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事上修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要求是高的,比任何環境中修煉都高。形式上不會那麼嚴格,但是對修煉的標準是嚴格的,要求是高的。你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那是不行的。你意識不到自己有很強的人的執著,那是不行的。認識到了這些東西,當然了,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那肯定就要做好的,那這就是修煉。」[1]下面談談在實修過程中自己的一點體會。

一、修去愛聽好話的心

一天早上,我和母親(同修)正在學法。突然,老闆給我發來一條微信,我打開一看,竟是誇讚我的話,當時我臉上就笑開花了,嘴上還對母親說:「我們老闆就愛來這一套,總是把家長(我是老師)對我們的肯定誇讚一番,想讓員工覺的自己在當老闆,在家長心中的地位不一般,好更加賣力為她工作呢!」母親說:「你看你,一聽見好話,就喜笑顏開的,就喜歡聽好聽的話。」我嘴上馬上反駁:「沒有啊,我還覺的自己沒做好,不值得讚揚呢!」但是臉上還是堆滿了笑容。

說完後,我就在內心細細揣度:我雖覺的自己做得一般,沒有在備課上太花精力,怎麼到了家長那兒,我就成了認真負責的老師呢?但我聽了卻也是真的開心。這不正應了前段時間《明慧週刊》上同修寫的「聞譽樂,聞過怒」的表現嗎?我一下子就警覺起來,這裏面深深暴露出我的執著「只喜歡聽好聽的話,聽到批評,指責的話,心裏就不高興了。」多強的求名心,虛榮心呀!以後可要在這方面多注意了,應該做到「聞過樂,聞譽恐」才是對的呀!

二、修去嫉妒心、證實自我的心

一次,去學法小組學完法後,同修A把我和母親叫到房間,想和我們交流一下講真相的事情。因為前段時間,有一位講真相的同修出事了,A出於好心,提醒我和母親一定要相互配合好,出去講真相前一定要多學法,多發正念,以及只要不帶常人心做事,是不會有任何迫害發生的。當時,A說了好長的引入話,到最後就是說你們要如何如何做之類的話。當時我心裏就急了,反駁了一句:「我和母親同修是這樣做的呀,學法純淨思想,發正念清除邪惡,然後才出去講真相的。」言外之意,我肯定知道呀,你說的我又不是不知道。

在回家的路上,我還和母親同修抱怨一番:「同修A說那麼多,她還以為我們不懂一樣。」我以為母親同修會有同感,沒想到母親同修卻說:「她說的都是對的呀!」原來母親同修一點反感之意都沒有,是我的心還在蠢蠢欲動呢?!我一下子就看到了我和母親同修的差距,於是馬上閉口不說了。心裏開始向內找:「是啊,同修A說這話,又不是為了她能得到甚麼,純粹是為了我們好啊。我為甚麼心裏會反感她的做法呢?」我告誡自己:我不要反感,她是為我們好的。但是心裏那個反感的物質還是非常強烈。其實那個時候,這個想法已經不是我了,但是我明顯感到它很頑固地想影響我。

回到家後,我和母親同修講了我剛才的情況。母親同修說:「你那憤憤不平,那是嫉妒心呀!」我反而覺的是證實自我的心,是爭強好勝的心,是不讓別人說的心。幸好及時發現它了,馬上發正念把那個物質滅掉了。

三、不能嫌棄他人

母親身上有著傳統女子的柔和,這是她修煉之前沒有的。得法初期,母親同修黨文化很重,說話很強勢、刻薄。當時,我就很想母親同修快點去掉這個不好的物質。現在好了,母親同修經過了長期的學法修心,終於變的柔和了。

現在,我卻又覺的母親同修不夠強勢,很多時候不能把自己當作無所不能的大法徒。比如平板電腦,每次我都說您要學著用它,她每次都說,我學它幹嘛呢?學也學不會的。等到她要用的時候,她又要問我怎麼用?我就有些不耐煩了。又比如空調遙控器,我說您可以自己試著用一下就會了,母親同修表示不想學那。於是,一會兒說怎麼沒風呢?讓我開點風出來;一會兒又說好冷,讓我調高一點;一會兒又說怎麼不制冷了?又讓我調低一點。我一下子嫌棄心就出來了,只是表面上沒說而已,但是那個執著已經產生了。

一連發生了幾件類似的事情之後,我向內找自己:我為甚麼心裏會嫌棄呢?我不應該有這種心的呀?我不是應該默默地去圓容好這一切的嗎?這不正是修心提高的好機會嗎?下次如果再遇到類似的事情,我一定不能再有這顆嫌棄之心了!

以上只是自己的一點感悟,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雙手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