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事不是小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在近一年的修煉過程中,我深深體悟到,修煉過程中的每一件事的每一步的結果都是自己心性修煉狀態的表現,有在法上的,有不在法上的。經常看看自己在修煉過程中做過事的每一步的結果,不在法上的就可以及時歸正到法上來,在法上的繼續精進。

一、為甚麼第二次郵寄訴江狀

我的訴江狀是去年七月一日郵政快遞寄出的,兩個多月也沒收到兩高回簽。幾次查詢都是滯留在北京航空郵檢中心。起初我想,這是怎麼回事,一問同修才知道七月的很多訴江快遞滯留了,但也有簽收的,也就沒怎麼在意。兩個多月都過去了,還是沒反應。從修煉角度看,我覺的有問題,一定是我修煉中有問題。

我儘量回憶整個訴江過程中的每一步。終於找到了。在第一次學法小組議訴江事時,看到有同修在知道了要用真名和真實住址後生出些怕心,我當時也沒想,脫口就說,有那麼多的大法弟子,幾十萬、幾百萬大法弟子都控告江澤民,他們(指兩高的人)忙不過來,誰看哪,沒人看。當時我們都樂了。回憶到這兒,我驚醒,我的訴江快遞滯留、沒人看,是我自己說的沒人看,不就沒人看了嗎?!是我沒有站在正法上控告江澤民,而是在用常人的思想觀念做訴江的事,我的訴江狀就不能震懾邪惡,不能起到助師正法的作用,多大的漏啊。我的訴江狀是震懾邪惡的,除惡的,是助師正法的。我重新做了訴江狀,發了正念,求師尊加持,把訴江狀從郵局快遞兩高。當第三天上午收到簽收通知時,我歸正了我的不正,真正感到了身輕,心輕,我低下頭,雙手合十,謝謝師尊!

二、我告訴他,現在不合適

我們幾個同修,來自不同地區,隔兩、三個月會在一起講講自己的修煉體會。有一次,我們幾個中多了個生面孔同修,他講了些南方同修開法會的情況,有些修煉故事和體會叫人感動。最後他說,我們這兒也準備開法會,他已經和幾個片區的同修聯繫了(和我們中的人某某也談過了),現在還沒找到合適的地方,大一點的地方,看看我們有沒有地方,提到幾處都不太合適。當時我也沒想甚麼,只覺的開法會是好事,就說我有一個地方,講了一下情況,他覺的可以去看看。

我和他坐了半個多小時的公交(平常就到了)才過了三分之二的路程,有一個人很像他,下了車,我誤認為他,趕快叫快上來,還沒到呢。那人看我發愣,他在車後過道站著喊,我在這兒。到了地方,我用鑰匙怎麼也打不開門洞大門,我歉意的說,不知怎麼的打不開,進不去,就這兒。他說,我記住這地方。這一路比平時時間長的多,而且得知他想開四十多人的法會。

晚上回到家,我一直納悶,四十多人的法會,這麼大,合適嗎?這時我才認真想今天發生的事,我們這地方同修不多,可不能出任何差錯,要保護同修,正法需要人手。又一想,開法會這麼大的事,要出一點差錯,我可擔當不起,我在這是掛了名的,我這地方安全嗎?想了很多,我的私心也冒出來了,一頭霧水。這個法會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我開始懷疑,師父說過,重大問題看明慧網的態度。師父撥開了我的迷霧,明慧上的文章也沒談到大陸上各地開大型法會的事呀,大陸法會每年一次都是在網上開,師父看著得呢,而且明慧經常提到遍地開花的小資料點,小花、小花,要小,怎麼要大呢?馬上覺的大型法會有問題,不符合目前正法修煉的實際情況,不符合大法要求。半晚沒睡,想師父的講法,想本地區的同修情況,想坐車時看錯人,進門鑰匙打不開門,越想越覺的這個法會不能開,終於決定要告訴他我的想法。第二天,我簡單的說了一下我的想法,最後告訴他,現在開不合適。

第三天傳出,他被抓了,與他有關的人也先後有被抓的,他在早些時候開的法會,參加的同修也有被抓的。後來才知道,他是做生意的,他在大法弟子中有做生意的目地。我驚出一身冷汗。

這個事的前後整個過程,每一步,很長一段時間都在我思想中重複出現,迫使我理智的思考。大法弟子,在修煉中要修的無私無我,可現在世人完全是為私為我,特別在大陸這樣的環境中修煉,就顯得只想他人的大法弟子思想單純,不防人,容易相信人,容易被人騙,這是用常人的思想想。作為大法弟子,如果思想時時都在法上,在修煉過程中的每件事中的每一步都站在法上考慮,完全無私無我,就能跳過常人的那點小伎倆。比如在上述的事件中,在車上認錯了人,如果當時能想到這和我修煉有關,信師信法,想到是師父的點化,就會懷疑那人(本來就不認識那人),放下人的面子,直言相告,事情就有可能終止;當門洞門打不開時,如果當時能想到這和我修煉有關,信師信法,想到是師父的點化,就可能做出理智的決定,終止事情繼續,不用第二天再告訴他自己的想法和決定。

修煉是嚴肅的,修煉過程中做的每一件事中的每一步,都要重視起來,而且只有去掉人的思想或觀念,才能在法上思考問題,才能真正的理智起來,才能跳出常人認為的,思想單純,不防人,容易相信人,容易被人騙的思想觀念。作為大法弟子,我要時時記住:我有師父在管,師父在看著我呢,我要按大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做,我的修煉路才會走正。

三、真相講到位,救了他人,也保護了自己

真相講到位,救了他人,也能保護自己,這是我經歷的體會。

從去年訴江後,很多參加訴江的同修被所謂的回訪,其實是舊勢力又一次迫害大法弟子的安排,大法弟子不能承認這種回訪。我訴江了,舊勢力安排的所謂回訪,我不承認,未能得逞。事情是這樣的。

早在訴江之前我就搬到了離單位乘車要兩小時的地方。在此之前,我給所謂管法輪功的有關人員講了法輪功真相,給過真相資料看,也做了三退。他去過台灣,對大法的真相很清楚,他知道法輪功好,很認同大法。

在上述第二件事後,片區的國保大隊和六一零一行幾人氣勢凌人去他那,要求單位公安、社區找我,都被他巧妙地給回絕了。他說,人家那麼好的一個人(說了我的很多好處,這些年我單位的有關人員和公安人員都在盡力保護我),她不願見你們,都搬出去住了,住哪兒我們也不知道。到社區,誰都說不知道我人在哪。隨後,他給我打電話,說,最近不要回來,國保大隊和六一零找你,之後我見了他,了解了具體情況。

後來所謂的訴江回訪,每次到他那就更沒下文了。我修煉了十九年,完全是閉著修的,這兩件事的經歷卻叫我清清楚楚看到了師尊的慈悲。這名公安明白了真相,不迫害大法弟子,不犯罪,他得救了,同時他不推波助瀾,說了公正的話,直接保護了大法弟子──我,這也使我看到了,真正受迫害的是那些直接受矇騙迫害大法弟子的世人,他們最可憐,最應該明真相、得救得度,因此,大法弟子真的不能懈怠,要抓緊時間講真相,多救人。

結語

近些年,我一直做著三件事,不敢懈怠。基本上是上午學法,下午做救人的事或其它有關大法的事,一天總覺的時間不夠用。我主要是面對面講真相,做三退,發真相資料,郵寄真相信,我的小花一直開著,除了我自己用外,也給學法小組的同修提供部份資料,一天很忙,但很充實很快樂。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