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從點滴做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在同修的提醒與幫助下,我改變了週末與假期休息的鬆懈狀況,每天基本能堅持讀法一講,再讀《洪吟》,煉功一小時。心中的正信、正念在不斷鼓勵著我,也讓我更多的體會到了修煉的美好,在向內找中,看到了修煉中的不足。我就寫寫最近我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吧。

大法如此美好

本計劃在週末寫寫修煉體會,可這時小叔子倆口子從外地來了,說是小叔子要去醫院做手術。晚上我只得陪同他們吃飯,聊天。

週末早起給妯娌與姪女做飯而未能讀法與煉功,邊做飯邊想:「小叔子自己就是當大夫的,他也會患病,而且同所有的病人一樣,都得接受省城醫院大夫的喝令與擺布乃至制約、管理,而我,無病一身輕,還去幫他推病床、給他做飯,不累也毫無怨言,因為我是修煉人,不計常人苦樂而為之!」想到此,頓時對師父生出萬分感激之心:即使學法時對很多法理領悟不深,但師父已把法溶入到我的日常生活中,讓我在精進中幡然領「悟」……

於是在小叔子臨上手術台時,我告訴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已為小叔子一家三口做了「三退」,相信他一定會安然無恙的。

修口 去掉背後議論婆婆的不良行為

我的婆婆很勤快、能幹、節儉持家,特別是細心的照顧我的公公與自己的孩子。

尤其對患有癲癇病的小姑子,更是不惜做帶薪的全職保姆與高級護理,還傾其力資助小姑子家的經濟支出,更因為擔心小姑子的情緒變化,為避免癲癇發作,極盡溺愛放縱她的這個女兒及女婿、外孫女。為小姑子而喜而怒而擔憂。可憐天下父母心!

我修煉以來就一直非常理解婆婆的艱難與堅強,所以我與丈夫、女兒每年過年回家,都是滿載年貨、禮金而歸,搶著做飯、幹家務,甚至資助小姑子住院、做手術、生活的所有費用,還給住院期間生理期的小姑子換衛生巾、接屎接尿……,目地只有一個:分擔並減輕公公婆婆的難處與憂愁。儘管我常常表明:我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才這樣做的!

但我一回婆家,見到小叔子及弟妹倆人,就會聽到他們在聊婆婆和小姑子一家人的種種,我就迎合他們的不滿,把自己的怨氣也發洩出來。我的媽媽曾批評我:「這樣背後講究自己的婆婆是不妥的!」我丈夫也說:「個人有個人的活法,你能幫助就幫,不要干涉老人的做法,她一定有她的想法。」又說我批評他本人好了,莫要談論老人。

隨著不斷學法,我也認識到作為修煉人不能用常人理來看待常人問題,只能用法理來看待,才會走出常人的理念,看淡一切問題,至於自己憤憤不平的爭鬥心、好事心等等執著心更是要馬上修去的。

雖然明白了法理,對婆婆的怨氣在減少,但有時還會時常想起,尤其收拾淘汰的各類家庭用品時,更會強烈而不平的想起這種那種事情……

小叔子夫妻從外地來看病,還念念不忘在飯桌上提起婆婆、小姑子一家的種種表現,希望引起我的共鳴,共同指責婆婆。

我一下想起師父說:「人生短 來住店 別忘來時發的願 踟躕路上名利情仇 何時醒悟返家院」[1]。婆婆與小姑子,我還沒有勸「三退」,一定是我沒做好,未能讓她們認同大法的美好,所以我必須修口,莫要背後談論他人是非,何況還是我的婆婆。正念一強,感覺我的心變的暖而熱,小叔子及弟妹也就無趣的轉了話題。

寬容別人的失誤

師父曾講過修煉人被車撞後,表現出的心性高的故事:「那個學員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之後說:沒事兒,你們走吧。撲了撲土,拉著老伴就走了。」[2] 我多次讀到這個修煉故事,也沒在心中留有太多印象。

一個週末我與丈夫前往溫泉洗浴。看到有修腳的服務項目,想到自己由於經常穿高跟鞋而導致的腳掌繭,需要修修,就預約了修腳服務。為我服務的是一個帥氣小伙,我見他不戴手套為我修腳,很是過意不去,因為我知道自己腳掌繭厚,不好修,但一想到費用高,如果我讓他一會修完,有點價不值,就要求人家再修修我的腳趾繭。修右腳時,儘管有點疼,但還是修完了;當修到左腳時,我的心突然感到收緊了一下,只聽小伙子輕聲的說:「阿姨!這次我不要你修腳錢了。」我馬上猜到:他可能把我的腳刮出血了,他怕我不饒他而先主動的間接認錯。

想到平時在家我自己剪腳趾甲也經常剪出血,再說自己是修煉人,一不能責怪人,二不能訛人,於是馬上安慰小伙說:「沒關係,我是修佛的,出這點血不要緊,摁一會就沒事了。我不能不給你錢,你工作很不容易,否則這活就白幹了,我是不能佔這份便宜的。」

這番話令小伙非常感動,一再表示:自己今天是遇見好人了。我付了錢,找到丈夫就離開了,心裏很坦然。這時一下子想起師父曾在法中講過的上面那個故事。沒想到在這裏為了提高我的心性,師父也安排了這樣一件看是平常而又不平常的一件事。

修去委屈之心

我在二零零九年被前任校長聘為學校教務主任,主管教學常規工作,排名在教務主任之首。二零一二年現任校長上任,發現我從不背後談論老師的是非,又不做校長的「左右眼」,再加上我曾經認真負責的電子稿件在市級檢查時未合格,於是現任校長在中層競選時把我的教務主任排名放置在最後。當宣布結果時我有點意外,因為現任校長一點未給我留面子,等於暗示讓我自動辭職。

我想首先自己是修煉人,擔任這份職務我沒有名利上的執著心,我只想把學校教務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下去,表現修煉人的正氣,不辜負所有教師的期望。因而我不在意職務排名,只在意負責的、不計較的做好職責範圍的教務、教學工作。

有的老師看不下去,就說:「你才是我們心中的大主任!」我一聽心中彷彿得到了安慰,並暗暗慨嘆現任校長的不識人,儼然自己是位忍辱負重、了不起的人物。師父說:「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3]。

我的委屈、抱怨之心頓時雲飛煙滅,作為修煉人,這是幫我提高心性的,哪裏還有常人工作中的委屈之心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癡〉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