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假相動 逆流而上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不久前看到一則消息,大意是主管打黑除惡的督導小組已經在河北省完成了打黑除惡工作,總結了許多經驗,將傳授給其它工作組,這些小組將於八月三十一日進駐九個地區工作,大概有山東、河南、四川、遼寧,等等。看後明白了為甚麼河北省近期騷擾迫害如此嚴重。其它多地也出現了大面積綁架事件,邪黨喪盡天良竟將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當成黑惡勢力來打擊,真是邪惡透頂。

作為大法弟子,除了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干擾外,應該怎樣看待這場邪惡呢?前天中午在發正念中看到這一景象;一挺機關槍不斷向我開火,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躲閃,可它還是不停的冒火。我心想,我不能總讓你追著打,於是我迎著槍口前行,一把奪過那桿槍,反過來對著邪惡開火。這時遠遠的見有一人像師父,正在急速揮動雙臂,耳邊傳來一個清晰的聲音:「師父的眼裏正流著血淚,在急速的打著各種手勢。」我聽到後心裏又急又難過,心想,師父呀,您要告訴我甚麼呢?我該怎麼辦?弟子愚鈍、弟子無能、幫不了您呀!這時眼前都是熊熊大火。

我流著淚發完了正念,心情很是沉重,不知那大火是煉丹爐的火,還是十萬火急,還是我自身狀態不好造成的。總之師父已經急痛到流血淚的地步了。一想到此,我就想哭,恨自己無能。今晨這則消息似乎給了我答案。吃飯時我還想這件事,想到那片大火,丈夫忽然問我:「你會使那滅火器嗎?」我說:「會使,你怎麼忽然問這個?」他說:「以防萬一吧。」那滅火器放那兒很久了他從來沒問過。我想應該結合自己的情況寫出這篇文章,與同修交流希望共同精進。

這三年我經歷了不少魔難。訴江後我被非法關押了十五天。經歷了兩次病業大關。第一次差點沒走過去,去了醫院也沒好,在無望中我把自己交給師父做主,師父給我化解了魔難,我才勉強走過。解體了一次洗腦迫害,一次強迫簽字,經歷多次片警上門騷擾,和數不清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和威脅。一次次的向內找,一次次的在法理上昇華,感覺自己如在風口浪尖上一般,精神繃得緊緊的。前些天真有一種身心俱疲的感覺,很累很累,身體也難受,有些消極抑鬱,負面思想很重。

後來我悟到這是舊宇宙生命在壞滅中的表現,這絕不是我,我要逆流而上。直面邪惡徹底清除那些自我保護的私心、色慾心、維護自我、證實自我的心、怕心、戒備心、顧慮心、迫害陰影等,絕不退縮,迎難而上解體這些邪靈敗物。

我悟到,其實殘存的舊勢力及其邪惡因素,就生存在我們各種執著心及觀念構成的黑色場中,包括同修之間矛盾造成的間隔中,這都給它們提供了生存的環境和能量,成了它們的避難所。這個場阻擋著我們自身百脈連成一片,阻擋了大法弟子整體連成一片,因為我們整體合在一起可能就是個巨大的生命,既然這一切假相干擾,是針對人心來的,那就在不承認它們中,認真向內找。因為師父說:「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這也是師父近期點化我的。

通過學習師父新經文,我對逆流而上的法理有了更深的領悟。我悟到:舊宇宙因其為私的屬性,從而使整體生命運行在成、住、壞、滅的規律中,其間沒有任何生命可以逃脫規律,都在無奈中順著規律向下滑去,最終是毀滅別人和自我毀滅。誰能逆著此規律呢?

當生命整體走向壞滅階段時,負面因素開始強大,於是私越來越重,生命因私而執著自我、維護自我,強大的自我使生命生出各種維護自己利益的執著心,思想、觀念、以致各種惡念和敗壞物質。正面因素也不純了,負面的就更不行了。是師父帶著無法想像的慈悲挽救了這一切,把這部偉大的法傳給了宇宙眾生,大法的無比智慧中,有自動提醒、自動修復和自動更新的機制,生命要想同化大法成為一個合格的法粒子,就必須在各種強加的魔難中(這也是師父將計就計利用了舊勢力的安排)、矛盾中、同修配合中,在救人中踏踏實實的向內找,不再躲閃不再被帶動,不被表相所迷惑,迎難而上,找到自己各種各樣的執著心,觀念、負面思維方式、負面情緒、黨文化中的強制、狡詐等,用大法來掌控自己,返本歸真。

我們做好這些並不是為了解脫魔難和成就自我,而是為了證實大法的偉大智慧和威德,是為了救度更多迷中的眾生。在痛苦中還能向內找,還以救人為根本才能使那些高層生命心理平衡,從而不再干擾,而選擇正面對待大法而得救。

而當我們大法弟子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後,師父就會給予我們最美好的一切。但如果我們做不好,責任也是巨大的。每一個矛盾和困難面前都要向內找。不向內找不改變自己,是無法同化大法的,生命也無法更新,就能被舊勢力操縱起負面作用。

師父在講法中告訴我們;「無量宇宙中生命都伸過一隻眼睛,注視著每一個大法弟子!層層都有!而且那個層層眼睛裏還有眼睛!更微觀,低層的神也不知道,更微觀的眼睛裏還有更更微觀伸來的眼睛,擠滿了地球,周圍沒有空隙,都在注視著人這的一切。你的一舉一動,你的一思一念,他們都在觀察著,因為你將決定著他們生命的未來!他們不著急嗎!你覺的我無所謂呀,做好做壞就那樣。不是無所謂呀,你知道你的責任有多重大嗎?甚麼叫大法弟子?是隨便叫的嗎?這是個最偉大神聖的稱號!」[2]

因為我們是與法同在的生命,所以我們的一思一念就那麼重要,責任真的太重大了。我們有甚麼樣的心和思想,就會支撐甚麼樣的生命在自身和宇宙中生存。

明白了這些,我的心一下輕鬆了許多,之前那些疲憊、消極、恐懼、焦慮已經沒有了。信心大增有一種從新開始的感覺。思想中不正確的地方也很容易被抓住,並馬上歸正。再遇到干擾後我就告訴自己別上當,那是假相,來了正好清除你們,看看自己哪顆心出來了,馬上清除掉,外部干擾隨之消失。師父正是利用了這爐火來燃盡宇宙中所有的敗物,而我們在其中失去的是雜質,得到的是純正與更新。

我知道自己三件事還沒有做好,還要有一個實修的過程,但我會時刻提醒自己逆流而上向內找、踐行使命救眾生。

以上為個人近期一點淺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