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晚期患者重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我的妹妹君(化名)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農村婦女,今年七十三歲了。雖然得法早,但是,那時基本上沒有參加過集體學法、煉功。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她雖沒放棄,可出於害怕,沒與其他大法弟子聯繫。再加上家境困難,忙於家務,又不能上網,對正法形勢不能及時了解。除煉功外,法學的較少,講真相更是沒做。

二零一七年過年之前,君咳嗽,痰多,後來喘的厲害。孩子們叫來當地醫生給她輸液,不見好轉,加上腰也疼的厲害,後來腰都直不起來了,彎成九十度,自己已不能行走。在縣醫院拍片,做CT,發現肺部有陰影,孩子們立即帶她到省城大醫院去看,經確診是肺癌並轉移到脊椎。經專家診斷,已是晚期,沒有醫好的可能,最多活三到六個月。醫生說她肺癌已轉移,已做不了手術,只能化療,就她的年齡和目前的身體狀況,經不住化療的折騰,怕出危險。經孩子們再三乞求,醫生收下她住院了。

幾次化療,效果還好,不像別人反應那麼大。白血球,血小板指標都沒有降低,也沒有掉頭髮。今年三月,她幹活時腰又抻了一下,痛的厲害,孩子們又帶她到腫瘤醫院去看,這次,醫院的意思,癌已經擴散到腰部了,沒有辦法了,只能吃止疼藥頂頂了。這次住了幾天醫院下來,不僅沒見好轉,反而更重了。人起不來床了,只能躺著,吃喝拉撒都得讓人幫助。就連吃飯都得別人餵。孩子們又找到原來給化療的醫院,請求再化療化療。這次該醫院堅決不收,說:「再化療已不起作用了,病人根本就頂不住,說不定沒等化療下來人就完了。即使能化療下來,也不會有啥效果。快回家吧,病人想吃啥吃點啥。」意思是只能回家等死了。

去年我和老伴(我老伴也修煉)去看過她一次。考慮到她一直自己修,不能與他人交流,我們把能想到的有關資料都給帶上。

今年五月,我又自己去看她一次。這次我帶給她二零一八年的真相U盤(包括翻牆軟件電腦版,手機版;經典真相視頻;精彩視音頻;歷史真相視頻;明慧十方系列;明慧資料光盤版;手機版電子書等等資料)。在與她一起學法的同時,穿插播放真相光盤。看到這些大法的真相和一個個生動形像有血有肉的絕處逢生真實故事,她受到極大的震撼,深受鼓舞!她深有感觸的說:「師父偉大!大法偉大!」「只有師父和大法才能創造這人間奇蹟!使瀕臨死亡的人絕處逢生!」

君說:「我這次出現這麼大問題,不是無緣無故的,雖說我名義上修煉法輪大法了,實際上連門還沒入。我學法沒跟上,整天忙於家務和生計,學法時間太少;由於沒有同修交流,自己的問題發現不了,有的煉功動作都拿不準。我雖然對師父,對大法,從感情上很認同,很相信,可是並沒有真正溶於我的思想裏,沒有理性認識。所以,當魔難來時,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沒能從一個修煉人的角度看問題,想不起師父是怎麼教導的,和常人無別,無可奈何,不知所措,完全聽從常人安排。我的執著心太重了!主要是對兒女的情太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我第二次去,她雖然比剛出院時好些,但是大部份時間是躺著,坐不了多長時間,還煉不了功。由於吃止疼藥副作用太大,飯後嘔吐,七天八天,解不出大便,用兩隻開塞露都解不出來,必須用手摳出來。看到她這次住院後不僅沒有任何好轉反而加重了病情,我就和她一起學法,一起切磋。我問她:「你現在腰還痛嗎?」她說:「不覺得痛了。」我告訴她:「那個止痛藥,只是起個止痛的作用,除此之外不起任何作用。你若真信師父,信大法,不妨把藥停了試試看如何?」她欣然同意。馬上把止痛藥停了。停藥的第二天,沒再嘔吐,大便也恢復了正常。她深有感觸的說:真像師父說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這藥一停,馬上好了。

關於生死的問題,她比較坦然,她說:我能放下生死,人總有一死,只是早晚的問題。我的前多半生,酸甜苦辣除了甜沒經歷過外,其它我都經歷過,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唯一的遺憾是不能完成師父交給我的使命,兌現不了自己的誓約,不能跟隨師父走到法正人間那一天。她自己的話說,從發現病業假相那一天,從沒掉過一滴眼淚。只要能站著決不坐著,只要能坐,決不躺下,能摸索著幹點活,就不閒著。她從不悲觀,心中一直充滿著希望,她堅信「師父一定會管我,我一定會好起來!」我第二次要去看她,她堅決不讓我去,她說:「你上次來,我能走能動。這次我這樣躺著,怎麼行?等過些日子,我好了你再來。我一定會好的!」

過去學法不夠,她就抓緊時間學法。即使坐不起來,趴著,也手不離書。她說:師父教導我們「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2]。我就是因為學法少,才出現問題。今後我把學法放第一位。隨著她大量學法修心,身體狀況一天天好起來。這時她意識到:這次過病業關,說不定是我的天年到了,師父慈悲,給我延長的生命是讓我修煉的,而不是讓我過常人的生活的。現在她每天清晨四點與全世界大法弟子同步煉功。

隨著修煉步入正軌,隨著心性的提高,妹妹的身體發生了一個大的變化。身體能坐起來了,能下地了,能在屋內走幾步了,能走出屋子到院裏了。

一天,孩子的姑姑來看她,正好看到她在院子裏坐著,高興地拍著手說:「哎喲,我的天啊,你都能走出來了!老天爺救你了!」君說:「確實是老天爺救了我。」她就講自己煉法輪功,因為過去不會修,偏離法而出現病業大關的教訓及自己學法修心在法中歸正自己,隨著心性的提高,身體向好的方面轉變的事實。孩子姑說:「看來這法輪功真是厲害,太神奇了!」

君對探視她的人,都以自己親身經歷的事實,讚美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得法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