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去掉更深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我得法較早,那個時候我大學剛剛畢業不久。可是在修煉的過程中,雖然許多事也努力按照法的要求做,可學法、煉功都沒有跟上,鬆懈而不精進,實際就是一種實修沒有跟上的狀態。二零零八年博士畢業以後,我回到家鄉,和母親生活在一起,恢復了一個較好的修煉環境。我開始更多的學法,並努力學會用真、善、忍的法理指導自己的修煉。直到二零一二年,自己才感覺有一點進入修煉的狀態。

現把最近自己在向內找,去執著過程中的一點心得體會和同修們交流切磋,與大家共同引以為戒。

一、去掉執著心,學會理智的與同修切磋

從我走入大法修煉的這十幾年中,師尊慈悲的一直引領、呵護著我走過許多魔難和關口,通過學法,不斷向內找,師尊總是不斷點化我。

最近,我發現自己每次悟到甚麼法理,常常抑制不住的要告訴我身邊的同修,但言語之間總是透出一種不穩定的狀態,給人一種顯示、興奮、不穩重的印象。我自己心裏也無法坦然,想自己是為了同修好啊,看到了同修的不足,或者自己有所感悟,難道不應該切磋?可是為甚麼心裏慌慌的?

1、擔心自己的修煉受到干擾:看過一些同修的文章,談到被同修依賴的同修,或者修煉狀態一直比較好、悟法很好的同修,被邪惡舊勢力鑽空子迫害的例子,我自己心裏就有點害怕了,擔心自己這樣積極主動的和同修切磋,會不會也招來迫害呢?我這個念頭其實就已經是舊勢力希望看到的了。我們是師尊的弟子,我們只承認師尊給大法弟子安排的修煉道路,邪惡舊勢力所做的一切就是這條路兩邊的風雨、荊棘、深淵、野獸……都是嚇唬我們的假相,必須及時的否定。大法弟子是一體的,彼此就是應該配合,包容,所以只要我們自己念正、心正,按照法的要求,師尊的要求,努力修成無漏,就沒有空子可鑽,何怕之有?同時,我為甚麼這麼怕舊勢力的干擾?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干擾是一回事,我們更需要真正的放下生死。

2、看不起同修的分別心:我總是願意和能對自己有幫助的同修切磋,也願意看這樣的文章。一旦遇到覺的層次不高,無法讓我佩服的同修,就帶著高高在上的心、恨鐵不成鋼的心教育同修,怨恨、嫌棄他們不肯動腦,不肯下功夫悟法……我不斷告誡自己,我悟到的一切都是大法給我的,和同修互相幫助,共同精進也是師尊這樣安排的,我們都是師尊的弟子,都是大法中的小粒子,一切都在師尊安排好的修煉之路上,我有甚麼可驕傲?這樣再嚴重下去,不就容易自心生魔了嗎?師尊說顯示心和歡喜心容易被魔利用,這真的是十分嚴肅的問題啊!我在師尊的《轉法輪》中讀到「自心生魔」這個問題時,信心滿滿的覺的自己絕不會如此,可是稍不注意,就可能會誤入歧途啊!

3、爭鬥心和做事心:在一定的層次中自己悟到一些法理,馬上就覺的自己看起來比別人認識的高了,因而生出一種類似領導的責任感,想要安排甚麼,想讓別人按照我的建議去做。做不到或者有異議,或者以我的標準看,態度不好,我就會發脾氣,不能包容同修及他人,更別提慈悲了。這其實不是在強迫別人嗎?將自己的認識,自己的方式強加給別人,還認為自己是為了別人好!這種所謂的責任感完全沒有慈悲,根本就不是一個修煉人應有的狀態。更嚴重的是我把自己的一切擺在了大法的前面,我證實的是自己啊,這多麼危險啊。

4、同修情也是情:情是維繫常人社會的紐帶,師尊說:「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雖然我一直很難完全去掉這個情,可還是能有意識的要去掉。當情存在於同修之間時,真的是很難發現,隱藏的很深。我悟到甚麼道理,立刻就像常人中得到甚麼新奇的寶貝一樣,要展示給親近的同修分享,看到他們有了甚麼不如意,有了甚麼關,我就時刻記掛在心,難過,想方設法的幫助,這感覺和對常人親人、朋友的狀態差不多,執著於人情多過為了同修之間的互相幫助,這個感覺並不是慈悲,完全是常人的牽掛。從另一個方面講,情放不下,也可看出是對自己利益的執著。我將自己的親人、朋友、同修都看成是我的,是我利益中的一部份,那麼我就不能容忍他們有甚麼缺失,有甚麼不順……情是一種物質,有同修文章中提到它是一種粘粘的,灰突突的東西。我雖然看不到,可我逐漸的也感受到的確如此。對常人的情要去,對同修的情,也要去啊!

二、顯示心中隱藏的有所求

無論工作、生活、修煉中,我做了一點自覺無私、符合大法的事情,或者見證了一些大法神奇的事情,總會沾沾自喜,心裏美滋滋的,連帶的行為舉止也有點興奮的狀態,張張狂狂的。我明知道這都是歡喜心,顯示心。雖然我也從不同角度找到自己執著於顯示的原因,也努力去掉,可我總是壓不住自己這種狀態。所以,在這些歡喜、顯示的基礎上,又增添了怕心。總是怕,怕自己掉下去、怕自己哪裏做的不好,會自心生魔、會被鑽空子,所以更加不能坦然的面對一切。

我有時看到海外的大法弟子做的那麼好,做了那麼多的工作,看到國內大法弟子救了那麼多人,我會想,他們會不會覺的自己有資本圓滿了?他們會不會高興?那他們如何面對以後助師正法的路?他們還能夠坦坦蕩蕩的走好後面修煉的路嗎?其實,我擔心別人的,正是我自己內心的寫照。對於我,顯示心,也可能是源自於求回報、求功德、求圓滿吧?

回報的方式有多種,財物、名利、表揚、感激、認可、依賴、功德……所有自己人心看重的東西,無論其中哪一種,當終於求來時,自然就會感到滿意、高興、歡喜,進而有炫耀的心。修煉人一般對以上所說的幾種回報方式能夠明確的認識,可是執著於功德,最終甚至執著於圓滿,不一樣是在有所求嗎?

修煉圓滿自然是每個大法弟子的目標,可一切都是修出來的,不是求來的,要來的。這個有所求的心竟然這麼複雜,埋藏的這麼隱秘,這麼難以覺察。

隨著逐漸的實修,越來越發現這十幾年的時間浪費的是多麼的可惜和遺憾,我看到那麼多實修老弟子穩定的修煉狀態,真的覺的修煉不是靠著突擊來完成的,層次是修來的,不是盼來的、求來的、要來的……對於我,真的為沒有珍惜師尊給我的機緣而悔恨,為自己的差距心急。雖然正法還沒有到最後一刻,我自己好像已經能夠體會到沒修成,看到大家都圓滿隨師還時悔之晚矣的痛。

願以此文,提醒和我狀態相似的同修,抓緊實修,師尊以洪大的慈悲,對弟子不離不棄,我們更應該珍惜機緣,珍惜師尊的付出,以法為師,鼓足勇氣,勇猛精進。

此文所有心得體會,都源自師尊大法的指引,個人所悟,層次有限。

感謝師尊的慈悲點化。

感謝同修文章對我的啟發和督促。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