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對民主自由的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今晨,在和丈夫回老家的路上,我們的話題從建築上轉到邪黨這些年來強拆搞面子工程,通過建高樓大廈地標等貪污腐敗搞假繁榮,而國外沒有這好大喜功的虛假的東西而是盡可能服務於民,將福利給國民改善生活等。剛開始,丈夫還認可,等我再說兩句的時候我自己意識到不對勁,剛想別說了。他突然煩躁的說:你說這有甚麼用啊?!就好像你比別人都明白似的,好像人家都不知道,就你知道,知道又有甚麼用啊?你不還得在這生活嗎!都知道它(邪黨)就這樣,你不還是得該幹啥還幹啥嗎?

他的態度讓我一驚,我馬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黨文化邪靈。我反駁了兩句,他更來勁了。我馬上不說話了,心裏發了會兒正念,一路無語。對他說我中邪這句話心裏有些不高興,不想理他了,這時想到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想自己的這狀態不對,怎麼能跟被操控的常人計較呢?也看到了自己不讓人說的心、爭鬥心、抱怨心等,馬上清理自身,一下心態又祥和了。我們又說說笑笑的聊了一些其它的。

下午,我學習《精進要旨二》,當學到《預言參考》這篇經文時,我明白了自己長期存在的一個執著,那就是執著西方體制下的民主與自由。師父說,「其實目前不只是共產惡黨社會搞馬克思的一套,世界上的發達國家搞的社會福利等也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共產邪惡主義的東西,表面上是自由社會,實質上好像全世界都是在搞共產主義。從邪惡的共產主義國家來到西方發達國家的人都有一個同感,覺的這裏好像共產主義一樣,只是不講暴力革命那一套。」[2]

今天這段法點醒了我,讓我一下看到了自己的問題。之前在與親朋談論類似話題時也都陷入到爭論中,無論我怎麼舉例說明都不行,他們全都不反對大法,但執意認為美國等西方國家就是虎視眈眈的「亡我之心不死」(中共長期灌輸的思想)等等,對《九評》也是不聽不信。而我自己也被帶動的憤憤不平,沒有慈悲心,對他們真是恨鐵不成鋼,感覺心中充滿無奈。

我想他們被邪黨洗腦多年,變異的觀念根深蒂固了,而我自己帶著對邪黨的怨恨,對人善心不夠,爭鬥心很強,也是黨文化的東西。當然破不了他們的黨文化,但我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執著於西方體制下民主與自由等,在爭論中維護的已不是大法而是這些進入到了常人狀態中被人心和情緒所控制,哪是正念啊!既救不了人還被邪惡鑽空子,使人誤會我們在搞甚麼東西。作為一個常人來講執著這些無可非議,而且這樣的人基本都是有素質明真相有識之士。但是作為一個修煉者是要去一切常人之心的,是要從常人中走出來,當然不能執著,我們要清楚知道這一切不過是舊勢力按正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不同體制作為此時世間格局所需。

那些民主國家和人民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給予了很大的支持,那是他們在擺放自己的位置,在選擇未來,我們可以支持他們感謝他們,僅此而已。師父說,「人類社會是修煉的好場所,是因為這裏的一切都會使人執著,因此而能走出來、去除一切對人類社會的執著,才偉大、才能圓滿。」[4]

我要用最純淨的心來救人和維護大法,再不能執著人的這些了,更不能被其所帶動,因為我們是要走出人來,走向神的生命。

個人體悟,不在法上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預言參考〉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4]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不政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