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常人複雜的環境中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能夠在這末法亂世得宇宙大法,成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感到無比幸運!無法用人間的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這是我在每一次遇到心性考驗的時候能夠遵循師父的教誨向內找從而走正自己的正法修煉之路後的真實感受,而且這種感受愈來愈強烈。

我們校醫院每年都公派人員出去學習,連續幾年都有我,每次都有會計跟著負責辦理各種開銷、開發票等事務,一般情況在會計辦理這些事務的時候我都是有意的選擇迴避。今年領導派我帶A、B兩位新同事參加學習,因為名額有限,就沒有派會計同去,這就需要自己辦理財務方面的事務。

C是我在前幾次學習時候結識的一位外單位的工作人員,我們同住過一個房間相處的比較溶洽,我雖然沒直接和她說過我煉法輪功,但給過她破網軟件。還沒等我們到達住宿酒店,C先到了就給我打電話,並邀請我同住一個房間。我對C說明我們這次是三個人同行的,讓她幫忙看看會議有沒有給安排三人的房間。詢問後才知道會議給安排的只有標準二人間,就預定了相鄰的兩個房間,我與C同住,另兩位同事A和B住一個房間。

因為第一次獨立公出沒有經驗,到了房間我就問C:「咱倆同住一間,又不是一個單位的,我回去報銷的發票怎麼開呢?」C說:「自己開自己的唄!她們公出都是刷公務卡,回頭把發票給財務部門報過去就行了。」我說:「就是一個房間的費用,咱倆一人一半嗎?」她聽說我們使用的是現金,報銷給的也是現金,就對我說發票正常開,她請我住宿,讓我請她吃飯,弄得我一頭霧水。C說,根據級別她一個人住一個房間符合報銷的標準,是因為和我關係相處的好,兩個人有說有笑的熱鬧才合住的!在場的同事A聽明白了,於是她和C溝通上了,兩個人說的挺興奮的,我也插不上話,最後A說得問問客服能不能給開發票,要是行的話就請C吃飯。

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的言行都是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的,雖然走上工作崗位有十多年了,根本不像常人那樣為了名利不擇手段,唯利是圖,正相反我是在修煉中不斷的看淡這些名利情的,自然不精通常人的這一套。

雖然聽不太懂A和C關於開發票的對話,但是我知道肯定是她們要在這上邊做手腳多得利益,我再追問C的時候,她有些不耐煩,說我不用明白咋回事,「你同事A明白就行了」。於是我來到A和B的房間,打算詳細問問是怎麼回事。這回A直接告訴我說:「如果你不和C認識,會議又沒有準備三人間,我們三個人就得開兩個房間,現在我和C合住,由C買單,我們的發票還是開兩個房間,多報銷回來的錢我們四個人可以出去吃頓大餐。」

聽她這樣說,我才聽明白怎麼回事,我當時就說:「這樣不好吧?明明沒有住兩個房間,開兩個房間的發票,這不是做假嗎?」當時A和B一同對我說:「這太正常啦,現在誰有機會不多報銷啊?」我告訴她倆我就不會這樣做,多少錢就是多少錢,實事求是。A聽了馬上急了,隨口說:「怪不得單位會計背地裏說對你有意見呢!」

當時我還沒弄明白咋回事,正說著這個事呢,怎麼又跑到會計對我有意見上了呢?我就問A咋回事啊?A說:「你做宣傳圖或者幹別的活,開發票多少錢就開多少錢,一分錢也不多開,會計看了有意見很不高興。」我說「那活都是領導讓我幹的呀,咋能得罪會計呢?」A說我擋了人家的財路了。我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做出的宣傳圖她老是挑毛病,甚至讓返工,不是出於維護質量,而是因為沒得到利益。

因為我曾單獨給B講過我修煉法輪大法的真相,所以她一直沒怎麼吱聲。我又從常人中的角度說:「領導信任我們,如果第一次派咱們出來學習就貪圖小便宜多開發票,這要是讓領導知道了會怎麼想咱們?」A說:「你就是膽小,現在領導出差更是這樣,沒甚麼大驚小怪的,要是她來,她比這開的還多,挺正常點事。」我說:「要不咱們就和領導通電話,她要是同意咱們多開那就按你說的辦。」

因為我們公出的時間正趕上暑期財務封帳,領導委派A先墊付學習的一切費用。A聽了阻攔我說:「你要是打電話領導就得知道這不是你的意思,你這不是出賣我倆嗎?」弄得我左右為難。

因為我的工作環境、人際關係比較複雜,我都是採取單獨或間接的方式講大法真相的,B知道我修煉,可是A不知道,我看用常理怎麼和她說都沒有用,於是我直接告訴A:「我有信仰,我信佛,別人怎麼樣我不管,我只能管好我自己,如果你和別人一起公出隨便你怎麼做,因為我沒參與,但是我不能這麼做,我也不會撒謊,領導要是問我就實話實說,到時候你別說我出賣你們。」我堅定的說完這番話,A雖然也不高興,但不那麼激動了,表示我不同意就算了。

