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二十年 步步緊隨師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日】我是山東省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歲,身體健康,精神飽滿,每天都在師父的保護下做著三件事,走在通向圓滿的路上。

疾病纏身

我出生時消化就不好,我母親說我從小吃啥吐啥,吐的比吃的多,就這樣吃了很多苦才長大。十六歲六年級畢業,體檢時一米六二的身高,體重才五十七斤,老師說你的身體太弱了,風大一點都能把你吹倒啊。經過那年月的人都知道,中共搞大躍進時,家裏有糧不讓吃,都得上交,發瘋一樣大煉鋼鐵,結果餓死無數的生命,所以那時能活著都不錯了。

從小到大,我就是個病秧子,隨著慢慢長大,結婚生子,身上毛病越來越多,越來越重,渾身上下沒有好受的地方。看中醫號脈三股少兩股,脈偷停;看西醫檢查有心臟病、胃炎、腸炎、十二指腸炎、過敏性氣管炎、咽炎、副鼻竇炎、神經衰弱、輕度偏癱、而且經常發低燒,頭暈、腎盂腎炎、乳房腫塊、腳墊雞眼。隨著身體越來越弱,我的心情也降到極點,當時都有不想活的想法,但看著年幼的孩子,又不捨得,那時的辛酸和痛苦真的是無法言表,真是活也活不起,死也死不了。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六年十月份,這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時刻,鄰居阿姨看見我天天上下樓都用人扶著走,就告訴我說:你煉法輪功吧,祛病健身效果挺好的,跟我一起去煉功點煉吧,我就這樣跟著開始煉功了。

因為我的身體太弱,煉一個抱輪要休息幾次,同修們和輔導員都說我煉不了,對我持懷疑態度。同修家放師父講法錄像讓我去看,因為受無神論影響,我認為那講的都是迷信,所以有些不相信,就這樣在似信非信的情況下看了第一講。

回家當天晚上睡覺時,在睡夢中師父就給我清理身上的附體,就看見身體上有三股黑風往外冒,還有三隻黃鼠狼抓著我的衣袖,但不一會就沒有了。早晨起來,就出現奇蹟,全身一下子輕鬆了,背不痛了,腿也有勁了。兒子看到我身體脫胎換骨的變化,就高興的說:自從我媽煉了法輪功,咱們全家都沾光了,再也不用給媽媽捶背了(因為以前我背痛時都是孩子和老頭幫我捶背)。我逢人就說:「我煉了法輪功了,全身病都好了,真神奇啊!法輪功真好啊!」看見我這個病秧子沒吃藥、沒打針就好了,大家都感到非常神奇,我倆姐姐和弟弟、弟媳還有倆外甥女也因此都走進了大法修煉中來,並且都一直堅持到現在。

學法和煉功我都吃了不少的苦,在師父的加持下走了過來,我暗下決心,一定要修煉圓滿,跟師父回家。每到有關有難時,我就背師父的詩:「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如今我得法修煉已有二十年了,在師父的呵護下平穩的走了過來。

進京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我第一次進京上訪,當時因家裏沒錢,我跟朋友借了七百元錢去了北京。從北京回來後有人問我,就因為說一句話你們值得嗎?我是這樣回答的:是法輪大法和師父給了我又一次生命。我不能叫人污衊大法,造謠中傷大法師父,歪曲事實。我就是活見證,我就是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大法,我們又一次進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待了七天,每天在廣場上打坐,最後都被綁架了。被綁架到洗腦班,所有被綁架的同修都被罰款四千元,還叫我寫「三書」和不煉功的保證,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我的修煉經過,不能做壞事,做壞事要遭報應的。因為師父教我們都要做好人,迫害好人就要遭報應的。工作人員都認同,其中有個主任說:「大姨說得全對,舉頭三尺有神靈。」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安全回家了。

我老伴因為經歷過共產邪黨搞的歷次政治運動,把他嚇得不行,說甚麼也不讓我煉了,把我學的《轉法輪》書和其他大法書拿走要上交,我急忙阻止,在爭奪當中,他把我的手臂擰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最後書還是讓他奪過去了。就在他要出門時,我就對他大聲說:誰不讓我修煉,就是要我的命。我是發自內心的喊出來的,他看我動真格的,就把書還給了我,從此再也不干涉我學法了,我爭得了自己修煉的環境,有了自己的修煉天地。

善待患病公爹

公爹有三個女兒一個兒子,婆婆去世後,公爹就和我們一起過日子,後來找了一個後老伴,就離開我們家去後老伴家了。因為找後老伴,公爹和我丈夫發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公爹臨出門時說:再也不回你們這個破家了。

公爹和後媽在一起住了有十多年。二零一零年,公爹八十四歲被診斷出結腸癌,三個教授會診說:歲數太大了,也不能做手術,怕下不了手術台。後媽一聽是癌症,就說:「我不管了,你們管吧。」也不叫公爹進她的家門。我丈夫有些為難,因為我家小,住著六口人,丈夫就給他的妹妹打電話,三個妹妹都說不管。

我知道此事後就想:師尊教我們做無私無我的好人。於是就勸丈夫說:「你爸就你一個兒子,爸爸再有不是,他也是你的親爹啊,把他老人家接來咱家,我照顧他。」丈夫聽後也非常高興。

