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歸正自己 救度更多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師父說:「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1]

在正法修煉中,我深深的體會到,只有利用好「向內找」的法寶,才能不斷提高心性,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兌現大法弟子的史前誓約,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以前,因為丈夫有外遇,我和丈夫經常打架。我和母親住在一個院子裏,母親有心臟病,我家一打架,母親就著急上火,可母親堅決反對我離婚。按照母親的想法,孩子不能缺爹少娘。母親怕外孫子吃苦遭罪。為了不讓母親操心,我只好忍氣吞聲的和丈夫混日子,但我想:母親百年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丈夫離婚。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煉中,成為一名大法弟子。在修煉中,我認識到,不如意的婚姻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從煉功人的角度看是好事,因是還債,是消業。我不再跟丈夫打架,也不想離婚了。可對於丈夫經常深夜才回家,我仍很生氣,經常指責他、怨恨他。

有一天,有一位同修對我說:把你的mp3拿來,我給你下載大陸法會交流文章。其中一篇是講一位女同修,面對丈夫帶來的第三者,同修給她講大法真相,勸三退,救度她。多好的同修啊,真有海納百川的胸懷呀!我佩服同修修的好。同時我萬分感恩師父,師父看到我對丈夫怨恨心遲遲不去,安排同修給我裝上法會交流文章,讓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抓緊趕上來。

學法時,師父還給我展現高層次的法理。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2]

師父的法使我心明眼亮。是啊,我不能像常人一樣,我是修煉人,我要向內找。自己一定是以前對丈夫不好,欠下了債,造下了業力,那麼我要去承受償還。消去業力,淨化身體,才能達到大法弟子的標準。我不能陷在人的情中不能自拔,我在人中的一切都是師父為我修煉安排的。人世中的家,是給我們修煉提供的立足之地,我們真正的家是在天國世界。我把常人中的一切看淡,把心用在如何做好三件事上。

明白了法理,我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對待丈夫。他有病時,我為他端水送藥,每天給他做可口的飯菜。還經常給他講大法真相,丈夫支持我修煉大法,認同大法,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得到了大法的救度。

去年的一天,單位通知我補交黨費,其實我早已退出中共邪黨了。我的收入是大法資源,只能用在大法救人中和日常生活必須消費上,決不能為邪黨輸血。單位為甚麼突然通知我補交黨費呢?一定是自己修煉上有漏,被邪惡鑽空子。邪惡妄圖干擾我,我立即向內找。自從我不交黨費開始,每天都給單位負責收黨費的發正念。我發正念目地不純,隱藏很深的,不易發現的私心,都是為了保護自己,而不是救度眾生。表現在講真相,勸三退中,我過份強調安全。幾乎到了謹小慎微的地步。在大法救度眾生項目中做了一點就滿足,不更多的去擔當,怕被迫害,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找到這些修煉中的不足後,我跪拜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向師父承認錯誤,求師父幫我,解體邪惡,化解魔難。

第三天早晨,我做了個清晰的夢,夢中,我看見一個鐵門上著鎖。我拿著鑰匙,把鎖打開,推開鐵門,走了過去。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邪惡解體了,我過關了。我跪拜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淚流滿面,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向師父表示,今後要加倍修好自己,正念正行,救度更多眾生。單位再也沒有找我補交黨費了。

大法弟子向內找的過程,就是歸正自己的過程,就是提高心性的過程,就是解體邪惡的過程。在向內找中,我的思想在昇華,境界在提高,講真相,勸三退的效果越來越好。每當我看著這一行行明白大法真相退出中共邪黨團隊組織人員名單時,心中充滿著對師父的無限敬仰。我深深的懂得大法弟子的一切,都是師父所賜。如果沒有師父,我一無所有,如果沒有師父,我一事無成。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是大法。所剩不多的時間,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換來的,我要萬分珍惜,更加努力的修好自己,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不負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