事情並沒有完。學習第三天會議組安排我們到外地一所醫院參觀學習,統一安排來回行程。C因為家裏有事趕時間,打算參觀完就直接回家,便辦理了退房。因為我不同意她和A商量好的建議,她為了方便以後公出不與他人合住,就將兩天的房費全額結帳了。而我們參觀完還需要回到酒店住宿兩天才能回家,沒辦法我只能再單開一個房間。就在兩天後辦理退房開發票時,客服問我們按人開還是按房間開?因為其它單位參加學習的幾乎都已經離開了,我們三個人弄不清楚怎麼正確開發票能報銷,就打電話給領導弄明白,結果領導沒接電話。因為趕時間,客服說,就按人開得了,別的單位都這麼開的,三個人每人入住標準間五天,多開的兩天得扣稅點。我告訴客服我住了三天,我解釋了半天,弄得客服很不耐煩。A對客服說:「就按你說的開就行了,不用聽她的(指我)」。我當時也想了:回去報銷的時候為啥A和B五天我三天啊?還得一頓解釋嗎?這也太麻煩啦,但也沒有阻攔客服,順水推舟就開了。

一個謊得靠十個謊去圓,回來的路上A和B就想怎麼應對會計的詢問,像排練似的,時不時還教我怎麼說。我對A、B說我不會撒謊,要是沒人問我不說。多開的錢我一分也不要,你倆工資少,你們分了吧。沒想到A不高興了:「那不行,咱們三個是一條船上的,有事誰也跑不了。」我聽了這話知道自己做錯事啦!

到家已經半夜了,我想和家人同修交流此事,她們都很忙,說:「這事挺簡單的,煉功人還能幹這事嗎?這不是明擺著常人要拉你下水嗎?」我也明白,但是顧慮重重,怕影響別人得利益了有人會不高興,擔心有些人還想在以後機會中講真相受到影響,擔心和同事關係搞不好被人排擠……同修說事情簡單,我當時有些接受不了,還埋怨她說她不知道社會的複雜,同修看出來了,就提醒我:休息休息趕快學法吧,學法就知道咋辦了。

躺在床上我在想同修說的話,她為甚麼說挺簡單呢?似睡非睡,突然「真善忍」三個字打進我的頭腦,我頓時清醒了,我真的做錯了。當時怎麼就沒把自己當成煉功人呢,按照「真善忍」標準衡量衡量,事情真的就那麼簡單啊!首先,開發票造假就不符合真了,常人甚麼都不懂在無知中造業,自己修煉了,不能真正的用善念引導常人,反而順水推舟的助長常人做壞事、造業,更不是真正的善;在踐行宇宙真理的過程中會遇到常人的譏笑、辱罵、誤解……這時候能不能忍受,不正是我應該從中修煉提高的因素嘛!

第二天,我給A和B兩位同事發信息,告訴她們我有信仰,做事有標準要求的,多開發票的事我會如實和領導彙報的,多出來的錢交給領導來處理吧。但是過程中我們之間計劃多分錢的事不會和領導說的,至於A和B本以為能多得的錢,我用自己的出差補助給她們補上,她們收到信息後也都表示同意我這樣處理!

回想起我二零零一年上訪遭受迫害後,沒有回原崗位工作,單位給我安排到部門辦公室工作,主要用意是讓我在領導眼皮底下受監管。大法弟子在哪都得做個好人,更好的人。我遵循師父的教誨,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十幾年如一日展現出了大法弟子的風範:由起初的當地公安局定期上單位騷擾,給領導施壓,不准我使用電腦、打印機,不准給我用的電腦連網絡,到後來由我負責部門對外網絡信息傳遞及網站的建設與管理;由當初公安局警察公開把我從辦公室綁架、領導陪著我去公安局給警察施壓,到後來領導和同事們抵制警察騷擾、保護我,警察根本到不了我跟前;由當初雖然都認同我工作幹得好卻沒人敢提議評我先進,到後來領導和同事給我打抱不平,向主管院長給我爭取,從那以後我年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

正是在這些的基礎上,校醫院新上任的領導直接頂著各方面的壓力,讓我回到原工作崗位,從事自己的專業工作。沒想到在這個複雜的人群中,雖然我每天學著法、三件事都在做,卻不知不覺中增加了很多人的狡猾,向內找,我這件事之所以能做錯,利益心不是主要的,是求名,想要維持人中的一團和氣,想讓人都說不出我的不是;是人情,怕得罪人,怕受到排擠……還有就是修口做的太差勁了,這些本該在個人修煉時期就打下的堅實的修煉基礎的,我卻做的這麼差勁。

寫出來也是給自己提個醒,時刻要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抓緊最後有限的修煉機緣紮紮實實的修好自己,才能真正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以上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