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思想 修去安逸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前幾天,我想找同修一起去參加學法,打電話過去同修在午睡,去學法的路上我問:「你們每天都午睡嗎?」同修說是。我馬上說了一句:「師父怎麼對你們那麼好?!」當時同修開玩笑說因為自己修的不怎麼樣,所以師父也就隨他們去了這樣意思的話。我馬上糾正同修這個錯誤,我說師父度我們那麼辛苦,我們別這麼說。雖然對自己說的那句話也感覺有些怪怪的,當時卻沒多想。

第二天工作回家梳洗完畢,先去補發正念,吃完午餐一放鬆,身體覺的疲累就想休息一下,就去躺下了。以前這樣都會馬上精神起來睡意全消,這次竟然真的睡著了,還睡了兩個多小時,本來這個時間應該至少要把早上沒煉的功補上的,這一下只能趕快把晚餐弄好,才不會耽誤晚上的學法、打真相電話了。接著隔天又是同樣的狀態,雖然多睡了一會兒,狀態卻沒更好,反而電話鈴聲響著響著人又睡著了,晚上學法也睏的不行,以前經過很長時間這樣不正確的狀態,好不容易走過來了,我馬上想到自己講過的那句話,意識到是思想不正被邪惡鑽空子了。

師父說:「有這樣一句話:大法無邊,全憑你那顆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1]「在這個世界當中沒有比修煉更嚴肅的事了。你能夠為了賺錢吃那麼大的苦,你能為其它事情吃那麼大的苦,你不能為你的修煉吃一點苦?一個業力滿身的人,你要想成佛,修成圓滿,還有比這嚴肅的嗎?你用甚麼心來對待它?不是這個問題嗎?」[2]

是啊!修煉是要吃苦的,我可以為了常人的工作吃那麼多苦,還把身體都搞垮了,如果不是煉了法輪功,都不敢想像今天自己是甚麼樣子,是大法給了我新生,讓我能夠輕鬆面對每天繁重的工作又能修煉,有時候工作緊張了師父會讓我一點多或兩點多醒來煉功,保證我的修煉不會落下,只是有時候人心強了還是會選擇繼續睡。師父多麼慈悲啊,為了度我這麼用心良苦,我竟然羨慕同修能睡午覺而那樣說,師父聽了會多傷心啊?師父,對不起!弟子知道錯了。其實師父對待弟子都是一樣的,差別的是每個人對修煉的認識不同,精進的成度不同,自我要求的標準不同造成的,師父看的是修煉人的那顆心。

我不該貪圖肉體的舒服滋長安逸心,要抓住每一個不正的念頭趕快達到標準才對得起師父的苦心救度。

撥打真相電話 用心救人

這次撥打吉林省重點專案期間,剛好逢早潮,每天天沒亮就得出門工作,所以基本忙完回到家要做飯、要補發正念,然後就是怎樣在有限的一點時間安排學法、煉功、打電話了。時間真的不夠,不能兼顧就得做選擇,知道救人第一,就儘量把時間擠下來打電話吧!準備去開電腦的時候,身體疲勞睏倦的感覺又讓我全身無力,我強打起精神坐下來先發半個小時的正念,第二次十五分鐘感覺整個能量灌滿身體,恢復了修煉人該有的狀態,上平台領了一個案子開始撥打,前兩通都長響鈴沒人接聽,正感覺有些無奈,心裏一邊發著正念一邊希望眾生明白的一面趕快來聽真相,電話終於接了起來,是吉林省監獄的一個值班室,一個女人接的。我先祝福她端午佳節安康,第一通聽了五十秒後掛,我再打又接。這通電話共打了三十幾次,只有幾次不接,雖然沒有回應,斷斷續續總算也聽了一些真相,是個不錯的開始,總是要正面看待。因為接通不容易,就怕對方掛電話,就想儘量多講些真相。有一通也是監獄的值班室,接起來後對方聽了二分多鐘掛了。我一般都先講國際訴江還有中國當前官場形勢的變化,當他接了又掛,我就跟他說:「朋友對不起,因為我講的不好,但因為這個真相對你實在太重要,你可以給我五分鐘嗎?讓我把真相讀給你聽。」他真的就聽我把五分鐘的真相短稿講完,一直聽了十六分二十七秒才掛,過程不斷弄出一些聲音,我覺的是讓我知道他在聽,就覺的這些人真的很可憐,怕中共監控,活的沒有自己。

