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二零零八年走入大法修煉的。我是某大型國企地市分公司的負責人。在常人眼裏,是個典型的成功者,年輕有為,優渥榮華,前程大好。

二零一四年,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我被綁架、非法關押了近三百天,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緩刑。一路走來,無論紀委、公安、檢察院、法院還是看守所,以及親戚朋友,可以說絕大多數人的反應都是「惋惜」與「不理解」。是啊,而且不是一般的飯碗,是「金飯碗」啊。

跟同齡人相比,我這個人性格一直比較平淡隨和。在修煉之前,我一直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以比較順其自然。走入修煉,就更明白了這個道理。在常人眼裏,被關押對個人來說可謂「天塌地陷」,可作為一個修煉人,我真的沒覺的有那麼嚴重。當然一點不動心不客觀,因為現實的壓力畢竟要去面對,因為我們畢竟還是作為一個人在修煉。

其實這就是一個「失與得」的問題。師父說:「我們煉功人怎樣對待失與得?這和常人不一樣,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的好,過的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1]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是「失與得」,而常人口中經常說的是「得失」,看似相同,但一前一後,就有了本質的區別。

同時這也是悟的問題。師父說:「我們真正指的悟,就是我們在煉功過程中師父講的法,道家師父講的道,在修煉過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難,能不能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煉過程中能不能遵照這個法去做。」[1]

自我回家以後,見過我的親戚朋友都有一個感受,那就是沒想到經歷了這麼大的波折,我還會有這麼好的精神狀態,這也是他們很難理解的。通過修煉大法,我們都已知道,人類歷史上的一切都是在為今天正法奠定文化和基礎。那麼翻檢歷史,有多少仁人志士為了道義綱常、正義良知而歷盡苦難乃至殺身成仁、捨生取義,這樣的事例俯拾皆是、不絕於史。而相比今天,這最輝煌、最殊勝、最偉大的宇宙正法,我們承受的那一點苦難、魔難實在太小太小了。

回家後,一個偶然機會在同修家裏遇到了另一個同修,這只是我們第二次見面。她對我的事只說了一句:「看來師父這是真心讓你修成啊!」當然,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是不承認舊勢力用任何藉口迫害的。但是事情既然發生了,師父也有「將計就計」的法理──「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2]這些法理在我這場關難中都得到了最充份的展現。

一方面表現在放下名利情、提高心性上。我一直以來對「名」就不是很看重。在單位當一把手時,我從不讓下屬給我提包,也通過司機告訴保安不要給我開車門。就是對打掃衛生的服務員,也平身以待、敬語相談。所以儘管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光環」(主審法官語),但我真的很淡然。並且以後公開大法修煉者的身份了,反倒有一份釋然的感覺。

在「利」上,面對每年幾個億的收支運作,各級幹部的提拔任免,我都能做到不沾不染、公心以對。在今天中國的現實環境,作為一個企業的負責人,為了市場競爭和企業的良性運營,最基本的人情交際、迎來送往是無法避免的。師父講過:「懷大志而拘小節」[3],自己在這方面一直做的不夠好。現在好了,連一粒大米都沒有了,也就避免了在這方面再失德造業。

此外還有一個最大的收穫,就是可以滴酒不沾了,解決了長期困擾我的一個大問題!

相比名與利,這場關難對我在「情」這方面觸動是最深的。我這個人一直以來很注重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對誰都是很善意的理解與交往,一個親人形容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壞人」。所以無論修煉前還是修煉後,我都幫了不少人,也覺的跟大家都很融洽,關係都不錯。可是經歷這場變故回家後,跟我有過溝通的人屈指可數。甚者,一些我一直關照幫助、曾經表示鞍前馬後的人,過年的時候連個短信都不發。經此一遭,我深深的感受到,現在的人確實是不行了,為人處世只為利益,不問道義,救人真的很難。同時我也更真切的體會到了人的情是最靠不住的東西。當然,對此我不曾有任何的失落與失望。眾生苦趣,為幻所迷,但當悲憫,矢志不渝。看明、看淡人中的情,反倒有一種輕鬆、疏朗、喜悅的感覺。師父說:「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也許就是這種感覺吧。

