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身心受益 修自己救人忙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和老伴去為一個工地的工人做飯。那個工地在河邊,那裏曾經淹死過人,都說那兒不乾淨。幹了不久我生病了,兩個月從工地回到家後我就不能吃飯。中、西醫都看了,好藥壞藥都吃了,就是不管用;找神婆看,在神婆家感覺好多了,一出她家門馬上恢復原狀,天天吃不下飯,身上沒有一點力氣,瘦的皮包骨,說白了就等死了。

一九九七年年底,女兒的同事知道了我的情況介紹我煉法輪功。到煉功點第一天,我就能吃飯了,身上也有勁了。幾天後輔導員讓新學員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共九天。我怕堅持不下來,開了一百多元錢的中藥,打算邊吃藥邊聽師父講法。奇怪的是,藥煎一次糊了,又煎一次又糊了,我悟到不能吃藥了,就把藥全扔了。

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我的身體徹底好了。我親身體驗到了法輪功的神奇與超常。老伴也走入大法修煉

這裏說說我二十年的修煉點滴,和同修交流。

一、風雨無阻講真相、救人

二零零二年下半年,我陪老伴去單位看大門。同修每星期都會從外地送來一大箱資料,我每天都出去發。我白天學法背法,到凌晨一兩點或兩三點時就出去發這些真相資料。夏天每次出去帶五十本左右,冬天每次出去帶近百本,去小區樓裏發,樓高六層,十個門洞,每個門洞都去。我走樓梯如走平路,師父加持著,一點累的感覺也沒有。每次發到哪兒要記住,下次接著發。

二零零五年我們學法小組買了複印機、刻錄機,就不用同修來送資料了,我自己複印自己發,無論春夏秋冬,沒有一天不發真相資料,一片一片挨著發,這些年走過來,我發的資料遍布我住這個小城的四分之三。

後來發明慧掛曆,剛開始有怕心,掛到門上,後來怕心越來越少,就面對面發,特別是二零一一年和二零一二年逢集逢會,我和同修們兩人一組每人背一大包掛曆去發,世人都搶著要,有好幾次我就站在集市邊,還沒往集裏進,趕集的人們就把掛曆就搶完了。有一次發完掛曆後拐回來講真相,走到頭勸退了六、七十人。平常和同修趕會時講真相,都能勸退三、四十人。有時下午學完法出去講真相,回來就退三十幾人,不耽誤做飯。

二、過心性關

我是個個性非常強的人,不怕吃苦,幹甚麼都要爭第一。修煉後在家在兒媳這過心性關。洗衣、做飯、帶孫子等家務活全是我的事,兒媳連碗都沒刷過,還對我指手畫腳,說三道四,總是對我和老伴不滿意,說難聽話。我的怨恨憋在心裏,一直強忍。後來,兒子和兒媳一條心,把給老伴辦喪事的三萬多禮錢,還有老伴住院報銷的三萬多元,撫恤金三萬多元都揣到他們的腰包裏,沒給我一分錢,我心裏非常不平衡,一直修不去怨恨心,被邪惡鑽空子,二零一三年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邪惡非法判了三年刑。

剛被非法關到看守所時,嫌犯們對我惡聲惡氣,我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善待她們,搶著幹活,她們看到大法弟子善良,改變了對我的態度,我和同修配合給她們講真相,她們三十多人都退出了邪黨組織。當我被送走的前一天晚上,號裏四十來人齊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號長提醒大家:小聲點,別讓人聽見。她們知道保護大法弟子。

從監獄回來後,我就想師父說的:「兒子不孝順父母,下回倒過來,就是這樣輪來輪去的。」[1] 「這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是無緣無故的,無緣無故的也不允許它這樣。」[1]我明白了肯定是自己以前欠兒子和媳婦的,他們這世討債來了。自己在法中想明白了,和兒媳的關係緩和了,兒媳對我說話好聽多了,我們之間能溝通、交流了,關也過去了。

三、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我修大法後,我的親戚和家人真的受益了。

二零零二年,親家公腦溢血,胳膊腿沒知覺,我對親家公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健康得福報。他答應了。兩天後我又去醫院看他,只見他在醫院的走廊裏走來走去,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已經好了。

兒子、媳婦雖然對我不好,我知道這是在幫我提高。讓我欣慰的是他們對大法有正念,尊敬師父和大法。兒媳每逢初一、十五都會專門回來給師父上香,過新年初一早上放完鞭炮,兒媳給師父上香磕頭,兒子、孫子也都來給師父磕頭。師父說:「常人知表得厚福」[2],「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3]顯然因為兒子、兒媳對師父和大法非常虔誠和尊敬,從而得到了福報。兒子家做生意發財,在單位上班,從最底層升為領導,平步青雲,現在還到政協擔任了甚麼職務。

我今年七十二歲,修煉大法快二十年了,我還有許多人心沒修去,我要抓緊時間修好自己,用純淨的心去做最聖潔的事,珍惜利用好師尊用巨大承受延續來的寶貴時間,全力以赴救人,兌現史前大願,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謝謝師尊!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大法行 宋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