再一個案子只有兩個沒接,都聽不多,可是其中有一個(這個案子只有號碼,沒有單位人名)互動的很好,對方非常接受大法真相,剛開始跟他講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被全球大法弟子在世界各地控告,國內也有超過二十萬人實名控告它迫害;大法教人修心向善,是國家社會真正穩定的最大力量,現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都在學煉,無數人因為煉了法輪功而真正身心受益,在國際上得到超過三千多個褒獎和議案的支持……,他問我:「法輪功既然這麼好,為甚麼政府要反對?」我告訴他,「其實你現在在國內看到聽到的所有中共對法輪功的那些都是編造的謊言,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不斷往國內打電話講真相的原因。在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當時前人大喬石委員長就親自主持對法輪功群體做了一個調查,他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國家體總也對法輪功的祛病有效率做了一次調查,最後公布的法輪功祛病有效率高達97.9%,當時江澤民要開始鎮壓的時候,其中六個常委都反對,因為他們很多親友都在煉,都知道大法好。可是江澤民妒嫉法輪功學員人數太多了,決意鎮壓,知道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就利用中共的中宣部配合它編造各種謊言栽贓陷害,極盡所能的造假抹黑,最有破壞力的所謂'天安門自焚'就是這麼來的,都是為了製造迫害藉口搞出來的天大冤案,那些人沒有一個是煉法輪功的。」我繼續講了「自焚」騙局中幾個明顯的漏洞,他就完全明白了,就問我他如果想煉功怎麼跟我們聯繫,我就告訴他翻牆網站,他就說讓我把他的手機號加入微信,把信息傳給他。當我跟平台上的同修反饋此事的時候,他也都一直沒有掛電話,最後我跟他說可以掛電話了,他才掛斷。

我知道這個善良的人也是慈悲的師父安排來給我鼓勵的,師父說:「因為修煉的理和人的理是反的。人覺的過舒服好,修煉人覺的不舒服對於提高是好事,這不是在反理中的正理嗎?」[3]我悟到:大法弟子是宇宙間最偉大的稱號,我們在常人複雜的環境中修,常人的環境充斥著各種誘惑、各種干擾,隨時準備把我們往下拉。還好,我們有最偉大的師父和最偉大的法,只要我們時時注意,把思想中各種不正的念頭抓住,願意吃點苦,抓緊有限的時間,任何時候都能無條件看自己每個思想的動機,歸正自己、純淨自己,才能趕快把那麼多不易察覺的觀念執著找出來修去。

同化真、善、忍 修去利益心

每年牡蠣收成的時候,就是對我的利益心大考驗的時候。前些日子在整理裝牡蠣的時候,終於發現之所以對利益放不下,是因為我沒有認清楚那個不斷被放大的執著的實際來源,是我一直都在向外看,用常人的標準在利益上做衡量。

我一直看到的都是別人怎麼賣牡蠣的,而我們跟他們比起來已經很有良心了。別人用機器繳,好的壞的全裝了賣,我們是手工處理,把無效的部份已經首先處理過了,又裝的比別人多,又賣的比較便宜,就一直覺的吃虧了,所以心裏一直不平衡。雖然也看到執著也想修,就是怎麼修也修不好。

那天突然認識到,應該用修煉人的高標準來衡量,一下子理性就抬頭了,雖然思想中不斷反映出來:這樣可以了,很乾淨了,沒有人這樣做的……我一概不理會那些思想,就是堅定的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的行為去主動同化大法。我把從洗蚵機器滾下來的所有我能處理的部份,看到無效的就毫不猶豫的挑出來丟掉 。當然不可能百分百處理乾淨,可是就這樣,神奇的事情發生了,牡蠣因為蟲害大量死亡,每一串剩幾個好的也不知道,所以只能大概差不多的採收,每天不是過多就是不夠。那天開始每天要幾簍裝好就是幾簍,有兩次處理完還沒洗怎麼看都覺的不夠,我還是儘量挑乾淨,心想不夠就不夠吧,可不能因此又降低了標準。結果洗完竟然都剛剛好,連我先生都好得意,認為我怎麼那麼厲害。當然我知道一切都有師父的慈悲安排在其中。

再一次謝謝師父!弟子一定盡力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人。

以上一點粗淺的體會,如有不足請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