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修煉路上時時有陷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前兩年暑假,正好輪到單位四年一次的公費旅遊。我選擇了去敦煌旅遊。同行的有幾所其他學校的老師。因為是拼團旅遊,我們這一個旅遊團在二十人左右。其中有一個男老師,教中學語文的,單槍匹馬,是隔壁學校的唯一一個去敦煌的。

當時,我的丈夫(前夫)一直在外省市工作。雙休日才回家相聚。但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已經心有他屬,回家,只是因為有一個面臨高考的學習、待人都不錯的兒子。他是生怕影響兒子高考,所以,暫時隱藏他有外遇的情況。

這個男性語文老師喜愛文學,喜愛寫古體詩。每到一處景點,總是詩興勃發,常常引經據典,轉瞬幾首小詩呈現。他愛分享自己的作品。整個旅途我和他正好分在一桌吃飯。他每有新作必呈現給大家欣賞。我原來也教過語文,也喜歡詩詞。所以,一拍即合,談得甚是投機。

結果,我漸漸發現,我的所思所想,所喜所好,跟這位男老師是如此契合。他喜歡追求知識,想去看博物館,而這也是我的心願。但礙於當時二十人的團隊,提出想去博物館的老師只有他一人,我一個女流之輩,同校的其他老師都是無動於衷。我也不便表態,最後,博物館未能去成。但我暗暗驚訝,生活中竟然有如此這般與我所思所想極為契合的人。後來,我發現兩個人的默契程度越來越高。我心中所想,正是他口中所言。

再後來,我早上一早去旅店的餐廳吃早餐,結果此人幾乎與我同時到達。我們挑選好自己的食物,又聚在一起邊吃邊聊。原來此人目前隻身一人,帶女兒過日子。我想,我現在雖然有家,但也是徒有虛名罷了。

如果任這美好的情愫發展下去,在我這個修煉人就是在意識中犯了罪。我開始警覺。如此完美,如此投緣、如此默契,幾乎是心有靈犀不點也通!我立刻在頭腦中思索師父的講法。記得師父說過:「一個常人的大腦被控制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1]

我更加警覺起來,開始收斂自己所謂的文學愛好,所謂的談得很投機。我是修「真善忍」法輪修煉大法的,任何不符合大法的一思一念都是應該去除的思想業力。我不再與他多說話。

在後來回程中,機場候機大廳,我也是有意跟本單位老師聚在一起。結果這個男老師在機場大廳慢跑了很多圈,發現我時,很是興奮,問我看過某部電影嗎?我告訴他:知道一點,但沒有完整看過。

我繼續有意避開他,用大法的法理歸正自己的內心。最後,隨著旅途的結束,一切又恢復如初。

師父說「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1]所以,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唯有「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才能闖過魔難,甚至是包裹著美麗面紗的魔難。因為修煉人走的是一條通天大道。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