另一方面表現在學法煉功上。以前由於工作的原因,學法多是一個人看或讀法,基本每天一講。後來我學兩講,特別是二零一六年五月開始背法。由開始時每天背兩、三頁,逐漸到五、六頁,現在每天能背十頁左右,並且已經背到了第六遍。經過這段時間靜心讀法、用心背法,時常會出現新的領會,新的收穫的感覺。

煉功上就更是明顯了。修煉了這麼長時間,一直不能雙盤,很是苦惱。在看守所的那段時間裏,兩條腿可以雙盤了。到了現在,狀態好的時候,已經能比較輕鬆的突破一個小時了,這個在我幾乎是不可想像的!

走過了這一場關難,在獲得身心變化和提高的同時,更能體會和感恩的是師父洪大的慈悲,為弟子嘔心瀝血,均衡著、安排著一切。這裏有一個實例。我以往煉動功,除了身體發熱,沒有甚麼特殊的感覺。在被綁架的初期,我是被168小時專人獨立監控關押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我煉動功,煉第四套「法輪周天法」時,非常明顯的感覺到了強烈的氣流隨著雙手的動作遍布周身。這種狀態那以後再也沒有出現過。

還有一次是在看守所裏。那時邪惡很猖獗,不讓煉功。師父說:「煉功是那個體在起作用。」[1]不讓有動作,那我就意念中想像著另外空間那個體煉抱輪。有一次剛一想「頭前抱輪」,兩隻手就自動抬了起來,像有一個輪托著一樣。這個感覺從那以後到今天,每次抱輪都還有。我知道這是師父在我最困頓、最煎熬的時候在鼓勵我。也確實是這樣,這兩次的奇異經歷給了我莫大的鼓舞,讓我堅定了正念正行闖出魔窟的決心。

還有一件事講起來也有幾分神奇的色彩。我在被單獨關押的時候,房間裏有一本雜誌,可能是看管人員看的。其中有一篇文章的題目正好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而裏面的內容似乎完全是針對我的境遇而寫的。我當時就意識到了,這是師父在點化和鼓勵我。

更神奇的是,闖出魔窟後跟一個朋友談起這段經歷,轉天這個朋友送了我這篇文章作者寫的兩本書。一本書的名字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第二本的書名是《時間會證明一切》。而我在被非法庭審最後陳述時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我相信,時間最終會證明一切」。這簡直是太神奇了!我相信,每個真修弟子或是在身體、或是在心裏都感受到過這種「神跡」,師父真的時時刻刻都在我們的身邊!

時間走入了二零一七年,這是師父正法的二十五年,也是大法弟子反迫害救眾生的第十八個年頭。記得自己一直苦於不能雙盤的時候,師父曾點化過我,告訴我一定能盤上,但盤上那一天,這件事情也就要結束了。而今天,無論是從宇宙天象,還是從人間世事來看,這一切都已接近尾聲。過年之後又開始系統的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發現師父從二零零四年開始就一直在強調走好最後的路。

有同修寫了長篇文章,講正法時間的問題。自己彷彿突然間意識到,如果按照原來的安排,我根本就不能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這個行列中!師父近期發表的幾篇經文都是在強調學法煉功這個基本問題,實際上表明我們好多大法弟子都不夠標準,都還有太多的人心和執著,這或許是正法進程一再延續的一個主要原因吧。師父說:「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5]。我們每個人都捫心自問,是不是這樣呢?那怎麼辦呢?其實也簡單,就是放下對時間的執著,對自己能否完成誓約的執著,對自己能否圓滿的執著,踏踏實實、認認真真的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

信師信法,正念正行,一切都會是最好的安排!讓我們共同精進,不負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