習及寫作業,說付一些報酬。我開始沒答應。學生家長好說歹說,甚至帶著哭的腔調說:學習太差,趕不上去,考不上中學前途無望,可咋辦哪,幫助我們吧。我想:師父要求我們,作為修煉人做甚麼事先考慮別人,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不能怕影響自己修煉,不顧孩子前程,那自私的心也是執著,修去私心,不要它,我想就在人類社會這個大修煉場中去魔煉自己吧。輔導學生也有修煉的因素在裏邊。我答應免費輔導三個月。

晚上輔導作業,結合課本補教一些重點內容。學生在後來的幾次考試中成績顯著提高。順利考入縣中學,現在讀大學。家長高興極了,為我和丈夫買了幾件夏季平常的衣褲給我們,說不要也不能退了,表達謝意。

三、修去爭鬥心,慈悲救眾生

我們不脫離世俗的修煉,整個人類大舞台都給我們了,我們是助師正法、證實法的主角。法大、功大、場地大,我們大法弟子的心胸也要寬大。每天走上街頭,串親戚,辦事情,所有能碰上的人都是我們講真相,勸退黨、團、隊的對像。有人聽明白了,同意退了,道聲「謝謝」高興的走了,有的趕你走,還有的說要打「110」電話舉報,還有人罵人。

那一天,我在超市旁邊存車的地方給一個四十來歲的婦女講真相,還沒講幾句,那婦女斜視我一眼道:「這麼大歲數了,幹甚麼不行?幹這個!吃飽了撐的!」我心裏不平衡,真是不識好人心,不聽也別罵人呀,我教訓她一下。爭鬥心起來了。沒把握住心性,說道:「我吃飯了撐的,你餓死了?」氣的她罵道:討厭!推起車子走了。

我以為教訓她是不叫她再罵大法弟子,我還自以為是。給同修一說這事,同修說我錯了,是爭鬥心,我想也是的,師尊囑咐我們:「你要記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變常人的,不是常人帶動你的。常人說了甚麼,或者是干擾你了,你不要往心裏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5]

找自己,師父的話我怎麼沒記住?學法得法,照法去做好才是修啊!找到了沒學好法平時不注意修心性,學法與修心不能有機結合起來,爭鬥心沒修去的根子,反映出修的不紮實,明白了即便做救人的神聖的事,也得嚴格要求自己,也必須符合法,不能是常人的一俊遮百醜,我決心在修煉實踐中魔煉自己,去執著心,不能混同常人,因為我們是超常人。有了這次教訓,在後來的救人中,我能做到「忍」,不動氣。心裏常念誦著「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6]的法約束自己。

人與人之間就是有一些矛盾,兄弟、姐妹之間也會有矛盾產生。我小弟和弟媳因伺候得腦血栓病的母親與我吵架,弟媳不善待婆母,拉、尿不管,衣被不洗不換。要我把母親接走,她躲乾淨,甩手不管。母親曾為治病住我家一段時間。婆婆也是腦血栓病住我家,我不接母親,弟媳就跟我吵架,我那時剛得法不久,我和她吵哭了,我也知道不與常人一樣對待,可當時就是生她的氣,氣的夠嗆,非要論個長短。矛盾產生後,關係生疏了,我家辦喜事,弟媳不登我門邊,叫孩子來。幾年很少往來。自從做講真相勸三退之事後。我想:救人不挑人廣泛救人。師父說:「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4]

我認識到:小弟是受弟媳影響和我疏遠,弟媳與我之間是因母親引起,母親已去世幾年了,沒有根本利益上的衝突。只是誰也拉不下臉面和好關係。我是大法弟子,就去這愛面子心,我不與她鬥氣,爭面子,我們大法弟子救人的事比那點人與人之間的小隔閡相比,那算個啥,以法為大。我是姐要高姿態。主動與她和好。她家嫁女兒沒通知我,我知道後送去禮錢,她家生小孩,我買小衣服送去,農忙時(我已退休)我主動去幫忙收玉米,收花生。過程中關係溶洽了,我說話她們愛聽了,我幫她家母女三人退了團,隊。

可是小弟常年在外打工,或給女兒看孩子、真相聽的少,過年回家來碰上後,給小弟講了多年,講了數次,就不退,邪黨的謊言毒害太深,再加上以往的矛盾影響,一講退黨保平安,比誰都嚷的聲音高。我想:今年過新年,小弟在家,我一定說服他退黨。早幾年不退的原因是在我這兒,為甚麼呢?以前幾次都沒給小弟講明白,因為還沒講幾句,小弟就喊不退,我就產生畏難情緒,就打退堂鼓不講了。找自己的原因是慈悲心不夠,善念不足,沒想想救不下小弟,天滅邪黨時,下場可悲至極呀,淚水奪眶而出。我決心不管怎樣也要救他(他是中國海軍退役軍人)。大年初二小弟家招待女兒一家人,不是當姐姐去的日子(傳統習俗),我不管這個,反正他在家就是機會,我去了小弟家。這次還是沒達到目地,小弟態度很硬不退邪黨。我不想與他爭執再講下去。就想我還會來的。剛過元宵節,我帶水果又去了小弟家,一路上默念「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6],並求師父加持。一進他家大門,他很高興的樣子,我沒進房門,站在門外又講上了:小弟,我還是要勸你退邪黨。講了為甚麼退,怎麼退,現在三退(邪黨,團,隊)近三億人,去世的黨員家人都幫著退,這多重要?思想不要它,天知你知,保命保平安才是真福。他噢了一聲,說:「退,我退黨!」壞東西隨之清除。十幾年壓在我心頭的石頭落地了!小弟與我和好了,把家裏積攢的柴雞蛋全送給我帶回家。

結語

在修煉實踐中,親身見證了師尊「修在自己、功在師父」[7]的法理體現:感受到大法法光普照,恩澤眾生;感悟師恩浩蕩,救度迷中眾生的巨大付出及辛勞。大法帶給宇宙眾生,包括人類的是全善、全美的幸福,美好。借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之機,敬謝偉大慈悲的師尊,叩謝再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大法之福〉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做人〉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得法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7]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