丈夫從醫院接回公爹,當時公爹非常高興,一直說:沒想到能來兒子家,我沒臉再見你們啊。我就安慰他說:「爸爸,這是你家,甚麼時候都能回來,別想那麼多,安心在這裏養病吧。」公爹回家時瘦的只有九十斤,人都脫相了,身體弱的不行,穿的用的都髒的不行,散發著異味。我就拿出沒有蓋過的被子,又新買些衣物,給他從頭頂換到腳,穿的戴的用的全換新的。公爹流淚說:「有好兒子不如有個好兒媳婦啊。」

最重要的是我每天都讓公爹聽師尊講法錄音,他非常相信師尊講的法,身體改觀很大,一個月後體重增加到一百二十斤,三十天一天長一斤肉,這是大法改變了他。全樓的人都知道公爹得了癌了,叫煉法輪功的兒媳婦接回來贍養。在他曬太陽時,鄰居們就和公爹說,你是哪輩子修來的福呀,又給你做肉吃,又買海鮮,調著樣做菜,真羨慕你啊!公爹聽了心裏也美滋滋的。

我家居住的條件不好,全家七、八口人住一起,還有一個重病人,尤其是夏天,非常不方便,於是我就決定把這個房子賣掉了,去小城市買個大一點的讓公爹住著舒服些。就在這樣的環境和條件下,我也不忘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公爹去世時,開靈車的女司機說:「大姨,別人家死了人我都不敢進他們的家,可你們家裏我一點都不害怕。」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另外空間的靈體不敢進我們家。」我跟她講了真相,她說:「我是團員,你幫我退了吧。」

講真相救人

我知道,聽師父話準沒錯,因為師父最偉大,我按照師父要求的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抓緊時間講真相救人。講真相中故事就更多,我沒有怕心,因為我修真、善、忍沒有錯,做好人也沒有錯,是江澤民那夥不讓人做好人,他們才是罪犯。開始的時候沒有資料,我就買來雙面膠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貼在電線桿上,小區裏行人一走一過都能看的見的地方。

後來和同修聯繫上了,我就和同修配合一起出去發資料。有一次在面對面發資料,發到一個便衣手裏,他接過資料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是六一零的。」說著掏出證件讓我看,他又接著說:「我主要是管你們這事的。」我對他說:「孩子,無論你是甚麼職業,都應該了解事實真相,都應該得救,都要給自己和家人留條後路,有個好的將來,你也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都是善良的人,電視上那些你也都知道是造假的是騙人的,別給江澤民賣命。」我嘴上這麼說著,心裏求師父加持,同修也在旁邊發正念,剛這麼一想,就聽那人說:「我都知道電視上那些都是編的,都是造謠,扯謊的,你們這麼大歲數了,多不容易呀,快回家吧。」這是在二零零八年邪惡迫害很嚴重的日子,要是沒有師父的保護,我一個老太太能這麼正念十足嗎?我悟到一個理:只要信師父信法,堅定正念,就沒有甚麼難的。

我出去講真相經常有人說:「江澤民都快死的人了,你們還告他幹甚麼?」我說:「江澤民害死那麼多人,害死那麼多大法弟子,江澤民死了也會遺臭萬年的。」對方聽了連連點頭,有的就退出邪黨了。

還有一次,我和一同修出去貼不乾膠,我們倆把大街小巷和居民住宅都貼滿了。第二天出來好幾輛警車巡邏一整天,走街串巷調查,我們就在家發正念清除邪惡,結果此事不了了之。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也有很多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有支持的,有罵人的,也有舉報的,都在師父的保護下走過來了,先說一說支持的吧。二零一六年冬季的一天,我和一同修剛出家門不遠就遇見一個老者,就給他講真相,我說:你好啊,給你一份真相資料看看。老者說:「你都給我三次了,我都看明白了,你們辛苦了!有你們在,有法輪功在,中國有希望了!」然後他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用真名退出邪黨組織,並連聲道謝。我說:「謝我師父吧!」他說:「謝謝李大師!」我從心裏感到修大法和救世人的使命有多麼重要和偉大。

還有一次,在去夜市的路上,我給一個小伙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把我給告了。我在給另一個小伙講真相時,就看開來一輛警車,警察把車窗打開聽我們說些甚麼,我心裏求師父不讓他們聽見,結果他們真的甚麼都沒聽見就開走了。當時我一點怕心都沒有,接著就給小伙子分析天安門自焚的漏洞,還講了「藏字石」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天滅中共是天意等。小伙子聽明白了,三退後連聲道謝,高興的走了。都是師父把有緣人送來聽真相得救的。

除邪惡廣告牌

在我小區門口有個公園,中間有個廣告牌,上面寫有污衊大法和詆毀師父的標語,我就想不能讓邪惡在這裏害人,在我的門口出現也不是偶然的,廣告牌很高,還搆不著,我就買了瓶黑油漆,半夜起來拿著油漆剛到門口,對面來個保安問:「幹甚麼的?」我回答說:「出來走走。」我反問保安:「這你也管嗎?」保安說:「最近小區失竊太多,你別害怕,我就是問一問。」由於冬天天太冷,油漆潑不出去,這次沒弄成。

第二天,我把油漆加熱,晚上出去,把油漆全部潑在了邪惡的展板上,神奇的是師父的名字一點也沒沾上油漆,我就非常感動,心想這些事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動動手,否則我這個老太太能幹甚麼呢?沒過兩天這個廣告牌就換成了其它的內容,再也沒有出現污衊大法的標語了。

在這二十年中救人的故事很多,就先講這幾例吧。我能在證實法的路上平穩的走過這二十年,是偉大的師父和法給了我智慧和膽識。謝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